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长在当下的宠儿

已有 1978 次阅读 2022-5-2 11:18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IMG_20220220_073257-001.jpg

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光。

“咔嚓”一剪刀,书桌上杯子里的那几株大蒜,从“水栽”到收获,相隔十多天的光景,到了物尽其用的,为我所用。

足不出户的日子,除了米是赶在封控的前一个晚上,侥幸拎回来一袋,蔬菜也到了坐吃山空,见底了。翻遍家里的角落,原本“战略贮备物质”咸菜,也没见踪影。老伴一贯反对吃咸菜,架不住喜欢,改为“适时”放开,所以家里一般是有咸菜的,没了也只能没了……

楼栋里开始组织起自救的团购,有蔬菜,价格是高些,高就高些呗。老伴还在盘算价格,要翻几倍了!“沙漠里,就是黄金也换不回一杯水”,一言九鼎,说话还是算数的。蔬菜终于来了,因为是“盲盒”,原先也不知是什么品种,只知道是大概的几斤,大约的几种品种。也行,这个时候谁还在乎这个,聊胜于无。民以食为天,老祖宗说话有道理,没有比眼前的吃饱吃好更重要的事情了。

断断续续的来了几次,邻居隔壁又送来些,蔬菜的行情趋势看缓。一包又一包,多的时候,洗干净水里撩一撩,放冰箱里冷冻。办法总比困难多,绿叶菜放不长,用纸报起来,放在阳台上。见一小扎绿油油的小“葱”,随手剪下根须,清水洗干净,挨个剪成小段,放冰箱待以后备用。青白的根须用水养起来,期待成材成料,以备不时之用。

寻出一只杯子,是出国参加会议发的,平时还真舍不得用,放在书柜高处,颇有些自鸣得意的欣赏,如今也要其一起沾沾光。腾出里面的小碎件,洗净,放水,搁在书桌一角,与高高的屏幕起排。阳光照进来,根须渐渐萌发出细梗,寥白的,渐渐的长高,变的有些发青,绿绿的青,渐渐的长高了,与旁边屏幕要齐平……

看着她一天天在长大长高,治愈、安谧,她看着我在看她,一副不屑的清高、淡淡样。默默宅家的相随相伴:晨曦破晓、阳光普照、雨丝满框、万籁俱寂……

满心喜欢,终于等到以为可以“显山露水”时候。关照老伴,烧菜的时候,如果需要点缀的、调味的……可以用我放在桌上的葱了。

“这是大蒜,不是葱。没有种过田的,抓紧辰光多学学……”

哦!是蒜。瘌痢头孩子自己喜欢,是我栽种的都是好,要让其发挥最大的作用最大影响。都这个时候了,还葱的,蒜的,蒜比葱更有味,蒜比葱更有形,蒜比葱更有颜……晓得伐!

终于有一天,楼栋群里看到一则有人要大蒜的消息,“天生我材必有用”,急切地等待回话。与其说是让其发挥最大作用,还不如说是也该吾长长面子、露露脸的时候到了。

“我有大蒜,只是少了些,可是保证新鲜。可以送货上门。要的话。”也算是为楼栋居民出一份力,难得有机会出份力所能及的力吧。

“谢谢叔叔 已经有了 感谢您家桌子好干净 真的一尘不染”没多久,来了回话。

以上是原话,标点符号被省略了,读起来就像是读文言文,当今的年轻人,网络用语就是这样的,这个我还有些懂的。可好没有面子,好没有成就感,仿佛“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烂了!烂了……”放在阳台上的绿叶菜,外面裹着厚厚的干纸,装着塑料袋里挂在晾衣架上,原本想是可以透气、凉快些,可架不住气温在节节高升,比不得北方的冬天,就像有个冰窟窿,放在阳台上可以太太平平过一个冬天。

刚才遇挫已是一阵的郁闷,再看到一大坨的烂糟糟菜叶,和水汪汪的软不拉耷杆子,虽说“千金散尽还复来”,可也架不住“滚滚长江东逝水”,泛起了一阵一阵的心痛心酸。多的时候撑着,少的时候饿着,谁知道再一次的“盲盒”啥时候可以来,如今到嘴的菜就这样没了,岂不知,前面还经过有多少人:种菜的、运菜的、送菜的……

书桌上的那杯“葱”,若不是计划调配轰趴了去菜市场买菜,应该是不会有如今受此殊荣待遇的,欲如长在当下的宠儿。

割了一茬,期待不多日子后的另一茬,这稀稀拉拉的几根“葱”又能抵得过几天的“蒜”啊。

日子,就是在一种需求、幻灭的过程中,重新升腾起另一个期盼、祈祷中往复。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336652.html

上一篇:挚爱
下一篇:我的教授朋友

16 武夷山 李学宽 尤明庆 李宏翰 刘钢 宁利中 周忠浩 张俊鹏 张晓良 刘玉仙 孔玲 陆泽橼 杜占池 张鹰 刘秀梅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7 02: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