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小雀儿 精选

已有 2436 次阅读 2021-11-16 08:24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震旦鸦雀.jpg

路过一小区,正门口旁耸立着几株较大香樟树,枝叶茂密如云冠,密密匝匝叶丛里传来叽叽喳喳的麻雀叫唤声,透过摇曳的树叶可以看到三三二二忽隐忽现、欢快跳跃的小雀儿身影。

没有比“雀跃”更能形容那一刻这群小精灵的喜悦和自信了。忍不住停下匆匆的脚步,驻足张望着熟悉而还未见过面,又一群新的朋友们……

童年的时候,记得老屋的屋檐下,常年有一燕子窝。春来秋去,一窝就是一个家,那是阿孃的宝贝,也是我的朋友,唯有这个时候,会安安定定地坐在石台阶上看它们掠空飞过、碎言呢喃,待雏燕破壳而出时,那真应了“有家的孩子真幸福”,其乐融融。同样是小鸟,那时的麻雀可属于“四害”,该打该杀的份,乡间田头,敲锣打鼓让它们无处落脚,赶尽杀绝,容不得有一安定安生的角落。

故乡的田埂小路常是蜿蜿蜒蜒,印象中好像也只有到外婆家的路,相距十几里地,从围海的塘堤上走去是直通通的,还有一条小河浜一路相伴,路上有几个凉亭,是供路人歇息的。炎热的夏天,塘堤上路人稀少,凉亭四处开阔处,有人来晾晒过稻谷,没有打扫干净的,自然就成了麻雀群居歇息的好地方。阿孃不在身边,就是“猴子拜大王”的时候,待麻雀群体哄然而来,乱营丛中抓来一只跑得慢的,小麻雀一路就没有个安分,到了家还是乱蹦乱跳的挣扎着要逃。幸亏人小力气小,还算好,没有把它给掐死了。马上竭尽我所能,腾出纸盒做房子,抓来小虫喂食,本以为让其衣食无忧,却始终不吃嗟来之食,不受牢笼之灾,连个正眼都没有给过我。脚上给系上一小截细绳,依然跌跌冲冲要站起来,绳被扣得越来越紧,以后就半眯着眼睛,似开似闭,沓拉起脑袋,渐渐的,原本油光的毛发都渐渐变得干干蓬蓬松松,逝去的是活下去的那部分生气。我俩僵持着,一边是给好吃好屋,变着法子的耐心伺候,一边是倔、犟依旧,不理不睬,延续好几天,终没能留住这个小生命,惹得阿孃在耳边念叨了好几天“作孽、作孽……”

以后也养过一些鸟,有五彩鹦鹉,尖尖的嘴,也算叽叽喳喳的热闹过一阵,说是能学人说话,可终究没有说过一句像样的;也养过小巧的画眉,鸣声悠扬婉转,悦耳动听,着实惹人喜爱,可没多久就连笼子一起被贼人“带”走了……

万物皆有灵,“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何况是一条条鲜活生命,以后就没有再养过麻雀。就是可以养,如今,小雀儿已经被荣列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要养也不行了。况且那些小生灵前辈们的矢志倔强、以命相抗,也无人再会斗胆去豢养不愿苟且、“赖活不如好死”的后代,而自由自在的小精灵则得益于前辈的涅槃,给人们带来了好多好多的愉悦。

“而今而后,庶几无愧”,给下一代有了一片“雀跃”、“翱翔”的蓝天和阳光。


-------------------------------------------------------------------------------------------

借用戎可老师的“震旦鸦雀”作为题头图。有留言“近年,不少人建议震旦雅雀为上海市鸟”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312583.html

上一篇:枫叶染红的时节
下一篇:召唤

24 刁承泰 李宏翰 郑永军 尤明庆 张晓良 李学宽 孙颉 刘旭霞 晏成和 李东风 黄永义 李毅伟 鲍海飞 王飞 李建国 宁利中 康建 范振英 刘炜 张鹰 简小庆 胡泽春 马鸣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0 09: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