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为所欲为,行稳致远 精选

已有 3373 次阅读 2022-1-1 08:23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昨天夜里,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攀登上了山顶高处,最初觉得很美。前人创制的旋转式纯天然纯手工观景台,三节磨盘式,最底层是固定的,中间一节是活动的,顶上一节上边立了一根壮硕的木柱,可以抱紧木柱。起初山顶上有好些人,磨盘式的观景台还坐着3位老人,我挤上去之后,发现视野真是开阔。不知何故,最底下一节两位老人下去了,中间还坐着一位,这时转动起来,我抱着柱子,360度俯视山下风光,层峦叠嶂,秀丽壮观。突然发现,中间那节的石转盘上随着转动出现了危险,最初是担心他的安危,他有惊无险地“着陆”了,我自个尴尬了。中间那节石转盘运行轨迹是不规律,我想下去,一面是悬崖峭壁,一面是一级级石阶砌成的“来时路”。没有人可以帮自己下来……顿时,大惊失色、毛骨悚然,被惊醒了。一场美梦,原来竟是一场噩梦!

    回首2021年,从年头至年尾,像个旋转的陀螺,转个不停。隐形的鞭子没看见,但是自身日复一日,忙这忙那,此起披伏。有些事情是常态化的,有些事情是零时性的。有些事情是自个想做的,有些事情是不得不做的……我的2021年,绝大部分时光是在办公室和书房呆的,在床上呆的时光不足三分之一,而且在床上呆的时光并不是都在睡觉。晚上9点多一些陪小孩入睡,大约10点左右,等小孩睡着了,我再起来做点事情,看会书或写几行字。那不到一小时的时间,一方面算是亲子时光,一方面算是“中场休息”。在寒暑假中,凌晨3、4点因为琢磨问题,“有灵感”或“睡不踏实”是常有的事,干脆起来在电脑前忙上一两小时,困了卷了再去躺一会,每天6点半左右我需要去准备早餐。

    昨天有位同行告诉我,今天就要开始寒假生活了。我告知,我这边寒假估计是在两周后。而且我的状态是假期中头绪更多,主要是需要折腾科研项目申报。好些年了,我的寒假通常是格外充实的。同行告诉我:“假期您也要注意休息哦,有好身体好精神才能干好工作。”感谢关心!其实道理我也懂,但很多时候属于“身不由己”。比如2022年,我原本是不打算作为主持人去参与科研项目竞争的。前两天见了社科处领导,领导说你应该再冲冲。领导还问了我2022年的省社科报奖准备如何?2020年那次申报,我是在终评环节下来的,最接近成功的一次。那次评奖,单单是评奖材料,确实下了不少功夫,还寻求了“外援”,得到了许多师友热心相助。我自个粗略盘点过自个近两年的成果及其表现,我觉得泛善可陈。即便如此,有些事情需要综合权衡,“不由自主”,该出手时还得出手。

    这些年,工作之余,我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经营圕人堂社群。我的精力很有限。单单是近几天好些成员找我出各种主意,涉及工作、科研、生活等诸多方面,实际上我还有自身需要做的事情得做。一般情况下,我愿意也乐意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年底头绪较多,有些信息回复不及时。有些问题或要求,看似简单,实则非常不简单的。因为得结合实际,有的放矢,这样需要做调查甚至做研究之后方能给参考意见。

    作为凡夫俗子,肉体凡胎,许多事情无法为所欲为,需要有所为有所不为,特别是对于年近“知天命”的我。我的“不待扬鞭自奋蹄”,或多或少已有“老牛心知夕阳短”的意味。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应算作幸运的“跳农门”者之一。有些苦、有些累,我或多或少见过受过。这或许算是我的“个人财富”,因为很多时候给我提供了“源动力”,激励我积极进取,愈挫愈奋。想当年如何如何,眼下如何如何,许多事情比较容易想通。意志或意志力是一个方面,我愈来愈认识到相关变量地平衡亦十二分重要。我自身的劳心劳力带来的显性“成果”是——头发明显白了、少了,甚至秃了。“岁月不饶人”“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什么样的年龄做什么样的事情”……是朴素的道理或者生活经验。

    告别2021年,拥抱2022年!为所欲为是梦想,行稳致远是现实,接下来的时光需要更好地努力让梦想照进现实、现实成就梦想。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319096.html

上一篇:圕人堂周讯(总第399期 20211231)
下一篇:王绪年先生海洋文化作品简介

9 郑永军 陈新平 杜占池 朱鸿源 尤明庆 黄永义 李宏翰 李学宽 谢海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2 09: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