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诗人温德尔.贝里的一些论述

已有 1612 次阅读 2021-6-28 07:12 |个人分类:阅读笔记|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诗人温德尔.贝里的一些论述

武夷山

 

    The Point杂志网络版2021年6月18日发表Brad East的文章,When Losing Is likely: Wendell Berry’s conservative radicalism(当失败是可能的时候:温德尔.贝里的保守激进主义。

    温德尔.贝里是我很喜欢的美国诗人、农人和和思想家,我写过的涉及他的博文包括:

 

诗人温德尔.贝里向黑人学习如何乐享人生,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225333.html

重贴改译:我们所需要的就是这里,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49933.html

有趣的、发人深省的英文诗:问卷,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194676.html

 

    Brad East这篇文章是对某批评家对贝里的负面评价的批驳,而我感兴趣的是该文转述的贝里的一些思想。下面介绍一点该文引用的贝里的话或转述的贝里的意思。

 

    贝里说:

    我所熟悉的所有机构都采用了组织模式和工业公司的定量测度方式。或许由于这一点,生态辩论的双方都是令人惊恐地抽象的。......但不言而喻,抽象正是出问题的地方。......对可持续性的抽象有可能毁灭世界,一如产业经济学的抽象会毁灭世界一样。那些欲“拯救地球”者对地方性生活的威胁,也许不亚于那些欲“征服世界”者。

    贝里的结论性意见是:

    为了替地球讲好保护生态的道理,你必须在地方上采取保护生态的行动。你不可能通过全球性的思考来指导地方性的行动。对于肯塔基州罗亚尔港有意义的东西,未见得对于得克萨斯州的阿比林也有意义,更别谈对于曼哈顿、内罗毕或贝鲁特了。同一尺码不可能对所有人都合适,人们只有了解自己测量(仔仔细细地贴身测量)的对象,才会知道合适的尺码。

    贝里认为:技术统治论自身是一种错误的思维和行动模式,我们需要另一套模式。技术统治论救不了自己,正是它使我们陷入混乱境地。

    然而,贝里对技术统治论的拒斥,并非贝里的“Think Little”(博主:注重本地、微观、细节的思考,是Think Big的反面)思想的核心。其核心是:正义不是公共-私人二分的,不是全球-本地二分的,不是他们和我二分的;像所有美德一样,正义是一种生活形态,它自身就是目的。将一种要素与其他要素剥离的企图,不是将某种要素与其他要素视为一体的企图,将目的化简为手段的企图,要而言之,没有正义之人却想建设正义社会的企图,都是错误的而且必将失败。

    贝里发现,我们被诱惑了,认为种种问题都发生在“那里”而不是我们这里,没有发生在我的生活中,没有发生在我住的地方。我们必须从根本上抵制这一诱惑,因为“没有一个公共危机不同时也是私人危机”。他举例说,美国的所有北方人都以为——直到黑人试图入住他们的邻里社区时他们才醒悟——种族主义是南方的现象。事实是,重大社会问题的原因和结果都无法局限于所谓“公共生活”,而与“私人”生活无涉。

    关键点在这里:无论我们怎么努力,只要社会上充斥着持种族偏见的人,就不可能实现一个种族公正的社会;只要社会上充满暴力成性的人,就不可能实现一个和平的社会;只要社会上尽是乱扔东西、污染和破坏地球的人,就不可能实现一个环境健康的社会。我们必须做某一种人才能获得某种美德,包括正义。我们不可能舍此取彼。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293096.html

上一篇:科学计量学与情报学的天然联系
下一篇:企业科普(2005年起草的课题设计思路)

11 许培扬 郑永军 陆仲绩 杨正瓴 刘炜 赵福垚 李学宽 鲍海飞 王安良 刘钢 范振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2 03: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