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忆来唯把旧书谈:《小鸭找朋友》

已有 1028 次阅读 2023-12-6 22:55 |个人分类:休闲阅读|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人老了就回忆,越想越遥远,已经到只有依稀记忆的学前年代。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处于文化荒漠中。旧书不能看,新书没出。能读的东西非常有限。彩图本的幼儿读物家里只有两种。一本是小朋友做好事,现在记不住了。另本就是这里要说的《小鸭找朋友》。可能是我读过的第一本自己的书,就是专门给我看的书。印象如此之深,每页的配文儿歌现在还能记住,如果不管段落顺序的话。

 

小鸭找谁玩?小鸭找小狗玩。小狗要看家,小鸭就去找青蛙。

小鸭找谁玩?小鸭找青蛙玩。青蛙要跳高,小鸭就去找小猫。

小鸭找谁玩?小鸭找小猫玩。小猫要捉老鼠,小鸭就去找燕子。

小鸭找谁玩?小鸭找燕子玩。燕子要吃虫,小鸭就去找小鹅。

小鸭找谁玩?小鸭找小鹅玩。小鹅去游水,小鸭跟着跳下水。

小鹅和小鸭,游呀游,划呀划。小鸭吃小鱼,小鹅吃小虾。

 

这个故事表面上只是告诉孩子些小动物的常识。后来才知道,这些常识还不完全对。鹅是素食动物,并不吃虾,古人因此赞其高洁。潜移默化的影响或许不止于此。故事的道理非常深刻,小时候不懂,但不知不觉也受影响。当时耳熟能详的话,“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离小孩的生活有些遥远,“找谁玩?”或许是小孩的首要问题,至少是衣食无忧小孩的首要问题之一。

 

后来慢慢想清楚故事的深刻之处。仅从认知而论,故事告诉读者,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鸭陪小狗看家,就算开始新鲜,后来一定不会开心;带着小狗去游泳,小狗会游,但最终还会不快乐。再从实践而论,这个故事告诉读者的更重要的人生道理。人以群分,但如何分呢?或者说如何进入自己向往的群呢?答案平常到很容易被忽视。那就是不停的寻找,直到找到。

 

不论儿童还是成人,都面临着“找朋友”问题。圣人给出的原则“无友不如己者”。《小鸭找朋友》所教的“世故”或“教训”就是,有耐心,有底线,不断寻找。或许还需要补充两点,其一,没有朋友时就自己玩;其二,与人家玩时候要守规则。

 

幸福的婚姻,就像小鹅和小鸭,和而不同。所谓天作之合,水到渠成,得来全不费功夫。旁人看就是瞎猫碰到死耗子,看不到的是寻找、坚持和等待。双方都明白,找到可心伴侣的前提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没有的时候,宁可等待。

 

 

忆来唯把旧书谈:开篇词

 

“六十年,六十书”书单(转载,附个人感受)1

 

“六十年,六十书”书单(转载,附个人感受)2

 

“六十年,六十书”书单(转载,附个人感受)3

 

“六十年,六十书”书单(转载,附个人感受)4

 

回望三十年的阅读潮汐 (转载,附个人感受)

 

读英文书(1993)

 

美国人爱读什么书?

 

曾读过的“必读书”

 

雯雯的故事

 

那些影响世界的文学作品

 

有所读有所不读

 

忆来唯把旧书谈:有史以来最佳小说100

 

忆来唯把旧书谈:有史以来最佳科学图书100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长篇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短篇

 

忆来唯把旧书谈:王安忆笔下的校园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中篇1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中篇2

 

忆来唯把旧书谈:百种传记

 

忆来唯把旧书谈:少年闭门读禁书

 

忆来唯把旧书谈:三打白骨精故事

 

忆来唯把旧书谈:最初的世界知识

 

收藏的杨绛作品

 

我读过的杨绛作品

 

忆来唯把旧书谈:《理性主义》

 

忆来唯把旧书谈:小诗《我不要那样的生活》

 

购书旧事1

 

忆来唯把旧书谈:萨特的文学和哲学

 

购书旧事2

 

忆来唯把旧书谈:加缪的文学和哲学

 

忆来唯把旧书谈:《邓肯自传》

 

忆来唯把旧书谈:德波伏瓦的书与人

 

忆来唯把旧书谈:三十年前曾读禅

 

收藏的王小波作品

 

本溪购书旧事

 

两种生活态度:《蚂蚁与蝈蝈》

 

《蚂蚁与蝈蝈》不同版本

 

《致橡树》:理想婚姻的礼赞

 

《致橡树》的逻辑瑕疵

 

幼稚男性版的《致橡树》

 

忆来唯把旧书谈:哲学窥门

 

忆来唯把旧书谈:金庸的武侠小说

 

忆来唯把旧书谈:《傅译传记五种》

 

关于《明夷待访录》

 

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和作家

 

忆来唯把旧书谈:美术欣赏启蒙

 

忆来唯把旧书谈:《外国现代派文学作品选》

 

忆来唯把旧书谈:文史哲选本

 

忆来唯把旧书谈:傅雷先生的译序

 

忆来唯把旧书谈:《自私的基因》

 

忆来唯把旧书谈:《合作的进化》

 

忆来唯把旧书谈:传统评书随想

 

忆来唯把旧书谈:购《罗丹艺术论》

 

忆来唯把旧书谈:非典时节读《鼠疫》

 

忆来唯把旧书谈:次贷忽现《黑天鹅》

 

忆来唯把旧书谈:《十万个为什么》

 

忆来唯把旧书谈:《辛弃疾传·辛弃疾年谱》

 

忆来唯把旧书谈:房龙的历史读物

 

忆来唯把旧书谈:《唐宋词一百首》

 

忆来唯把旧书谈:关于贞德

 

忆来唯把旧书谈《神谱》简述

 

忆来唯把旧书谈:初读毛选

 

忆来唯把旧书谈:传统蒙学

 

忆来唯把旧书谈:初读鲁迅

 

忆来唯把旧书谈:早年的长篇小说

 

忆来唯把旧书谈:熟读《水浒》

 

忆来唯把旧书谈:《简爱》中的一段话

 

忆来唯把旧书谈:读马恩列斯

 

忆来唯把旧书谈:曼哈顿计划参与者回忆

 

忆来唯把旧书谈:《工作与时日》的世俗教训

 

忆来唯把旧书谈:《天路历程》第一卷梗概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412758.html

上一篇:大渡河路口袋公园
下一篇:海拉尔成吉思汗广场
收藏 IP: 114.93.183.*| 热度|

1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5 12: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