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鸟国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yuniaoguo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博文

本家大哥

已有 2100 次阅读 2019-3-1 12:38 |个人分类:生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打我记事起,就听爸妈讲:本家有个大哥在北京,很有本事,是我们家族的骄傲。那时,我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位厉害的大哥,至于大哥究竟何许人也,身高几何,年龄几何,工作几何,我全然不知。我与大哥虽未蒙面,大哥的故事却不绝于耳。尤其是我父亲,他没有见过大世面、大人物,大哥就是他眼中成功的代名词。

后来,我把从父母以及本家那里听到的各种关于大哥的消息串了起来,对大哥有了最初的印象。

大哥比我大25岁,小时候家里成分不好,我们整个家族都被划为“地主”。地主在当时是被专治、被改造的对象,受到各种歧视。至于我们家族是如何成为地主的,我至今都没有弄明白。那个时代,土地私有,允许自由买卖,祖父那辈省吃俭用,购买了些许薄田,都是自己劳作,也不曾雇得短工。1950年土地改革的时候,我们家族被莫名地贴上了“地主”的标签。

成为地主后,不光大人遭罪,小孩子也跟着遭殃,他们被人唤作“地主羔子”,到处受人白眼。每当听到“地主羔子”这个称呼,大哥就怒从心中起,轻则找人理论,重则切磋武艺。大哥成为地主家庭中几乎唯一敢站着反抗的人。可惜,个人的抗争拧不过时代的铁肘,大哥最美好的童年遇上了最黑暗的文革,光明只能成为心中的幻想。多少人在黑暗中迷失了自己,他们放弃了努力,放弃了抗争,任凭着时代的洪水尽情地驱赶,随波逐流。我父亲当年成绩优异,班里推荐上高中的时候,他得票最多。可是,碍于地主成分,无法入学。此后,父亲就这样失去了继续教育的机会,一辈子窝在农村。

纵然有了我父亲的前车之鉴,大哥依旧没有放弃。那个时期,大哥白天割草、捡牛粪,晚上在煤油灯下学习。有时熬的太晚,大娘(大哥的母亲)也忍不住唠叨:“孩子,咱家是地主,你学习再努力也没用啊!”。这就是当时的事实,几乎所有的人都放弃了,唯独大哥不肯认命!大哥没有被眼前的局面困住,初中毕业后,他考上了临县的一所中专。对于农村孩子而言,那已经是莫大的造化了,至少将来可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可是,大哥再一次向命运说:不!

大哥不满足现状,靠着听收音机,自学了日语,从中专直接考取了某知名大学的研究生,毕业后去了国家某部委。大哥靠着自己的努力,造就了那个年代的一段家乡传奇。

这便是我之前所知的关于大哥的故事,直到大二那年我才真正见到大哥。之前,父亲三番五次怂恿我去见大哥,那时,我也很想见一见儿时的偶像,可是却又怕见到他,因为实在没有拿得出手的成绩。在父亲的多次威逼利诱下,我终于按捺不住了。

记得那天是大年初一,在父亲的带领下,我第一次见到大哥。大哥比我想象中的更加高岸,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异常明亮,仿佛可以随时在黑暗中刺破苍穹。我几乎不敢正视大哥的眼睛,和大哥握手的那一瞬间,我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依稀记得大哥问我:“毕业后有何打算?”我说真在准备考研,要走出去。大哥鼓励我:“男人要目光远大,要做命运的主人,不可贪恋家乡的安逸。”我从大哥的眼神中感到一丝鞭策。

此后,我时刻记着大哥的教诲,顺利考取了研究生。2011年我在北京学习,第二次见到大哥。这时我不再怯场,像个孩子一般,给大哥汇报着自己这几年的努力,和那一点微不足道的成绩。他告诉我:要跟着时代主流走,不要逆潮流而动。大哥的眼神中带着一种期盼。

其后,发生了很多事情,我硕士毕业后,考取了博士,可是一切与我设想的渐行渐远。于我而言,那是一段黑暗的时光,我看不到未来、看不到希望,我想过放弃、想过退缩。可是,每当我要放弃的时候,我总感觉黑暗中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赐予我力量,给我指引前进的方向。无论现实有多么苟且,至少也比大哥那个时代强吧;无论我现在的境遇有多艰难,能难过大哥吗?想到这里,我顿时充满了新的力量。我选择了退学,并再一次考上。

时隔八年,我第三次在北京见到了大哥。大哥有些发福了,白净了不少,眼神更加慈祥。我没有了拘束,和大哥侃侃而谈,一块聊聊家常,总结了家庭不团结的原因。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哥对家的感情越来越浓。他嘱托我们:“你们字辈的要团结,最起码多做点正能量的事情。”此刻,大哥的眼神中透漏着一种寄托。

从大哥家中出来,我久久难以平静。与大哥三次见面,聊了三个话题,从“求学”到“处事”,最后回到“家”,那不正是古人所谓“格物致知修齐治平”吗?于我而言,大哥可贵之处不在当多大的官,做出多么非凡的成绩,而在于他在艰难的命运面前,没有低头,用自己的努力在不公平的世界中给自己争取了一席公平之地,给他人带来一缕黑暗中的光芒,刺破苍穹!

三十年前,借着你的指引,照亮我前行的脚步,

黑暗中,你给予我前进的力量。

三十年后,沿着你的脚步,追逐我未竟的理想,

前路里,我回馈你不变的诺言!

我从来不曾优秀过,也从来不曾放弃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90233-1164932.html

上一篇:春晚小品《占位子》和现实中的班级排座位
下一篇:二月二的廖豆儿

7 郑永军 韩玉芬 李斐 张晓良 李得建 王伟 李世晋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2 18: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