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renmi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uarenmin

博文

繁忙的五月

已有 3060 次阅读 2010-6-11 15:10 |个人分类:未分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偶尔点击一下自己的博客,才发现已经那么久没有更新了。惭愧!

可以为自己开脱的是:五月的确有点忙。除了正常的上课、评审论文等事情外,还有几件事赶到了一起。

首先是学校规定07级的研究生必须在五月底之前完成答辩。我名下有07级的博士生、硕士生各一个。那位博士生因为有另一位导师实际指导,所以我还算不多操心;但那位硕士生则不一样,因为去年暑假生了一场大病,现在初愈不久,尚在休养康复阶段,所以是否答辩成了问题。这个来自农村的孩子,肩上担负着改变自己命运和家庭面貌的重任,好不容易读到研究生,眼看曙光在前,怎能功亏一篑!下决心参加答辩,无奈体力不支。反复权衡利弊,难免患得患失。作为导师,我能做的一是劝他以身体为重,不要勉强,二是对他的论文初稿进行修改整理补充完善,使其达到硕士论文的要求,确保能够通过答辩。因此,从五月中旬开始,为了究竟是否参加答辩,几乎每二、三天就会有一个变动;而拟议中的答辩时间,也一再推迟,一直延到62号。终于在530号那天的晚上,他打电话给我说决定不答辩了——于是他和我都松了一口气。

五月是自然科学基金评审的时节,绝大部分的基金都要求在530号前评完;而我是既不会马马虎虎、又一定要如期交差的人。所以对我来说,20份基金的评审也算是颇费时间精力的一件事。

作为执行973课题后三年的安排之一,五月份一起考察赣南几个矿山是早就与江西有色地勘局同仁约好了的事,所以必须如约前往。不过由于时间太紧,我最后还是提早回南京,留下博士生小李继续进行野外工作。

因为6月份要去美国参加Goldschmidt会议,所以必须到上海的美国领事馆去“面谈”、录指纹,才能拿到赴美签证。领事馆约定的时间是512815分,我11号傍晚就去上海,第二天一早到了南京西路梅陇镇广场8楼的美国领事馆签证处。好家伙!竟然有那么多人在排队等候。好不容易排到了门口,却见一名工作人员出来宣布一个坏消息,说“电脑系统出故障,正在修理,请耐心等候”云云。门内门外一片惊愕,几个上海本地阿姨连呼“中头彩”。大家似乎也只能接受这一事实,因为谁也不想放弃;而且总以为快好了快好了。没料想,世界头号强国美国的领事馆,系统坏了也不是三五分钟就能搞定的,这一坏,就坏了1小时40分钟!这正是考验大家的耐心了——因为所有人都不能带包和手机的,所以是名副其实的“干等”。不过,与参观世博会的排队相比,这个意外事件让人等待的时间可能是小巫见大巫了。其实真正的“面谈”时间很短,也就几分钟。我走出梅陇镇广场已经是吃中饭的时间了。幸亏买的返程火车时下午2点的,否则就可能误车了。

五月的另一件事是我们62级大地化专业同学的聚会。据说1962年是(文革前)高考最难的一年,招生人数也相对较少。南大地质系62级全年级一共89人,其中所谓的大地质专业(包括构造、水文和古生物)39人,大地化专业(包括岩矿、矿床、地化、铀矿)50人。由于是在“文革”高潮期间的68年毕业分配,所以全年级没有一个人留校任教,绝大部分人被分配到边疆到基层;尤其是我们大地化专业的,几乎70%都到了大西北。我“有幸”成为全年级唯一一个通过考研后留在母系任教的,因此,同学返校聚会这类事,肯定是非我莫属;安排日程,发E-mail或短信或打电话通知各位,宾馆、餐饮、游览景点的预定,找车……,再忙再累,也只能抱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想法,一样一样地去做。23~25号,28位同学聚会南京,占目前健在的44人的64%,还比较令人满意。作为主要的组织者,当我看到老同学们在餐桌上眉飞色舞地相互敬酒、在汤山大石碑旁兴高采烈地回顾当年地质实习、在夫子庙的璀璨灯光下惬意地漫步的时候,我从内心深处感到无比的欣慰。

繁忙的五月终于过去了。原先计划在五月要做但实在没时间做的一些事,例如到东华理工大学去上课等,也已经在6月初补做了。久违的博客也不能再继续荒芜了。于是,就写了这一篇流水账,来填补这个gap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15072-334437.html

上一篇:玉树不倒 青海常青
下一篇:麦当劳

0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8 12: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