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fotainment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cifotainment In between the two cultures

博文

荷兰行小事记 精选

已有 2642 次阅读 2014-8-21 18:12 |个人分类:吾省吾身|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换脑子换脑子。扫了一眼国基,感慨,随便一个学校都是百位数的立项,想想社科一般学校能有两位数立项就厉害了。外语的还限项,一个学校不能超过五项,感慨之余唯有再感慨。感慨什么?女怕入错行!

八月在荷兰呆了两星期,一个星期上课,一个星期瞎玩加瞎工作。回来后一直想记录下来一下这半个月经历的一些小事情的感慨,久久未能成文。今天外面风雨欲来,不能去爬山了,就来码字吧,也有些体力成分,只要能成功换脑子就可以了。

阅读

在荷兰住的是四人间,既为了省钱,也为了更深入体验生活。这个住经济酒店合间的习惯是读博时候养成的,那时候学校对我们出去开会都是给per dim,就是每天的补助固定,不管你自己花多少,我就习惯了住青旅这些地方,省下来的钱用来玩。房间里除了我这个permanent  resident以外,其他就是铁打的床架流水的房客。很多都是欧洲高中毕业女生,在大学前出来旅游作为graduation trip,也有一些来欧洲出差的白领,跟我一样的小农意识,为了省钱去玩,就住合间。感触最深的就是她们的阅读习惯。每天回来梳洗完毕以后我一般坐在床上工作,我是迫不得已,每天都在deadline的路上赶着,而她们则是坐在床上看书,各种书,我有时候还八卦地问她们看什么,有人看哲学,有人看历史,有人看文学作品,当然也有人看lonely planet。有不少带了好几本书,看完一本接着另外一本。我想,如果是我在外旅游,一般也会带上书,装一下还是要的嘛,但往往回酒店倒头就睡了。所以看到她们的习惯,我还是颇受影响,把一本放我床头很久没看的书看了不少。

坚持

还是那些流水的房客给我的印象。每天她们回来除了看书之外,还会写日记。有一个瑞士的小女孩已经写了好几本了,有个澳洲的女孩也快完成一本了。每天趴在床上很认真地写,我说你们写什么呢?她们说写看到的人和事情啊,比如刚才跟你关于中国的对话就要写下来。我想,我都好久没写blog了,总是打着影响工作的旗号为自己的懒惰开脱。好几个晚上有冲动写一篇,但不是说冲动是魔鬼么,我就'理智'了两把没写一篇blog

刨根问底

作间隙周末去了德国一个朋友家里玩了一趟,他们的好奇和刨根问底让我简直就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我到科隆就给朋友打电话告诉他们我大概到他们镇上火车站的时间,他问我现在在哪里,我把站名告诉他们了,他们说他们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到。可是我错过了一班火车就晚了二十分钟到,他们表示很奇怪,我没赶上跟他们说的前一班车也可以赶紧接着的另外一班,到达时间是一样的,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啊,错过了就错过了,没多大的事情啊,我也压根没想要多问。到了他们家男主人第一时间去查时刻表,发现他之前认为我应该能赶上的那趟车周末不开,然后才释然。当他告诉我的时候我被触了一下,我觉得自己已经太习惯于这个世界一切正常和不正常的事情,质疑一下的念想还没冒出来就被我的不知道是懒惰还是什么给扼杀了。去年我去过他们家,他们带我去了莱茵河,然后回来在地图上告诉我具体的地方,我没往脑子去,当时也没想着要记住,好像感觉我去看了个热闹就mission accomplished了(他们带我去的地方挺冷清的,不是世界闻名的旅游景点,所以连热闹都没,我就更没记住了。这有点昧良心了,其实当时那厚重的历史感和他们的解说让我非常震撼,只是我自己没记住!)。这次他们带我去Xanten的一个罗马兵团遗址(LVR-RomerMuseum)看了,回来同样在他们家客厅一面墙的那个大地图上告诉我是我们去了那里,开车路线时怎样的,顺便问我一下,去年我们去的地方在哪?我支支吾吾,费尽所有脑细胞还给蒙错了。我说我是地图盲,地理没及格过。朋友说,正是因为这样你才要看,才要了解。然后早餐期间我们谈到一些中国的话题,所有话题都基本是只能问一个问题,第二个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我汗颜自己,更汗颜的是我总是知其然就停止了,甚至有时候连知其然都不期待,更不要说还要知其所以然。

