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renmi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uarenmin

博文

南汇,我的外婆家 精选

已有 4408 次阅读 2009-5-14 13:14 |个人分类:杂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前几天见到一条不大不小的消息:“国务院批复同意撤销上海市南汇区,并入浦东新区”。说这条消息不大,是因为关心此事的人在全国人民中可能只是极少数;说它不小,是因为这是由国务院批复的,而且又紧密地与最近上海市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宏伟目标联系在一起了。
这条消息,使有关的政府官员意气风发,使涉足浦东的房地产商受到巨大鼓舞,使股民们多了一个炒作的热点题材。这条消息也引起了我的关注,原因仅仅是:南汇是我母亲的故乡,我的外婆家。
外婆家在南汇的新场镇。近几年我才知道,新场镇是整个浦东地区唯一保存较完好的古镇。现在,它已经被冠以“历史文化名镇”的称号,成为一个旅游景点了。
每年到外婆家去过暑假,是我童年记忆中最美好的片段。
记得从十六舖码头乘轮渡过黄浦江到东昌路,然后乘汽车,一路上怀着欣喜,经过北蔡、周浦、航头…,终于到达了新场。
印象中的新场镇主要是一条南北向的长街,而汽车站是在镇的最北边。下了车就一直沿着那条用青石板铺成的街路向南走。那条街并不宽阔,由于有好几条穿镇而过的纵横河道,所以每走几百米就有一座马鞍形的石拱桥,沿街还矗立着几座高大的石牌坊,这些都使得车辆无法通行。街路旁边的民房,一种是有钱人家青砖黑瓦白围墙的大宅院,数量较少,一般都在镇的两头;另一种是二层楼以木板为主的门面房,除了住家,还有许多商铺。少年时代的我并不懂得欣赏和领略这小桥流水的江南古镇风光,只是急冲冲地踏着这青石板的长街,赶紧向外婆家走去。
新场镇上住着我的两位姨妈,是外婆5个女儿中最小的两个。真正的外婆家还在新场镇以东约6里路的乡下;而乡下才是我最向往的地方。从新场镇到乡下的外婆家,可以坐船——那可是真正的“摇啊摇,摇到外婆桥”了。不过,坐船的机会不多,大多数情况下都只能步行。虽然天气很热,但是我一点也不在乎,戴上一顶草帽,就跟着大人们“pia-pia”地上路了。
外婆是个小脚老太,生性善良,待人和气,话语不多。外婆家的房子虽然只是几间普通的农舍,但对于住惯了上海老城区鸽子笼的我来说,已经足够宽敞,我们几个小孩完全可以在屋子里玩捉迷藏了。房子紧靠着一条小河,河边有好几棵枝叶繁茂的大树,在盛夏中带来清凉。
我在外婆家一般上午看看书,去世的外公留下的书籍很少,大多是三国、水浒、封神榜、七侠五义之类,但是已经足够我这个小学、初中阶段的学生阅读的了。吃过中饭就在门板上睡一个长长的午觉,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却也是最安静的时候,有时连蝉儿都可能觉得太热,所以也没有劲头叫喊了;空气象是完全凝固了似的,没有一丝活气;而朝远处的稻田里望去,你能看得见一片水汽在冉冉升腾。
下午是自由活动时间了。我们经常的活动是去捕捉各种昆虫,拿一根芦苇杆,把细的一头折弯三下再用线紮好,然后到树丛中或墙角落里去卷满了蜘蛛网,便做成了一个粘昆虫的拍子。飞来飞去最多的就是白蝴蝶,但是我不太喜欢它,因为它身上有许多白粉,我总怀疑那是有毒的。我喜欢一种黑色的蝴蝶,模样和飞的姿势都比较飘逸,大人们叫它“梁山伯”。彩色的大蝴蝶非常少,偶尔见到,那是要拼命追捕的。除了蝴蝶、蜻蜓这些常见的昆虫外,能够捉到的还有知了、螳螂、天牛、金虫,甚至大苍蝇和牛蝇等。所有战利品的最后处理就是喂了外婆养的一群鸡。
钓鱼和钓青蛙(当地叫“田鸡”)也是我喜欢的事。因为毕竟还是孩子,静不下心来,所以钓鱼只能钓一些小小的川条鱼。钓青蛙则要到那种水里长满浮萍、岸边长满芦苇的池塘边去钓,用的钓饵竟然就是田里、场上经常见到的小青蛙。我们抓住小青蛙后,把它紮紧在钓线的头上,然后手拿钓杆不停地上下动,引诱大青蛙来扑食。一旦觉得大青蛙咬住了饵,便也象钓到鱼一样赶快用右手把钓杆往后甩起,用左手来抓住上钩的大青蛙。外婆在我的腰上系一个围裙一样的“花袋”,是农妇们采摘棉花时用来装(棉)花的,就用它来装钓到的青蛙。我后来觉得奇怪:俗话说“虎毒不食子”,难道青蛙却专门吃自己的孩子?得到的回答是,大青蛙“眼神”不好,它根本看不清楚那跳啊跳的是什么东西;而且,护犊之情可能也只是高等动物才有的吧。
印象很深的是有一次钓青蛙时钓到了一条蛇,我吓得扔掉钓杆没命地快跑逃回家。
偶尔我也会跟着其他孩子到河里去游泳,但是好像我生来怕水,总会紧张,有一次还差点淹死,幸亏舅舅及时下水救我一命,于是便更加缩手缩脚了,终于没有利用这个大好机会增长一点自己的水性。
在外婆家里,很少有大鱼大肉吃,更没有山珍海味,但是随时可以吃到新鲜的番茄、黄瓜,以及各种小的香瓜甜瓜。还有一种叫“甜芦粟”的——我实在不知道它的正确写法或学名叫什么,有点像北方的高粱,把成熟了的杆子沿它的结节斩断成一段一段后,撕掉皮吃,也很甘甜。喝的则有大麦茶、绿豆汤或绿豆粥。还有一种放了红豇豆一起煮的米饭,也别有风味。如果母亲在的话,她就会做很好吃的塌饼。
晚饭后,在场上摆开各种竹榻、藤椅,搁起大大小小的门板、床板,一家人手执蒲扇,边乘凉边聊天,这也是一天中最开心的时间。习习凉风吹走了白天的暑热,满天繁星启发着人们的话题,我们或坐或躺,或听一个人讲故事,或七嘴八舌说笑。这时候大家都充分地放松四肢,愉悦心情,只有外婆还在忙着为我们端茶倒水,洗瓜切果。不时地还会有萤火虫飞舞过来参加我们的party。远远地向西望去,地平线上方总是红亮的一片,大人们说,那里就是灯火辉煌的上海(浦西)。于是,我就会扳着手指头计算还有几天就要回到那里去了。
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记忆虽犹新,但我的童年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我想,当年那种素朴的田园风光、闲适的农家生活,可能也随着时代步伐的加快,同样地一去不复返了。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15072-231815.html

上一篇:晒晒我的政协提案
下一篇:安全第一

1 李光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3 05: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