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中学班主任薛复老师给我的一封回信

已有 1447 次阅读 2022-8-2 11:15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中学班主任薛复老师给我的一封回信

武夷山

 

博主按:薛复老师是我们中学时期的班主任,从初一一直带到我们高中毕业,深受同学们爱戴。她于2021221日仙逝。最近我在早年信件中发现了薛老师1992年给我的一封回信,其主要内容转录如下:

 

武夷山:

你好!欣喜地接到你的来信和“回忆录”,青春确实是美丽的。虽然我在(南师)附中教了十八年书,接触到很多学生,而和你班一起度过的四年是最难忘的,为抵制“读书无用论”,为坚持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人……本人曾“不识时务”地,凭着良心、做了一些对得起人民、但不合当局意图的事,真正体会到以整个身心投入工作的甜酸苦辣。

今年五月的一天,你班同学聚会,邀我参加。发起人是XXX,主持人是XXX,具体组织、联络、筹划者XXXXXX等人。这次聚会,在宁的同学来了不少(见相片),在阳光明媚的五月之晨,蓝天、白云、新绿,整个城市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同学们拖儿带女来到四牌楼华都卡拉OK厅。此厅的承包老板XXX同学提供招待,备了很多饮料、糖果,活动也由他主持。大家一定要我说几句。在宣读了彭波等出差离宁的同学打来的请假、问候电报后,开始大会自由发言,尔后个别交谈:回忆往事,交流现况,从工作到家常无话不谈。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同学们确是长大成熟了,大多已成为单位工作中的骨干,自豪之情溢于言表。待人接物练达大方:爱唱的尽情唱,爱跳舞的投入地跳。想不到当年十分腼腆、寡言少语的XX唱得最积极主动,唱得最多最好(真悔当年埋没了人才)。XXX同学大显身手,交谊舞跳得好极了。他和XXX即兴表演了多种交谊舞,还给大家当老师,并一定要邀我跳,盛情难却,只好奉陪。中午在附近的巴蜀园酒家会餐,菜肴丰盛、气氛热烈。饱餐后已近三点,余兴未尽又返回卡拉OK厅,有人打牌,有人跳舞。

同学们都很想念你,相约等下次你回宁时,全班再聚会,同时请XXX等在外地工作的同学也回宁相聚。如你有机会回宁,请早些告诉我(家中电话:略),以便有充裕的时间召集。你的同学们都有了孩子,从3-11岁都有,可爱极了。……赵卫星已在今年四月底去世了,因爱人要与他闹离婚而自杀了。同学们说:如大家经常聚聚谈谈心,体会到人间还有可贵的友谊,也许他不会走此绝路。悔之晚矣!愿他安息吧。

我们全家都很好,生活得充实、愉快,整天忙忙碌碌,总觉时间不够用。1989年初我已被评为副研究馆员。学校规定,副高职以上的女同志可工作到60岁,这样我还得干九年。但我想早些退休……看来至少还得工作四年后,才有可能放我走。……我现任(南京师范大学)华夏教育图书馆教学科研参考部主任,并给外文系研究生上“西文文献检索”课,课不多,仍需在图书馆坐班。  

……

你能游历许多国家,真是让人羡慕的美差。拿到了科研基金就有了展开研究工作的物质保证,我相信你是会出成果的。希望你为人类做出较大的贡献!

                                           

全家健康愉快!

       

                                薛复

                                                   草于92.11.30

相关阅读

沉痛悼念中学班主任薛复老师,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274225.html

我日记中的薛老师(1),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274326.html

我日记中的薛老师(2),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274513.html

忆中学班主任薛复老师与我之间的一件小事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326764.html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349692.html

上一篇:我小时候和年轻时的奖状
下一篇:海外支持期刊出版的一些做法(2005)
收藏 IP: 1.202.112.*| 热度|

13 杨正瓴 刘钢 尤明庆 郑强 周忠浩 王安良 王德华 晏成和 赵凤光 程少堂 朱朝东 张学文 孙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7 04: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