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代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usbbi 纽约代伟 美国华人史、人文、诗词及财经

博文

华尔街热门股做空者: 兴登堡研究

已有 1601 次阅读 2021-8-28 09:41 |个人分类:美国电动板块|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过去近一年里,伴随疫情升温与股市热络,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做空”公司在华尔街悄然崛起并很快打出名堂,它的名字叫兴登堡研究(Hindenburg Research)。自去年九月开始至今,兴登堡紧锣密鼓的一连串神操作,竟然连续做空了七、八家上市公司。与华尔街其它老牌做空机构相比,可谓黑马一匹,“成绩斐然”,一时风头无两。


今天之所以专门给它写这么一篇文章,是因为这其中很“机缘”:我手上一直频进出、为数不多的十余支股票中,竟然有多达五支沦为了兴登堡做空和猎杀的对象。这个过程可想而知:除了帐面上非常直观的损失,同时在思维和心理上留下深刻的负面记忆。不过,把这看做是另外一种“不打不相识”的机遇,不总是坏事。


兴登堡研究(“研究”或“机构”用在这里觉的有点“高帽子”)成立于2017年,创建者是一位名叫内特•安德森的年青人。“兴登堡”一名则来自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一场飞艇空难,大概取其“人为性灾难”之说。成立之初,安德森一度因做空公司而遭到对方投诉。他银两耗尽,处境凄惨,几乎要流落纽约街头做游民了。

22650970-38F1-4D84-BE4A-46FA97F6D43C.jpeg

兴登堡目前雇员人数有五人。在它的公司网站上,除了一个用于联络的电子信箱,看不到任何电话号码和公司地址等实质性信息。目前只知道它是在纽约,根据它的运行习惯,应该也就是一个“皮包”公司的模式。兴登堡网站上最大的篇幅,是一串曾被它做空过的公司名单。这些赫然的名单可以看作是成绩榜,也更像被它猎杀的猎物纪念墙,滋味纠结。

现在来看,兴登堡做空的对象,基本都是华尔街新上市的热门公司。其中也包括万里之外的中国公司。


兴登堡开张以来最出名的一次做空,也可以算它的“成名”之作,应该就是电动卡车尼古拉公司(Nikola)造假事件。去年九月份,当安德森将一份长达69页的调查报告抛出后,正处于上巿后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尼古拉公司顿时坠入黑暗旋涡之中。总裁米尔顿涉嫌在两年前发布电动卡车运行虚假广告,并因此误导投资者等一系列不当行为。尼古拉公司股票(代号Nkla)在不到两周内大跌近40%。最终米尔顿不得不宣布辞职、美国证监会也介入了调查…。

尼古拉被做空,瞬间震惊了整个火热的电动汽车板块及股票市场。也就是从那时起,我认识并开始关注这家以“背后捅刀”为营生的华尔街“新秀”。在之前的四月份,著名机构“浑水”(Muddy Waters)曾做空中概股“瑞幸”咖啡并直接导致其下市,惊爆一时。之后另一家老牌“香橼”(Citron)也试图做空另一家中概股“蔚来”汽车(代号Nio),但未成功。

做空机构,一直像隐藏在股市暗处的警犬(也可以叫豺狼,依从哪个角度看),随时窜出来撕咬被它嗅出味道的猎物。那些“心里有鬼”的上巿公司,无时不在如履薄冰中度日。

今年二月,兴登堡又指控美国健康保险公司Clover Health,使其股票大跌。Clover Health 一月份通过SPAC上巿,股票价达16美元。兴登堡不久发布报告,称其为司法部仍在调查中的问题企业,指控其刻意隐瞒投资人。Clover Health 股价直落近50%。

今年三月份,兴登堡把矛头对准了电动板块另一家创新公司-俄亥俄的洛兹敦汽车公司(Lordstown Motor,代号Ride)。称该公司的电动皮卡订单及新车型投产进程等存在误导投资者的行为,同时也对总裁的个人品质发出质疑。洛兹敦股票应声大跌,总裁及几位重要领导人也随即辞职。兴登堡的做空,对上巿不久刚融资的洛兹敦汽车,打击几乎是致命的。


还有两家被热捧的虚拟货币中概股:亿邦国际(代号Ebon)及SOS,也成为了兴登堡眼中的猎物。兴登堡指出亿邦有资金暗操作,及存在秘密人士交易或洗钱。亿邦股票价格直落15%。SOS则被披露业务虚假,这家位于中国青岛的小公司,乘区链块的东风股票几乎翻了一倍。当时我手上有一些SOS股票,也曾去网上查览资料,在其漂亮的网页上并没找出令人踏实的信息。SOS被兴登堡做空后,股价大跌24%左右,我也当即割肉离场,再不回头。

六月份的DraftKings公司。兴登堡认为,DraftKings的收益是非法的。它的子公司虽然以科技公司,但其经营的是黑市博彩,甚至涉及洗黑钱及犯罪行为。最后DraftKings跌5%左右,影响不大。


做空,就是看跌一支股票。做空公司或机构,则是类似专业人士团队暗地对上巿公司进行“间谍性”调查研究取证。搜集足够的负面材料来打压公司的股票价格,而从中获利。通常认为它会与对冲基金及律师事务所等合作,通过事先做大规模空头建仓,在股价大跌时完成利润囊取;而律师也以此为投资者进行索赔。它们在背后,形成股市衍生空间一条隐性的资本游戏链。

在尼古拉做空一例中,安德森和它的兴登堡五人小团体获利之丰厚,自然不在话下。


客观的看,公司即使被做空,并不意味着公司真的有大问题,或者会走向未路。有时候做空也会“落空”,甚至被公司倒打一耙,从而前面的大量付出落个竹篮打水一场空。像去年四月浑水做空瑞幸并直接导致其下市,是很严重的一个案例。浑水做空报告近90页,包括上万个调查视频,下功夫之深令人啧叹。

就我比较了解的电动汽车板块:洛兹敦及尼古拉两家汽车新创公司来看,在被做空后,股价大幅下跌、市场怀疑,造成其市值大量蒸发。公司持续发展所依赖资金很快出现短缺,直接影响到它的成长甚至生存。洛兹敦目前仍处于困境,几乎有破产的可能。但尼古拉和洛兹敦虽受此重创,仍然一直坚持它们的初衷在努力前行。它们的股票,我也一直没离手。

这就如一位孕妇,被怀疑是不是真怀了孩子。各种揣测甚至指点,让人不堪忍受,生活波折,最后可能流产真的没孩子那样。透过现象看本质,人的感觉名异。

做空机构在华尔街的身份很纠结:它们处于隐藏状态,有人说它是“卫士”或“骑士”,有人说它是伺机企利的一帮玩家、阴谋者,甚至为投资者不齿。08年金融危机中的“大空头”,虽成功做空,仍招致诸多麻烦几乎退隐。近期的“游戏站”等股被疯狂炒作,也是对做空的反击。但必须承认它们背后的努力,正如福尔摩斯探案那样专业投入。只是福尔摩斯更像是兴趣。

当然,还是应了那句话:事物存在,必有其理。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122825-1301756.html

上一篇:氢电重卡: 坡道上的尼古拉(Nkla)
下一篇:元宇宙平台: 元领地Decentraland介绍(上)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9 18: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