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人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uestc2014xiaoyu 传道、授业、解惑也~ Learn about the most effective knowledge to solve problems and achieve insight.

博文

这口椰青

已有 963 次阅读 2023-1-24 11:40 |个人分类:一只木鱼|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腊月二十九办年货,看到山姆上货了新鲜的9只装椰青,果断购入。

不禁想到第一次抱着椰青大喝,喝到快吐,还是2018年去菲律宾时。

当时虽然临近元旦,成都已经微冷,不过落地马尼拉之后还是热浪袭来,前一秒觉得好似来躲寒冬了,那叫一个欣喜;后一秒就被潮湿、闷热、不透气包裹。

一出机场,被大姐接到后,我们三个人马上就脱、脱、脱,恢复夏装才感觉可以喘气了。哈哈哈,想想下次再去,就有经验多了。虽有“公务”在身,不过我们还是兴奋的手舞足蹈,毕竟几个小时的飞机就让我们从寒冬穿越到了盛夏,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快”、“闪”、“幻”。大姐和姐夫,还有JM他们不禁问“这么开心吗”。

当时坐在车里,带着墨镜、穿着短袖,尽情的欣赏热带风光;不是说风景有多旖旎,而是带着几分不真实。

经历岁月浸润的一个明显表现就是,某个物件,不仅会让我们晃神,还能给我们时间维度上的前后延展。好似一个主题词,一个线索,一个镜头,都能在它的周围晕染开,与之有关的人和事。这算念旧吗?或许吧~

如果是这样,希望这个场景回溯的能力更强些吧,好让我能快速倒带和前进,一遍遍温习的过程,也就让人的记忆更加瓷实,密度也就增强了。

接下来几天的行程被大姐他们安排的满满的,考察实体店、走访华裔菲二代和菲三代,试用已有的信息系统,寻踪供应链;白天奔波,晚上头脑风暴,答疑、讨论、方案、推演;一刻不停歇。不过中间还是穿插了当地的海鲜美食,也遇到了当地特色的婚礼仪式,大姐他们家族的生日宴,最重要的还是到旁边一个岛上共度元旦节。

或许是快速的切换、高强度的节奏,也或许是把胃撑到快要暴的美食、昼夜的空调,总之,我的小身体罢工了,倒数第四天的时候开始头痛、剧烈的头痛,伴随肩颈痛。我知道偏头痛又犯了,可能还伴随热伤风,那叫一个难受啊~前面的活蹦乱跳,都只能被病恹恹替代了。

最让人泄气的是,病痛发生在我们全体来到岛上过元旦的时候!看来我着实没有这个享福的命啊~没带药、没医院、没医生……  :(

大姐他们也很着急,询问着我的症状、感受,以及过往生病的经历。姐姐啊,我头好痛,不想说话呢~但是,一向不懂得拒绝的我,还是乖乖的给大姐“汇报”,后来我都不记得说了些啥,就疼晕了,恍惚中睡着了。恍惚中又被大姐摇醒了,睁眼中,看到桌子上堆着五六个椰青。大姐说我应该是热伤风+胃肠型感冒,这个椰子汁能治感冒。在大家的注视下,我开始狂喝,每个椰青里面的汁水好多啊,感觉是内地的2倍。入口,第一个甘甜,第二个已经感觉要喝饱了,第三个,已经有点为难了,现在想想还是比较佩服自己,怎么能喝那么多,问题是,五六个椰青,经过三四个小时后,竟被我干完了,然后身上真的开始微微出汗,不知道是被撑晕了,还是出了汗之后晕了,总之睡着了。第二天,竟然真的缓解了很多。

这堆椰青,大幅度缓解了我的头痛,并让我有幸享受了两天海岛上的风景和惬意,也近距离接触了小海龟返海的景象,总之都是难忘。

对于椰子汁,当时已经不记得椰香了,只记得涨饱。哈哈,无奈啊~

但是,也确实被大姐给种草了椰青~原来这个椰子汁还有这个功效。

更神奇的是,我当时并没有被喝伤,反而从那时开始喜欢上了椰青。

回来后,竟慢慢回味出椰子的椰香味,似乎这个后知后觉有点儿太延迟了!