尊重

走的前一天研究合作者开车带我去了Nijmegen的莱茵河和摩西河交汇的小镇(Grotingham拼法似乎不对,回头再查来确认),回来的路上他女儿睡着了,但在她睡着之前她跟我说了我要跟她一起回她家看snow white,我也答应她了她就满心欢喜地睡过去了。快到他家我看时间不早了,想着要是到了她家我恐怕走不了了,就让他把我放到一个有公交车去火车站地方,因为我晚上还要去一个朋友家吃饭,他说You'd better ask for my daughter's permission first.刹那,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从来没有意识到哪怕是小孩子的话,我答应了就要做到,哪怕她只是个四岁的小女孩,我也要尊重她。我于是没敢趁她睡着时候溜走,乖乖地陪着她回了家,看完snow white,她还是不愿意我走。她爸中间不停地提醒她我晚上还有事情,我们的玩耍该结束了,我要走了。她一个要求接着另外一个要求,终于过了十来分钟她爸爸把她说服了,她同意我走了,有点不情愿地把我送到门口,我跟她拥抱再见,她慢慢意识到我真得要走了,就接受现实了。然后也给我一个拥抱就让我走了。

认真

我跟研究合作者合教一门暑期班的课程,课程内容跟我们合作的项目相关。这门课程去年我们已经上过,学生已经彻底不同,要按国内的习惯,炒炒冷饭就可以了。去年他的课内容就非常丰富,我们的合作教学也算是成功,在我看来完全可以再用。但等我进入课堂我发现他几乎把内容全部更新了,为了这个还啃了好几本相关的书。我变得非常被动,也非常尴尬,因为我基本还是去年的内容,后来不得不临时加班加内容。其实他之前邮件已经大概跟我说清楚了他要讲的内容,我按理说是知道他今年要加很多新内容,只是我一直以我的不认真去想他也不会真的那么认真。But he meant it。每天我们上完课都一起谈一下当天的课,然后讨论第二天该进行什么调整,特别是在我讲完的那天,他很仔细地跟我谈了我的课在结构和内容上可以怎么调整来提高。那天旁晚,一直都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因此我总跟合作者说,每次的合作之旅我的收获都很大,我觉得我比学生学到东西多,我该给你交学费,而不是你给我报销。合作者说,你们这些中国人啊,成天就想着钱,觉得用钱能搞定一切问题,回去好好写论文才是正经。但其实那些上课的内容和技巧并不是我想不到,而是我没有意识到我需要这样去做。还有一个周末我去看了一个画家Vermeer的博物馆,回来以后觉得自己收获良多,然后邮件跟他商量一些合作事情的时候就顺便跟他汇报了一下我的感悟,没想到我200字的邮件引来他洋洋洒洒一大篇的关于画家历史、符号学和艺术的讨论,让我意识到自己真的是井底蛙。我在回复了跟他讨论了一些观点,本来可以继续进行很好的学术讨论,结果还是因为我骨子里缺乏的求知欲而让这场讨论越来越无趣,越来越简短。

这次荷兰行所经历的一切,无论大小,都能让我感悟人生,感悟学术。是为记。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179982-821230.html

上一篇:敷衍教学文化与精致科研利己主义
下一篇:搞语言的人从医患对话看医患矛盾

14 李健 庄世宇 曹聪 朱晓刚 刘旭霞 张鹏举 李璐 王晓明 翟自洋 刁空非 强涛 anonymity tokidoki rosejump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5 23: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