姗姗来迟的小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ijingwei

博文

没有终点的结束——小代参赛感言 精选

已有 4096 次阅读 2008-11-30 22:36 |个人分类:自言自语| 博客大赛, 参赛感言, 小代

没有终点的结束——小代参赛感言
当这份空白的记事本文档摆在我的面前时,时针已经指向了二十一点零八分。
今天是十一月的最后一天,当然更重要的是,这是两个多月博客大赛的结束时刻。两个月前,我注册了大赛博客;两个月前,我为参加了这个比赛而欣喜若狂;两个月前,我的小屋还空无一物;两个月前,我自己的文字还仅仅是小众们欣赏……今天,当大赛结束的钟声即将敲响,我这夜猫子写博的生活也将画上句号,我庆幸自己能够坚持到最后。
构思这篇文章的内容已经很久了,可是迟迟都没有动手敲打。喜欢赶在假期最后一天完成作业的我依旧赶在最后时刻交上这份感言。这份紧张也让我的效率充分提高,在实验室忙完该忙的,我知道我这份答卷该写了。
开博客的点点滴滴大多在之前的“自言自语”里都说了。当然,两个月不能速成什么,可却能养成人的一种习惯,或许,用博客的方式去思考是我博赛的最大收获。
两个月的时间是短暂的,尤其是对于我这种之前积累甚少的人来说。每个时间段有思考的侧重和不同,所以我也不想用自己之前的文字充数。可以说,现在小屋里的收藏虽然都是近期之作,但是,所涵盖的内容和跨度却有着相当长的时间。积累在短期内爆发,这种井喷作用也是我所没有尝试和体验过的。
很多人都有注意到我自己设计了比赛模板,是因为自己的风格只能自己去构建。最初搭建这个blog平台,框架很丰富,也许从我的栏目分类便可略知一二,可是忙忙碌碌的我却没能够将这个搭好架的房子砌好。部分栏目至今也只有一两篇博文孤零零的睡着大觉,这是我太高估自己的码字实力了,尤其遗憾的是“纸艺传奇”,那朵早就折好的太阳花估计都快蔫了……
遗憾还有很多,像:化学仪器的科普,会务工作的感受,吃过的奇怪果子,专业软件使用的点点滴滴,奇思妙想的创意,作为电脑发烧友的爱好,零碎画的小漫画……都,还没有整理到小屋中来:(可博客不会关闭,我想:科学网的大门还是欢迎我这个小兵前来叩门的吧:)
两个月的时间里,我看了很多博友的文章,虽然也会评论留言,但终归不多(小代太忙,抱歉了)。不可否认的是,大家的个性都很鲜明,通过读文章能感受到科学平台上众人的生活,取长补短,实为一件幸事。看前面众多朋友写的感言,提到有特点的人不少,所以,空着肚子在这敲字的我就不想一一点名了。当然,我也要感谢很多很多人,尤其是当有朋友发来短消息问问怎么没有更新的时候,我知道我真的被关注了,坚持的理由也是如此。
远在广州的我没有团队,也没有太多的掺和博客赛上的纷扰(或许纷扰那会我正好开会去了^_^)。习惯于孤身一人的我在这两个月里夜夜缩短睡眠时间,但还是挺过来了,周围的朋友们也没觉得我有什么恙色,依旧精力旺盛。可我知道,天天写博客的生活不适合于我,虽然大赛结束,我的小屋不会关门大吉,但我想,我要睡几夜美美的,没有任何杂念的好觉zzzzzzzzz~~~~~~
关注大赛博客的人应该都有重视的对象,或人、或物。我想,最关注我的博客的就是我妈了,时而为我出谋划策,时而对我大加评论。虽然很多时候我不耐烦听父母的唠叨,但过后却总会后悔,或许,我还没有充分学会如何珍惜,或许,我真的太幸福了……当然,关注我博客的还有很多很多人,博客赛里的好友们,远方的小冯,楼上楼下的同学,宿舍的姐妹……,知道有人在看着你,知道有人愿意为你天天投票,知道你被别人重视着,我想,我该满足了。
今夜,博客赛即将结束,但结束不意味着终点的到达。作为一个小硕的我要思考的东西还有很多,作为一个小硕的我要走的路还有很长。感谢博赛的历练,感谢科学网让我体验这两个月与众不同的生活!
路漫漫其修远兮,小代愿与科学共成长!
 
两千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二十二点零八分
 
 
P.s.喜欢用图片去说话,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我的每篇博文都有配图呢?下午实验间隙ps了一副top图(仓促之作,还请借用博赛头像的各位海涵),作为对众多博友的思念以存档。或许还能相见,或许销声匿迹,虽然只取了部分博友,但同为“战友”,我会记住我们和我们的blog!
——小代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0021-206504.html

上一篇:[每日一乐]Goodbye to the Circus—Aqua(大赛终结曲)
下一篇:[每日一乐]Big big world-Emilia
收藏 IP: .*| 热度|

0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2 03: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