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圕人堂话题:数字资源利用统计与绩效评价

已有 905 次阅读 2023-12-3 22:41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图谋按:2023年12月2-3日,圕人堂部分成员就数字资源利用统计与绩效评价展开交流与探讨,具有较高参考价值,特此予以整理。

泰州市姜堰区图书馆秦*:冒昧打扰各位大咖了,有适合县级公共图书馆读者使用频率高的价廉物美的数字资源推荐吗?

图谋:“有适合县级公共图书馆读者使用频率高的价廉物美的数字资源推荐吗?”,这个问题本身是有问题的。还是需要从实际出发,做一些调研工作。可以考察一下本省其它馆的数字资源情况。这类东西,直接访问网站就可以了解大概。共享资源、共享工程、区域联盟等给予关注与了解,选取适合本馆的,进行宣传与推广。本馆自购资源,可以先行调研其它馆在用什么,选择数种试用,再结合自身实际考虑是否采购。数字资源的营销模式多种多样,使用效果如何,存在许多不确定性因素。什么叫使用频率高,什么叫价廉物美,感知与认知是大不同的。

黑龙江省图书馆:以文化为支撑建设智慧图书馆.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75178366149637273&wfr=spider&for=pc

2023年8月25日《中国文化报》

据黑龙江省图书馆馆长殷峰介绍,黑龙江省图书馆创新应用云计算技术与VPN网络技术,统一建设黑龙江省“文化共享云平台”和连通地市、县区图书馆的“VPN专网”,实现全省公共数字文化资源的云存储、云服务,构建了传输快捷、覆盖广泛的公共数字文化传播服务体系。

2007年,该馆购买了大量可供全省县级公共图书馆共享的大量数字文献资源。在面向全省传输服务上,采用固定IP方式,实现了全省地市级、县级图书馆广大读者免费共享省图书馆购买的海量数字文献资源,免费共享省图书馆自主创建的大量地方特色数字资源,传输资源总量达300TB。2011年1月16日,黑龙江省图书馆以数字资源服务黑龙江省的业绩和技术应用创新,赢得了与中国国家图书馆的战略合作,挂牌“中国国家数字图书馆黑龙江分馆”,成为国家启动数字图书馆推广工程的第一个试点省份,实现了国家数字图书馆资源在黑龙江省的共建共享和全覆盖服务。


麦子:@图谋 现在都用https://www.projectcounter.org/。如何计算使用是复杂的问题,因为要计算各种使用行为,我们一个管电子资源对此很清楚,而且专门做了一次培训,但还晕晕乎乎的。不过,群里好像从来也没有讨论过这个使用的计算问题,难道现在还是除了计算点击,就没有别的了?

千由子: @麦子 现在高校也越来越重视使用数据,有COUNTER报告的也会分析使用、点击和查看行为,也在逐步精细,对购买决策也能提供支持。有的自身网站也会对用户浏览点击行为有分析。

麦子:@千由子  这类东西是另一类数字鸿沟:让各馆的管理水平的高低一下就看出来了。这尤其在财政捉襟见肘的情况下更明显。钱不在多,关键在于如何花。你大概是北京什么大馆的。网上发言,有时一看就知道发言的背景。这其实到处都一样。没有做到一定的规模,你根本没有很多事情的概念。

千由子:@麦子 谢谢,我现在在高校馆工作,之前在中间商(进出口公司)做过,COUNTER建立了电子资源使用情况的规范,感觉很好。其实很早清华浙大类的高校图书馆已经开始向国外出版社或者大型出版商要各类使用数据了,尤其近些年财政收紧,更要考察电子资料的使用情况,但是国内的数据库其实还没有提供很精细的数据,感觉还有待进一步提升。

随风微:国内数据商需要图书馆界一起去压。

千由子:是的。

麦子:@千由子 是,这东西是双向的。如果图书馆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好的服务,也就不会要求数据商提供这样的服务。我们目前对这些数据是必须的,而且在合同里规定。也就是说如果你不提供,我们是没法购买你的数据库的。

图漾:@麦子 我见过数据库没有管理后台的,没有统计功能的,没有安全限制的(比如限定后台访问ip,这是网络中心明确要求的)……买的时候没人问也没人管,因为有的数据库就是学院买的,负责人就是普通老师。数据库采购是专业化的工作,可惜人家上面不这么认为,不就是花钱买东西吗,谁不会,把专业数据库的经费拨给学院。我主导起草过一份学院数据库采购的制度,通知人家来开会,人家根本不当回事,制度也形同虚设。

