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baoli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enbaolian

博文

为了忘却的记念

已有 2355 次阅读 2021-11-17 10:19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今晚的月光格外明亮,走在静夜的街头,一轮昏黄明月,衬在灰蓝的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彩,仰望月空,一声轻叹后,总觉得应该写些东西,其实这个念头一直萦绕在我脑海几个月了,此情此景,更觉得应该这样!

鲁迅写纪念刘和珍君,是在刘和珍追悼会会场外,一位程君,对他说刘和珍生前很爱看他的文章,建议他写些东西,鲁迅也觉得确有必要,虽对逝者毫不相干,但对生者怕也只能如此了!于是因为鲁迅写了这篇文章,我们才会有意识想起刘和珍,甚或关心刘和珍生平!而我,此时要纪念的却是我的弟弟!

我弟弟小我三岁,我是看着他长大的,家族之中怕也只有我常写些东西,对于我而言,清晰记得他的过往,而对于侄辈,却很难知道在他们记事以前,他们父亲——也就是弟弟的过去,特别对我小侄子而言,弟弟走的时候不过两三岁,等待成年,回忆起来对他的印象只能是模糊的,想起来是一件很悲伤、很无奈的事!

人都会老去,待我将来也记不起年少旧事,更是无法释怀的!父亲走后,才想起他的青年少年对我而言竟然一无所知,所知道的也只是小时候长辈说起的只言片语,很难串起,更很少有那时照片,还好父亲当过兵,还留下几张当兵时照片!

弟弟生于1971年农历228,传说中四年才过一次生日的日子,家里小时候每到二月最后一天就给他过生日,那时的孩子很盼望过生日的,可以吃上一顿好吃的,好吃的这个概念没有定数,反正我记得母亲有次对我说后天是我生日,想吃啥?我不假思索说大米干饭熬白菜!这是盼望已久的!

我小时候总欺负弟弟,母亲经常给他弄点好吃的,我就想办法分一些,跟他要他不给,就哄他说要不这样:我分你来挑!小孩子好糊弄,一听要他挑就同意了,几次下来被母亲发现,斥责我说你肯定分一般大,就会糊弄弟弟!两个舅舅都喜欢弟弟不喜欢我,说弟弟机灵,说我笨!弟弟也总爱住在姥姥家,每到假期一住就半个月,在那结交了很多小伙伴,经常跟我说起。我很少单独住在姥姥家,有次自己住在姥姥家,听舅舅与姥姥低声说生产队丢了东西,找到偷东西的了,是小二,把小二抓起来了!我当时吓坏了,应该脸色煞白,浑身哆嗦,话也不敢说不敢问,小舅舅看出异常,说不是你们家小二,怕啥?我这才缓过神来!姥姥家当时属于河北,离我家有三十里路吧,也不怪俩舅舅说我傻,弟弟小我三岁住家里,我就想不到,还吓得够呛!我五六岁的时候还分不清左右脚的鞋,总穿反,母亲没办法做了一双直鞋给我,咋穿也不会反了,二姨看见哈哈大笑,说还有这样的傻孩子,但姥姥从不说我,反而说这孩子实诚!

在姥姥家我一样糊弄弟弟,有次我和弟弟同住姥姥家,舅舅带我俩去买糖,两毛钱,20块,一人10块,我总想办法从他那敲几块,一来二去他只剩两块糖,剩下的都在我兜里,其实我也不吃,让舅舅发现,又重新给我俩均开!

弟弟上学时候,我堂兄高中毕业考上了中专,有段时间代课,正好是弟弟的班,弟弟就不好好上学,有时坐在课桌上,堂兄说他几句也不听。后来妹妹得了麻疹,传染病,天天躺炕上输液吃药,别人送了不少水果给她,其实也就是酸梨,弟弟馋,蹭吃了几个,给传染上了,也躺了几个月治病,待到病好了,再去上学,跟不上课更加不好好学,其实弟弟应该说比我聪明,只是没赶上机会!

我很小就开始干农活,小学或是初中时候,已经记不太确切了,与母亲弟弟妹妹干农活之余便是填坑——我家院子后面是个大坑,拉个小平板车挖来土,一点一点把坑垫平,基本一个假期不干别的,花了几个月吧,才填平,种了菜。

我上初中时候,总做的事就是与弟弟一起爬山,采蘑菇、摘酸枣,最得意的事就是有次摘了好多杏子,几大筐!以后每逢假期,我俩都会去山上玩,甚至到我成家以后带孩子回老家时候,还依然如故,我俩和妹妹带着几个孩子去爬山,摘柿子、捡栗子,其乐融融!

