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忆往昔之洗碗

已有 1237 次阅读 2022-9-20 22:56 |个人分类:往事钩沉|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确切在什么时间开始做家务我想不起来了,但洗碗是最早的家务之一(或许没有之一)。应该在十岁之前就开始了,可以算是童子功。

 

所谓洗碗,其实也洗筷子勺子盘子等,就像吃饭其实也吃菜。很早就有绩效量化的思想。洗碗计件,小时候称为“个”。只论个不论大小,大碗是一个,小勺子也是一个,但一副筷子是两个因为有两根,锅也是两个因为有锅盖。数出多少个没有实际用途,只是自己开心,多少有些成就感。母亲并不认可这种量化绩效。有时候也跟母亲表功,我洗了多少个碗。母亲往往会问,里面有几双筷子。我还是自得其乐。

 

小时候洗碗比现在难多了,没有洗洁精,没有热水器。遇到油的碗,要先用从暖水瓶里倒出的热水洗,然后再用流水清洗。特别油的碗,如肉汤碗,热水洗一遍不行,要用热水洗第二遍。好在那时候油水少,油碗也不多。洗不干净的碗,严重的会有些滑腻。即使不严重,手感无异常,放时间长了会有异味。那种异味很淡,只有盛热的无味食品如粥时才能闻到。也不是人人能闻到,在我们家父亲闻不到,母亲和我能闻到。我小时候有鼻炎,但嗅觉一直很好。

 

更有挑战性的是,过去时常停水。家里有存水的习惯。蒸锅、水壶等不用时装满清水。遇到停水,先用事先存的水泡碗,再用泡碗的水洗碗,洗过后用存水清一下。清碗的方法是把所有洗好的碗叠放在一起,大的在下面,小的在上面。从上面倒清水,到最下面的碗中水即将溢出。洗碗的水也要收集利用,泡碗洗碗的水可以用来冲厕所,清碗的水可以洗菜。这种复杂的操作,或许从小就培养了我的系统性思维,优化简直成了本能。当然,这也可能是上海人习惯内化而成的生物性本能。不能肯定是前天遗传还是后天习得。我现在强调鲁棒性,不追求最优性,其实也是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常感到知易行难。

 

因为有系统性思维,到现在饭后收碗时还是很仔细。把油碗和不油的碗分开,其实现在很少有不油的碗,除非是水果盘子。油碗不能叠放,避免本来没有油的碗外面沾上油。这样我收的碗摆满水槽,甚至还要摆到水槽外面。女儿回家吃饭往往承担饭后洗碗的工作。她都让我先把碗堆进水槽中。

 

小时候我就意识到我们家洗碗有特殊的优势。洗碗用的所谓丝瓜筋,是非常有效的生物材料,一般人家很少见。丝瓜筋当年市面上买不到,至少在鞍山买不到。它是种中药,母亲在药房近水楼台,要些成条的丝瓜筋拿回家。入药的丝瓜筋要切碎。现在已经不能从药房要丝瓜筋了,但幸运的是能买到。我比较过,丝瓜筋还是最有效的洗碗利器,尽管现在有洗洁精,热水也很方便。

 

最开始洗碗确实有些乐在其中的意味,但后来变成我的任务,就不那么有意思了。我是大孩子后,洗碗不再有任何成就感,只是不得不做的简单劳动。这时候,与母亲也有了冲突。饭后不是马上洗碗,而是泡在水槽里,到下顿饭前再洗。母亲对此非常不满意,觉得水槽里有东西很不方便。她还会诛心而论,说我是想逃避洗碗,让她觉得不方便自己动手洗了。也许我没有那么想,但是我不高兴被人耳提面命。因此我行我素,坚决等到要用时再洗。

 

洗碗最初是自我能力的体现,后来成为勉为其难的义务,甚至是冲突的起因。多少与这种洗碗感受的变化有关,我们核心家庭一直有条基本法则,常做某种家务的成员,随时可以让其他成员接手这种家务。这是劳动者的权力。

 

 

附录:忆往昔系列博文

 

忆往昔之放鞭炮

 

忆往昔之穷游吃住

 

忆往昔之故友

 

忆往昔之初入幼儿园

 

忆往昔之母亲的工作

 

忆往昔之吃在幼儿园及对老师失望

 

忆往昔之吃在幼儿园续兼说家长老师

 

忆往昔之幼儿园小朋友

 

忆往昔之首次乘海轮上海往返

 

忆往昔之童年乘火车启示

 

忆往昔之生病看医生吃药

 

忆往昔之生病找护士打针

 

忆往昔之手术

 

忆往昔之手术补记今昔护理

 

忆往昔之门诊部医生闹的笑话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记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记2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后记

 

忆往昔之挠痒捶背

 

忆往昔之小木匠

 

忆往昔之祖父家往事

 

忆往昔之外祖父家往事

 

忆往昔之母亲在祖父家

 

忆往昔之父母的忧虑

 

忆往昔之中学时的工作意向

 

忆往昔之家教讲理篇

 

忆往昔之家教惜福篇

 

忆往昔之家教独立篇

 

忆往昔之挨父母打

 

忆往昔之背主席诗

 

忆往昔之出师傅坑

 

忆往昔之小学试读

 

忆往昔之插班入学

 

忆往昔之抗大小学

 

忆往昔之无电视时的除夕夜

 

忆往昔之“反标”事件

 

忆往昔之小学时的“创新”

 

忆往昔之少年“军迷”

 

忆往昔之热极凉来

 

忆往昔之不敢下山

 

忆往昔之杀鸡

 

忆往昔之童谣

 

忆往昔之吃蛋

 

忆往昔之养鸡

 

忆往昔之养鸟

 

忆往昔之养青蛙

 

忆往昔之白日说梦

 

忆往昔之撒豆成兵

 

忆往昔之左右互博

 

忆往昔之养螳螂

 

忆往昔之养蝈蝈

 

忆往昔之养蟋蟀

 

忆往昔之折纸

 

忆往昔之制作

 

忆往昔之拆解

 

忆往昔之养鱼

 

忆往昔之喂鱼

 

忆往昔之换水

 

忆往昔之月饼

 

忆往昔之元宵

  

忆往昔之馄饨


忆往昔之小学的美女同学

 

忆往昔之育儿故事

 

忆往昔之对门大娘

 

忆往昔之朗诵

 

忆往昔之唱歌

 

忆往昔之打镲

 

忆往昔之洗澡

 

忆往昔之老师怼人金句

 

忆往昔之父母防范教育

 

忆往昔之初知江河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356182.html

上一篇:银川玉皇阁
下一篇:核酸检测116
收藏 IP: 101.80.99.*| 热度|

7 郑永军 王安良 武夷山 夏炎 冯新 袁天宇 孙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4 18: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