麦子:@图漾 不知这类的数据库的管理权在谁处?如果不是图书馆,这就无所谓了。我们这里如果是系里的钱,系里的秘书和老师根本没有兴趣管这些破事。一般直接全盘委托图书馆管这事,然后把钱转到图书馆账户上。我们一般是这样,如果你有钱,你出一点,明年的续费我来出,你什么都不需要管了,皆大欢喜。

cpulib2009:估计就是那种小众数据库,正常情况图书馆不会买的。

麦子:@cpulib2009 是,要么就是一笔买卖,不会续,用不用也无所谓。

图漾:@麦子 这么说吧,学院只管买,其他擦屁股的都是图书馆,访问不了找图书馆,不会用找图书馆,统计数据找图书馆…院系采购的老师也是一肚子怨气,因为属于义务劳动,但领导指派的又不得不干。这个和你那个系里的钱还不太一样,是学校把专业数据库的钱全给了系里,本质上就是不认为这是专业性的工作。我想你们订购IEEE或CAS之类的数据库恐怕不是用系里的钱。

麦子:@图漾 我们用系里的钱基本是10年一遇,极少。钱都是到图书馆的,所以当然就发言权多一些。系里的钱一般是系里老师要一个资源,我说我没钱给你,你如果能出点,我给你想想办法,问问上面,但如果你出钱,那就希望大。不过,实情是,馆员的权限很大,但我有一堆东西要买,给谁不给谁是我自己平衡的,而馆里包括馆长是从来不会来压我的。

麦子:在这些问题上,馆长副馆基本上是对外,因为我们分工很细。如果有老师要东西,实在逼急了,往往副馆会动用自己的备用金。

图漾:你赞成外行馆长的前提是馆长不干预具体业务。我反对外行馆长的原因是,业务决策最终都是馆长拍板的,我想国内绝大多数馆都是这样的。

麦子:到了年末,我一般有钱多出来,这时就会给几个平时交往多的老师打招呼,说我有钱,你有什么要买的吗?

麦子:@图漾 这是个大差别,没办法。除非小馆,稍微大点的馆长是不做任何具体业务的。所以,图书馆的大小实在对图书馆员的个人的权限影响巨大。也就是说,一个大馆的一线馆员比很多小馆馆长权限大多了。

麦子:另外,其实国内的馆长轮班等退休,如果放在美国,未必是坏事。因为,图书馆都是在专业人士管理下几乎是自动运作的状态,不需要什么人来领导,开会,做指示。但这一切都靠稳定的预算支持。如果退休前调到图书馆任闲职,说明和校领导的关系不会太差,只要保持这个关系,让学校稳定给钱,这馆长即使每天上班看段子看电影,对图书馆是很有利的。我们的订购数据库,一般所有的事情都是馆员自己做的,但都会让副馆签字。这对大家都好,因为副馆会把合同再重新看一遍,看的人多总归比较好。另外也是一种责任制的体现。因为如果出问题,谁负责。副馆的 pay grade就是要担这个责任的。当然,即使如此,到了年终总结,这些功劳还是算在馆员头上的,所以根本不需要些文章什么的。我有时写个单子,说我这两年谈了多少合同,给馆里省了多少钱,再开什么专业会议什么的,就足够了。


图谋:关于数字资源统计(包括计量、使用统计),这方面的理论与实践很丰富。受到诸多制约,深入交流与探讨存在困难。

延伸阅读:

(1)韩新月. 图书馆数字资源统计行业标准的修订探讨与建议[J]. 图书馆, 2020, (11):1-5.

文章分析了图书馆统计与评估发展、《图书馆数字资源统计规范》应用实践以及标准化工作的发展现状,指出目前《规范》存在一定程度的滞后性和不适应性,建议从指标体系细化与延展、指标一致性调整、体现法律法规相关要求、标准规范衔接以及统计数据质量控制五个方面进行修订和更新,体现发展性、协同性和平衡性原则。

(2)韩新月. 图书馆数字资源统计行业标准的修订探讨与建议[J]. 图书馆, 2020, (11):1-5.

文章分析了图书馆统计与评估发展、《图书馆数字资源统计规范》应用实践以及标准化工作的发展现状,指出目前《规范》存在一定程度的滞后性和不适应性,建议从指标体系细化与延展、指标一致性调整、体现法律法规相关要求、标准规范衔接以及统计数据质量控制五个方面进行修订和更新,体现发展性、协同性和平衡性原则。

(3)图谋.关于高校数据库利用统计的思考.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376535.html

种种原因,相关工作要做好,背后是很不容易的。所在机构购买的数据库并不算多,但亦有数十种,每一种均有或繁或简的报告,均是个性化的,要“恰如其分”的总结与分析并不容易。有些数据需要透过表象看实质。表里不一是多见的、常见的。各个机构各有各的实际,校情馆情,办学层次、办学规模、发展阶段等存在很大差异。