我后来以全校(乡中)第一的成绩考上县一中,也给弟弟和妹妹暂时树立了一次榜样!我那时候,每到寒假,没别的可玩,就会买上几个乒乓球,五分钱一个,我和弟弟妹妹坐在土炕上,拿下一床被子盖着腿脚,披着棉大衣,窗子四处漏风,屋里一样很冷的,拿个纸板坐在炕上颠球,看谁颠的多,印象里至少两个冬天都是这么过来的!

我读了大学后,弟弟也就辍了学,初中毕业后不再读了,去床单厂上班,每次开学,他和父亲两个人骑着自行车送我去几十里外的车站,一个人载着我,一个人载着行李,一直到大学毕业都是。

在我上大学时候,弟弟为主、父亲下班也一起,做了一件大事——院子里挖了一口井!弟弟后来说,挖井风险很大,老塌,十几米深一个人拿着铁锹往下挖,光着脚站在水里,拔凉拔凉的,挖很大的坑,不断抽水,挖的土石放在筐里往上拽,花了几个月时间。家里的农活也自然都落在弟弟身上,他一直是主力!

弟弟辍学早,结婚也早,我大三的时候有了大侄子,每到假期我便多了一项工作,看孩子!我也是很喜欢小孩子的,大学毕业后上了班,经常回家很大程度上想孩子了。

后来弟弟与弟妹买了农用车做买卖,卖服装小百之类,追集出摊,饥一顿饱一顿,一出就是一整天,后来装镜子,去过承德、北京等,有时候一出就几天,母亲也一直担心。

弟弟的婚姻并不幸福,离异再婚。这期间不再做买卖,妹妹这时候看他没有事干,就让弟弟跟她一起做生意,处处照顾弟弟,骨肉情深,现在回想起来可能反而不一定是好事。

弟弟喜欢抽烟喝酒,这一点有点随父亲,父亲走后,我把烟酒经常拿给弟弟,也可能害了他。大家都各自成家,各自有孩子,各自有事业,不像小时候总在一起,但我们三个却一直是村里的榜样,村里人总说你看闻家兄妹三个,各个能干还孝顺,兄妹三个还团结!父母也一直以此为傲,说咱村里像你们仨这样的真少!

弟弟手很巧,做什么有模有样,车开的也好,与妹妹一起做生意,基本都是妹妹出面,他只是开车跟着送货,弟弟心地善良,加入了蓝天救援队,也救援过不少人——后来推进电视台天津电视台播出了他需要血液,蓝天救援队队员和很多热心市民特意来给他献血——这是后话,后来有了小侄子,他还很自豪的说:人家都说我总积德做好事,给我有来了个小二!但幸福的日子突然戛然而止,弟弟查出白血病,妹妹当时就哭了,我当时在厦门正要谈合作,当即买票飞回,晴天霹雳就是这吧,这是谁都没有想过的,但是都抱着希望能有救!况且我与他配型十个点全相合,茫茫之中看到了一丝希望!

我一直认为他不会性命之忧,但后来情况越来越糟,去内蒙出差,朋友送了我们几个每人一件礼物——圣旨金牌!我很高兴,吉兆!免死金牌!但到机场打开盒子一看,当时心中咯噔一下,盒子里竟然空空如也!我赶紧提醒他们几个看看,人家都有,只有我是空的!一丝不详掠过心头,赶紧给朋友电话说是空的,朋友说快递补上!

我拿着金牌去到医院,还与他说给你求了免死金牌,很灵验的!但挣扎到最后还是没能救回来!

小侄子很小,我抱他在怀里,弟弟出殡的时候他还揪着我的脸,看着我满脸泪水问我:大爷你哭啥?他这么小,却经历了人生最痛苦的事还一无所知,待到他长大,留给他的可能只是模模糊糊一片而已,甚至记不清他的爸爸长什么样子,前几天我梦见了弟弟,感觉还是他病时候,对他说你啥都不要管,安心治病,钱我们来想办法,醒来才意识到人走了两年了!

弟弟最后安息在我们常去的山上,这也是他曾经最喜欢去的地方!

也许我会忘记,但至少,现在还记得,虽是零落终还能成文,也以此纪念他吧,也让他的后人能知道一些不曾经历的事情!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152260-1312766.html

上一篇:大道至简——复杂问题简单化
下一篇:院士随想

11 郑永军 李宏翰 孙颉 李学宽 周忠浩 杨正瓴 夏炎 王飞 王玺智 张鹰 葛素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8 09: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