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红的石榴花 白的夹竹桃

已有 1754 次阅读 2022-5-31 14:44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IMG_20220529_151900.jpg

出门了!

回头望望小区的门,二个多月第一次出小区,再熟悉不过的今却看起来有点面熟陌生模样。从昨晚楼组长挨家签名领全家唯一名额的出门单,全家商量着让着我出门去溜达溜达,别憋在家里整天无所事事的。赶紧,报备签字,也就几个小时的外出间隙,自行车还是上午早早刚打过气,机会或许稍纵即逝。

到什么地方去呢?出了门,顿时有些茫然,公园还没有开,大型超市是不能去的,必须还要另外领券,没券去不了。走吧,吃大饼油条去,菜场转弯角的小店,也就去吃过一次,然而要说人间烟火气,非大饼油条莫属。街上稀稀拉拉的不时有行色匆匆的人走过,大多是像我这样的“家庭代表”,刚出来溜达的人,喜形于色,却对熟悉的街景不时显露多久不见的新奇和惊喜。

脚一蹬,大饼油条店并不远。远远望去,烟熏油腻腻招牌依旧,二扇半圆的玻璃窗用脏兮兮三夹板,严严实实遮着,看不到一丝店堂工场间里面的情景。原先人头攒动排队的地方,静静停放着一排排蒙着厚厚叠叠斑斓灰尘的各式汽车。看来,这副大饼油条是吃不到了。出门一次不易,继续去哪里走走,上“高德”搜索一番,周边还有啥地方可以逛的。

去“美兰湖”!按图索骥,GO!

离开以银色樱花著名的顾村,沿着宽畅的“沪太公路”直奔罗店镇方向。百年沪太路,上海的最长马路,路中央的绿化地里,一簇簇火红的石榴花在繁茂的绿茵茵枝条丛里,摇摇曳曳的火火红红,耀眼、爽亮。一骑绝尘,虽没有见到几个人,主道上也没见有一辆汽车驶过,依旧没有妨碍能出门的难掩喜悦,享受着好多日子未曾有过神清气爽的舒畅、舒坦。

忽然,公路对面横穿过来几个年轻人,直奔路边农家住宅。隔着高高钢丝网栏可以看到坐在门口“孵太阳”的二老妇,不约而同都扔下手里衣物,匆匆站起也奔过来。

“你们怎么过来了,怎么出来的?不要命了!“一老妇既欣喜又惊恐地问。

“今天门口放外面出来了。上海还没有死过人,不多我一个!”一稍年长些年轻人嬉皮笑脸的。

“真死了,咱哥就出名了。”后来的又一年轻后生不无调侃地插话。

“小棺材,怎么回去啊?”另一老妇挤上前,慌慌张张地问。

“回不回去,再说了!“又一年轻后生单手撑着马路隔离栏杆护手,腾身一越,边奔边呼喊似的……

一下子冒出这么一大家子。三四个大男人,七嘴八舌的抢话,争先恐后的闹腾,个个猴急似的扒拉着网栏,看来就差“上墙揭瓦”了。“五月榴花照眼明……可怜此地无车马……”人到这个年纪,见不得如此的,禁不住停下车,呆呆看着,他们在笑,我在一旁也跟着一起笑,傻傻的笑,不一会,却禁不住潸然泪下,眼泪夺眶而出。都说:父母在,不远游,如今隔着一条马路,也许已有多久不见,彼此该会有多焦心啊。流泪吧,让泪流吧,泪流出来会舒坦些,流泪有时候也会是一种内心共振的“放飞”。

陡然间,沿着慢车道后面跑过来一高挑女孩,全身紧身铁灰色运动服,戴着黑色大口罩,暗红的头绳束着长长马尾辫,一奔一跳地从身边跑步过去,矫健的身姿,青春的轻盈。“一朵佳人玉钗上,只疑烧却翠云鬟”如头绳是山石榴花般鲜红,那该会是怎么一景象,是帕特侬神庙的“雅典娜”女神,还是古道村落过来的下凡女仙……宽敞透亮的柏油马路,连片红红火火石榴花道,举目远望,空荡荡的天际之处,唯有一女孩在不紧不慢、一蹦一跳,充满年青生命活力的俊俏身影,渐行渐远。美人、美景,此时浑然添了一份“孤帆远影碧空尽”的凄美。

该往回走了,时间不等人。折弯处想着拍照记住这个有意思的日子:2022年5月29日。四处张望一番,马路上几乎没有一个人可以停下来帮着给我拍照的。有快递小哥匆匆闪过的身影,和穿白大褂志愿者紧张的走动,都觉得不便打搅,终究没张口。来个自拍吧,拉下口罩,汗流浃背的老汉,就是这个模样。

终于,有二辆电动车从后面不紧不慢驶来,红灯,停!一辆车上坐着二人打工模样的年轻人,听口音是外地来沪的。胖胖的坐后面,四处张望,指指点点,前面一稍显瘦小精悍的,一手把车柄,一手举着手机,口里还念念有词的在直播:这个地方你认识吗?要到你家了……另一辆车上是位女孩,也是举着手机在停停走走的拍照。难得有人同行,就在后面慢慢跟着。忽然二辆车都不约而同地停住了,打量着,原来他们在一处夹竹桃伞型树冠前,看到落地的白色花瓣,斑斑点点的黑白相间,铺满了长长的一段上街沿和慢车道。看那女孩下车了,将静静躺在地上一长落的花瓣,拍照,弯下身,蹲下在地上拢了一把白色花瓣,从桥的中央撒到慢慢流淌的河水里……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花开花落,难说下一个轮回。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340997.html

上一篇:从“盲审”说起……
下一篇:卡布奇诺的花语
收藏 IP: 101.86.90.*| 热度|

14 杨卫东 尤明庆 武夷山 李宏翰 夏炎 李学宽 张晓良 朱晓刚 刘德力 张俊鹏 宁利中 孙颉 郑永军 李璐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9 04: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