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z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czeng

博文

芍药

已有 1284 次阅读 2022-5-1 14:09 |个人分类:诗词|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樱花大道

IMG_20220501_081618.jpg

樱花

IMG_20220501_082639.jpg

    牡丹花

    昨夜忽然想到校园内牡丹园中的芍药是否快要盛开了,好像在等待一个久别重逢的故人。早晨七点多出发,径直来到牡丹园。令人吃惊的是,牡丹园西边干干净净的樱花大道铺满了昨晚谢落的紫红色樱花。在晨光和树影下,斑斑驳驳。树上的樱花所剩无几,偶有寥寥几枝。

   “孤赏白日暮,暄风动摇频。”时有微风吹过,花雨纷纷扬扬,有如天女撒花。吹落到身上,好像入洞房的新人,全身上上下下、从头到脚都披上花瓣;吹落到两旁的松丛上,有如在绿色地毯上印上了鲜花,煞是靓丽;吹落到园内的松土上,花骨和花萼横七竖八地摆着,如同发生了一场花神大战,战场上尽是丢盔弃甲。

    部分牡丹似乎也遭受了类似樱花的经历,好像被昨夜的雨水洗劫过似的。从路面上来看,我无法确认昨夜下过雨。但从花骨、残花、败叶来看,却有深深的痕迹。残枝下存在着层层叠叠的花瓣。露水不可有这么大的影响。“庭院深深深几许”,“无计留春住”“落花流水春去也”,的确有些令人伤感。万幸的是,也有许多牡丹依然绽放,还有未开的等到来日。

    南部区域的芍药正好抽出高高的花蕾,亭亭玉立。可期不出几日,或立夏前后,妖娆的芍药即将怒放。暮春时节,还有些令人期待的花儿,真是人间美事。“每到春残日,芳华处处同。”

    花王牡丹有着太多的赞誉:“苔花如小米,也学牡丹开。”“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我还是把赞美留给芍药吧。芍药的从从容容而不失妖艳给我留下了太深的印象。它不与百花争春妍,更不与牡丹争富贵。“故园春事如今晚,可见东栏芍药花。”“浅白深红开合欢,丝丝香雨昼难干。”“照映亭池芍药春,红红白白斗精神。”

    季羡林曾说,“哪里有四时不谢之花、八节长春之草,大地上一切花草的魂魄都永远地住在那里,随时随地都是花团锦簇、五彩缤纷。”

    桃李海棠去,花王终将谢。苔花尚有时,蔷薇始吐芳。在夏日来临之际,芍药作为春天的最后一位使者,姗姗来迟,孑然遗立。芍药正在静静地等待自己的高光时刻,来日必将满园绽放,展露栩栩生机。

    人生莫不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人生价值和生命意义。“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就以下面的小诗来结束本文:

东风暮雨动花枝,

英落纷纷赶夏时。

芍药葳蕤将怒放,

牡丹香艳谢春迟。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14283-1336511.html

上一篇:七律 喜鹊
下一篇:七律 睡莲

1 姚卫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30 06: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