麦子:@图谋 这篇东西不错(指图谋《关于高校数据库利用统计的思考》)。这里面的举名的馆电子资源的费用实在有点高。换成美元,基本和我馆当年全部的资源开支还要大,但这些学校在的排名和总资源拥有量是比不上我馆的。这是有多种原因造成的:

国内这类的馆的很多资源都是单独和数据商谈判买的,价格很难下来(我们大多数是联盟的,最低的标准是3家联合)。

买了很多似乎是觉得到了这个级别的学校该有,但实际上并不需要的东西。这点是很要命的,也多少和穷人思维有关。我遇到几个联合购买的例子:我有一个东西,觉得绝对是人人都要的,但到了后来,只有几家相应,原来想是必然会热烈响应的Berkeley, UCLA说没兴趣,尽管这对他们来说是很小的钱。另外,我有一些资源即使是哈佛也没有。

最后就是对COUNTER数据的使用,这东西对我们什么统计数据,做评估什么的没什么用,因为我们不做这些,最大的用处是比较使用情况,尤其是看需要续订的期刊。我们每年都做这个事情,就是看哪些期刊使用比较少。钱有结余时,标准订得松一点,否则就严一点,而且,这个停订的过程基本完全是由负责的馆员决定(我们三个人负责所有的学科,除了医学,这是另外一个话题,如果有人有兴趣)。万一有读者投诉,我们会告诉原因说服。如果实在谈不下来,大不了我明年续订,但这往往已经省了几百块。

我一直觉得,越是有钱的,其实越是有机会省钱,而很多省钱的角度和办法对没钱的是没用的。另外大钱有时是刚需,是不能省的,比如那个爱什么的数据库对一些学校来说,省了,你也就歇菜吧。当然,公共馆去弄一个就没必要了。最后,苍蝇肉也是肉,因为真的能省出来的往往是很多很细小的东西上,不过能不能省,需要很好的规划和很好的技术手段,比如很快采集COUNTER数字在一张巨大的spread sheet上。我们一直有一张流水一样的单子,把所有的电子资源都写上,包括永久购买的每年保存费,这是有一个管理员维护的,往往只在每年一段时间,看看我自己管的部分的CPU,然后在我决定续的资源上打上我名字缩写就可以了。

再好再有用的东西,一定要使用方便,否则没用。我是绝对不碰单反的,因为这对我来说就是个废物,因为我不可能拿这个东西出去玩的。

加一句,我们用似乎是末位除名的办法,就是不断加新内容,剔除不使用的内容。在纸本时代,这涉及存储空间照明空调人员的支持,但在电子时代往往就是钱:CPU。我们是永远处于没钱的处境,所以如果只增不减,这就没法持续。不过我们只要满足读者的需求,其他的事情就无所谓了。

叮咚:@麦子 国内也是联合采购,但是具体效果感觉不是很明显。我在另一个群里说过:出版社OA比例越来越高,这头收作者的APC,另一头仍然每年涨价,所以感觉联合采购的谈判力度还不够。 

国内的数据库绝大多数不支持标准的统计数据,如果图书馆非得要的话,数据库商可以甩过来几行数字,数据一看就是修饰过的。

另外我感觉国外的出版社或者信息服务商已经吃透了国内的采购规则,制订的销售方案滴水不漏,即使想省钱,也是在他们的销售框架下节省一点点。

徐徐清风:数据库资源订购是有原则的,也是讲究艺术的,使用数据只是参考。力求掌控真实的使用数字,但也不能“唯数字”。我就知道,一些校长级的学者或教授在某些国际大刊中担任重要的评委或什么职务,他是力荐图书馆订购的,其实使用数据和成本很难看的,你敢不订?

叮咚:@徐徐清风 这是特殊情况,咱就说一般操作。数据还是很有价值的。即使你说的这种情况,也可以通过数据说明责任在校长级的学者或者教授,而不是由采访馆员背锅。

徐徐清风:现在不少图书馆追逐ESI排名,也花钱买了那几个相关库,价格不低,但真实使用次数和成本,不知道怎么算合理。

图谋:价值的评判是多元的。

叮咚:目前没有标准的模型用于评价数据库该不该买,即使有模型的,每种因素的权重也不一致。但是也能看到,很多图书馆为了掌握数据库的真实使用数据,慢慢改成了访问电子资源必须登录统一认证系统。

徐徐清风:当所有的订购经费由图书馆来定时,图书馆压力巨大,因为同一个学院不同老师都会推荐不同的数据库施压图书馆订购。

叮咚:@徐徐清风 这个时候,图书馆如果用数据说话,可能更客观一些。或者说,能尽量不得罪学院。

徐徐清风:典型的如商学院管理学院,同质的金融统计类数据库非常多,不同老师因使用习惯不同,他们会推荐很多的这类数据库,都说自己的重要,要么说互补,要求都订。学校后来出台了一个办法,图书馆只负责订多学科综合性数据库,专业数据库由各学院经费出!但必须由图书馆去办理。

