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鸟国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yuniaoguo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博文

我的研究生复试:上错花轿嫁对郎 精选

已有 7599 次阅读 2020-5-8 11:35 |个人分类:师生关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研究生、复试、导师


过几日就到究生复试了,因疫情耽搁,比以往推迟了。这一次我以导师的身份参加面试,不由回想起自己当初的研究生复试场景。

大四那年,我报考的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为啥选择那个所,说来有点投机取巧的嫌疑。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处于西部,因地理位置的缘故,竞争远不如东部激烈。虽如此,毕竟是中科院旗下的研究所,廋死的骆驼比马大,竞争还是有的。记得我的初始成绩是338(具体记不清了,当时报考的水文学)。复试之前就做好了功课,联系上了意向导师的一个学生孙师姐。得知自己过了初始线,便开始积极准备面试了。

收到研究生部的面试通知到正式面试,好像不到一周时间。当时的交通远没有现在发达,而我不舍得买机票,就买了一张火车票,并且还是站票。从我们家滕州发车到乌鲁木齐,需要50多个小时。想想那时的我真是能吃苦,现在做个汽车我都开始晕了。临行前,姐姐给我买了些干粮,把我送到车站,就这样开始了一路向西的征程。火车是老式的绿皮车,虽然不年不节,但车厢里依旧挤满了人。第一个晚上顺利熬过来,第二个晚上比较煎熬。火车夜里到了甘肃境内,从河西走廊穿过需要一个晚上。茫茫戈壁,气温骤然下降,虽然人多拥挤,依旧抵不住外面的严寒。熬了50个小时,终于在第三天的上午到了乌鲁木齐。

孙师姐给我找了个学生的空床让我暂时住下,把住宾馆的钱省掉了。到来之后,好像是第二天还是第三天面试。面试之前,孙师姐带我进了目标导师赵老师的办公室。正好赵老师要准备去阿克苏出差,临走之前总算见了一面。就此寒暄了几句,印象中赵老师问了我毕业学校情况,他对我专业课的分数印象深刻。我专业课水文学考了125分,应该是当时初试的最高分。赵老师笑着说给高了。由于赵老师出差,他不能参加我的面试。

到了第二天面试,我一早起来换上新置换的一身行头: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一条深色的牛仔裤,一双棕色的皮鞋,一件格子衬衫,虽然整套下来不足300元,但那已经是我所有穿过的最好的衣服了。之前路上不舍得穿直留到面试。

面试是在上午,虽然之前做足了功课,还是各外紧张。一是之前从来没有经过这么大的场面;二是我的初始成绩在几个面试者中比较靠后,没有信心。我依稀记得我们几个面试者在三楼门口等着面试老师叫到我们的名字。终于等到叫我的名字了,我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坐到中间的椅子上。现场是一个圆桌,三面坐满了导师,一面对着我。具体几个导师已经记不得了。从坐上椅子的那一刻,我的心就扑通起来,怎么也无法平复。听到研究生部周老师叫我做自我介绍。我紧张到了极点,我想说:“老师们好”。千钧一发之际就卡在第一个字“老”上了。我本就有点口吃,紧张的“老”字说了十几秒才说出来。几十双眼睛盯着我,此刻的我就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我极力挣脱却无处可藏。之后,面试官老师李彦老师开始问了我几个问题,提问比较简单,好像都和专业关系不大,不过每个问题我都记忆犹新,这些问题有:你从哪里来,做的什么交通方式,临沂有多少人,山东有多少县,等。后面他又问了几个简单的英语问题,最后一个问题是:“do you have girlfriend”。就这样结束了面试,除了开始的紧张外,整个面试过程还是比较轻松的。面试之后,研究生部的老师告诉我们等待消息,此外还告诉我们“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那个时候,我生怕自己手机铃声响起。

面试之后,孙师姐让我给赵老师打了电话,给他简单说了下面试的情况。当时没有急着回去,想等等消息。好像面试后的第二天吧,我接到了研究生部周老师的电话,她告诉我,“成绩不理想,准备调剂吧”。我心有不甘,大老远跑到新疆,就这样回去?我当时跑到赵老师的办公室,问问他还有没有机会?他告诉我自己并不知情。我只好悻悻离去。接着,又去找了其他几个老师,恳求他们收下我,可是都无疾而终。

后来,我同学打电话说:“重庆某大学找调剂生,问我有没有意愿。”我临时买了一张飞重庆的机票,到之后觉得不合适,决定回校复读。

当我回到学校准备复读的时候,研究生部的老师给我打来电话,说:“报考马鸣老师的学生另投他处了,空出一个名额,问我有没有意愿调剂到动物生态方向”。真可谓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这样我阴差阳错地成了马鸣老师的学生,也由地理转到了生态领域。马鸣老师是我真正意义上的授业恩师,除了科研外,正是他发现了我在科普上的潜力,把我带上了科普这条路。

虽然不是我最初的选择,但却是我最好的归宿!命运有时就这样,选择的未必是合适的,合适的可能用不着选择!




研究生招生与培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90233-1232168.html

上一篇:如何安抚那些正在返校的大学生?
下一篇:参加研究生面试后的几点感触

36 郑永军 刁承泰 刘良桂 李士成 晏成和 杨顺华 熊建华 宁笔 张晓良 张红光 黄永义 段含明 杨轶杰 武夷山 陈波 王从彦 杨子辉 胡泽春 周忠浩 徐冉成 信忠保 庞峰 张晓斌 于金 耿爱莲 杨力 刘振斌 孙颉 刘光银 曹建军 马陶武 柏延文 贺乐 陈兵 帅凌鹰 史永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31 20: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