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鸟国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yuniaoguo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博文

行走在河西走廊(1) 精选

已有 6893 次阅读 2020-7-3 08:33 |个人分类:科普|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7月1日,我和兰州大学生态学创新研究院的同事刘老师,带着6个学生,连同2个司机师傅,一行10人,2辆车从兰州出发,一路向西,沿着河西走廊采样。我们计划每个100公里,采集一个个样点,为得是调查河西走廊上地下和地上生物量以及生物多样性的变化。

由于采样的需要,我们不能走高速,只能沿着国道走。不曾想速度降下来扩之后,我们看到了别样的风景。车子从兰州出发,经过永登的苦水镇。这苦水镇先前因水质“苦”而得名。有道是“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苦水因一名落榜书生而改变。相传,本地一书生进京赶考,落榜不中,不知是为了排解落榜的郁闷,还是厌倦了诗书专心寄情于花草中,他落榜后从外地采摘了几株玫瑰,在其精心呵护和苦水的滋润下,这玫瑰花竟然在此地开枝散叶。苦水也因此成为远近闻名的玫瑰镇。因滋养玫瑰,这苦水也摇身一变成为“香水”了。

过了苦水镇,我们经过一道渡槽。这个渡槽很有来历,是上个世纪联合国援建的。从青海的大通河饮水到秦王川。水是西北的生命线,有水才有希望。

中午13:00左右,我们到达河西走廊的东门户——武胜驿。据司机黄师傅介绍,这里的退骨牛肉挺有名。所谓的退骨牛肉实际上上是:吃完牛肉后对骨头称重,只收肉钱。可惜,我们到的时候这道菜已经没有了。我们刚吃过饭一只红嘴山鸦在旁边一处垃圾堆的捡吃的,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从另一个层面讲,这也算是人类带给它们的福利。

吃过饭,我们在武圣驿附近选了第一个样点。第一次带领这么多学生出野外,开始大家有些手忙脚乱,经过一个小时的磨合,大家慢慢熟悉了工作流程,开始变得默契。更令人欣喜的是,不用我们安排,在工作的过程中,学生们自行分组了。一个团队中,有各种性格类型的人,比如性格急的和性格慢。我发现工作中性格相近的更容易进行合作。我们团队中那些性格急、干活快的组成了一队,性格仔细的同学组成了另一对。这种自行分组,远比我们人为的安排更加高效!

其实这不仅是人类,动物中也是如此,或许这之间存在进化的关联。同一种动物中也存在不同的性格类型,比如鸟类中有勇敢型、活动型等不同“个性”的。研究发现鸟类中那些性格近的更容易配对。比如,勇敢型的鸟儿更倾向于选择勇敢型的配偶。

采完样后已经接近七点,商量之后,我们到武威过夜。武威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古称为凉州,当年“凉州七里十万户,胡人半解谈琵笆”,说得就是这个地方。可惜我们工作在身,晚上吃个便饭就回到了宾馆,没时间“斗酒相逢需醉倒!”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90233-1240422.html

上一篇:博士毕业如何选择科研平台?
下一篇:行走在河西走廊(2):腾格里沙漠的边缘

25 孙宝玺 杨顺华 史晓雷 刘全生 郑永军 王晨 梁伟 帅凌鹰 杨正瓴 鲍鹏 杨金波 徐耀 鲍海飞 黄永义 王永安 段含明 信忠保 文端智 张晓良 杨卫东 韦四江 徐冉成 雒运强 杨顺楷 齐国臣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31 18: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