叮咚:哈哈,这种情况我们也存在。后来讨论的结果是,我们出一部分钱买两个,剩余还要买的话,学院自己出钱,我们协助采购。

徐徐清风:让学院内部打架去。

叮咚:看来大家处理方式有相通的地方。

图谋:实践中有许多属于特例。比如某校有笔经费必须在某时间点花掉,不花掉经费收回;为了应对各种评估,需要上某个或某几个“高大上“的数据库;……

叮咚:是,所以数据还是挺重要的,关键时候能撇清责任。

图谋:数据库的输入输出绩效评价真是难题。

徐徐清风:然后就出现了奇怪的现象,某学院起初坚持认为一个几十万的数据库应该所有子库全订,必须订,否则没法做科研,但当经费转嫁到该学院由他们自己出,他们集体表态,其实花几万块钱买几个子库就够用了!

图谋:数据是一方面、解释数据并达成共识,更为复杂。

叮咚:@徐徐清风 这个时候counter标准就有用了,通过分析使用数据或者拒访数据,能看出来主要需求集中在哪些期刊上面、这些期刊集中在哪些子库里面,然后就可以用于辅助采购决策了。

徐徐清风:@图谋 这种浪费现象也是多有存在。这都不需要科学决策了。纯属将钱花出去。

叮咚:不过真要是谁出钱谁心疼的话,数据的作用就小一些。

图谋:实践中会有许多伤脑筋的问题。数字资源的类型是多种多样的,利用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的。比如,工具书、标准等,价格不菲。一年的使用次数数字很小,单看下载量,数据更难看。

徐徐清风:我个人觉得,最没必要的是普通图书馆操心去花钱买一个所谓的数据库使用量统计软件了……使用数据看看就好,供参考,别当真,当然也没证据说人家的数据不真,差不得过得去就行。影响数据库定购的关键因素并不在于简单的数字高低。

图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好些场合,人家说让数据说话。

徐徐清风:我宁愿数字好看的,这样通过。开会时,学校领导有时也会质疑数字是不是准确,我们只能回答,是数据库商提供的,目前没有证据证明他的数字不准确。这样领导也没接话了。如果领导坚持认为数字不准,那就不订呗,读者来问,我们就说是上级领导要求的。不订了,还省心了,多订一个数据库,还增加很多工作。另外,也有校领导认为成本过高,尤其是外文数据库,但这个成本过高,有什么标准没有?我觉得这是一个话题,可以探讨一下,单篇下载成本多少钱才算高?

图谋:这个是可以有的。尤其是参加DRAA联采的。

徐徐清风:比如某年一个外文数据库单篇成本超过一百元,然后有领导认为成本过高:下一篇要上百块啊。然后在场有教授说:不高啊。你看不买的话,你自己在网页上下单,一篇要几十美元呢。好像也是这个理,成本高于多少美元,就算过高?

图谋:DRAA的统计,有一定参考价值。提供多角度多维度的比较。

徐徐清风:当然有参考价值,但下载成本,单篇多少钱算高?有没有个大致的认同。

图谋:可以横比纵比。

徐徐清风:比如以前国内某网总涨价,但他的单篇下载成本只有5毛钱左右(假定提供的使用数据是真实的),那这个成本真的算低吧,人家涨价好像也有点道理。

图谋:站在不同的角度,感知与认知大不同。

徐徐清风:但有些库没涨价,好似便宜,但他的使用量比某网要少得多,成本也高,你会认为购买了就占便宜了吗?

图谋:使用量只是一个考量的参考角度。

徐徐清风:还是得根据学校的性质,办学层次和目标综合考评一个数据库。

图谋:有的数据库,使用量可能是很小的,但是可能很有用。比如在数字资源计量的时候,沉甸甸的。数据库的用途,有的是专业性较强的小众数据库(侧重科研需求),有的是专业面较广的教学辅助类数据库,使用量前者比后者小,价值评判,不同角度评判是不一样的。前者可能有助于相关科研人员产出高水平成果,后者可能有助于提升学生综合素质。数字资源利用绩效分析与评判,相关理论与实践很丰富。这方面可以有许多可以进一步交流与探讨的内容。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412301.html

上一篇:圕人堂周讯(总第499期 20231201)
下一篇:《圕人堂周讯》500期征稿
收藏 IP: 114.237.166.*| 热度|

7 宁利中 许培扬 尤明庆 朱晓刚 郑永军 杨正瓴 李学宽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1 00: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