之后,一到盛夏或者真的有些感冒、口渴的时候,只要有机会能买到椰青,还是会果断地买个,过过瘾。或许,这就好像小时候每次生病,妈妈做的“疙瘩汤”;后来有妞蛋时,爱吃的那碗“清汤面”,都是一种附加了感情的物件。

椰青,似乎也成了2018-2019年我记忆中的旋律色,就好像今年春晚上的中国色“群青、沧浪、凝脂”,那是一种情愫,一份感觉,一种记忆,也是一种生活方式或者某个定格在心间的镜头。

大姐为我开的椰青,包括之后在市面上买的椰青,都是老板已经开好并插了吸管,不需要我去动手。即使上次在山姆买的椰青,也是我家那位使出洪荒之力打开的,所以我都是坐享其成的那个人。

从未去考虑需要开椰青,怎么开椰青,难不难,等等。

这次看到我又抱了一箱“最爱”,我家那位微皱眉头,说“这次过年,你可以挑战一下啊”,“好啊,没问题”,我爽快答应。

看到他狡黠的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中计了,anyway,既然已经夸下海口,还是要开心的试一下。

我回想了一下当时在菲律宾大姐开椰子、市面上店铺老板开椰子、我家那位开椰子不同的情景,迅速给出一个大致的结论,开椰子应该不难,有窍门,至少是小技巧。

只是,我家那位开椰子时的“大刀阔斧”,以至让他感觉自己在“小阴沟里翻船了”,我认为多半是他的轻视和不以为然导致的。因为,他觉得这么简单的一个小物件,不需要什么技巧,只需力气和刀具。理工直男的思维,又让他实在不屑对生活中如此的小事去介怀或者计较,所以上次开完之后,只是不希望再开了,也就过了,不再去深究其方法和简便之道。

为了避免被“笑话”,同时,妞蛋还在满怀期待的看“博士”怎么开椰子,我还是要稍微认真对待一下的。

通过度娘的帮助,我了解到椰青其实就是青椰子。由于青椰子结果周期短,其椰子水清甜无比,解燥、解暑最好,并且能快速补充电解质等,因此很受欢迎。现摘的椰青非常新鲜,不仅椰子水好喝,椰肉的口感弹脆,又有很浓厚的奶香,十分好吃。

椰青,简单来说包括三层果皮(图1),最外面青色的外果皮,中间白色纤维壳的中果皮,以及里面棕色最坚硬的内果皮。三层果皮之下就是我们最喜欢的椰肉和椰汁了,整个学名为椰胚,椰子所有的营养都在这里了。椰子水又被称为液体胚乳,椰肉被称为固体胚乳。


图1 网络来源

我们在超市和市面上买到的椰青,是已经去掉外果皮后的椰青。大家在开椰青的时候,其实不需要把中果皮全部去掉,然后蛮力撬开内果皮。因为椰子内果皮壳上有个“软眼”,是整个椰子的软肋,也是后面整个胚发芽生长的出口。只要找到这个椰子的“软眼”,我们就可以轻松地、不费吹灰之力地喝到甘甜的椰子汁了,可以优雅地实现市场上管插椰子的造型(图2)。


图2 网络来源

第一个试验时,我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精准找到了椰子的“软眼”。

椰子尖头侧(图3,最右图蒂部),一般有三个“孔眼”,其中两个“孔眼”被称为椰子的眼睛,是“假软眼”;位置居中的那个是“三孔”之“真眼”,即椰青的嘴巴,也就是真正的“软眼”。真眼所在的部位就是椰子蒂的部位,与假眼相比,真眼更为脆弱,轻轻一捅便能捅开,假眼则更坚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