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uji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wujian

博文

一篇旧文:难忘的岁月(2000.4)

已有 1608 次阅读 2016-6-2 17:18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难

 

1980年,我迈出定西中学的校门。光阴似箭,转眼20多年过去了,但我在定西中学度过的青少年时光却使人久久难以忘怀,那些曾经辛勤培育我成长的“园丁”也不时浮现在眼前。回想起来,感慨万分。

1975年到1980年的五年间,正是我国从“文革”后期向拨乱反正和改革开放时代转变的巨大历史变革时期。在这五年,我在定西中学度过了12岁到17岁之间这段人生中最宝贵的青少年时光,同时也遭受了“四人帮”时期“读书无用论”思想的严重毒害,幸运的是,沐浴了“科学春天”的阳光。我们是被耽误的一代,但也是幸运的一代。

19753月,我从西关小学推荐到定西中学初中上学。那时,正处在文化大革命后期,学生的主要任务似乎不是学习,而是劳动。由于各种形式的劳动特别多,以致我印象最深的事情不是在文化课学习方面,而在是劳动方面。我们初中一年级共有8个班,我所在的八班是全年级纪律最好的两个班之一。当时的班主任是刘彦邦老师,他高中毕业即留校任教,对工作特别认真。记得1975年秋天我们上初一的时候,全班同学在他的带领下,迈着矫健的步伐,唱着革命歌曲,列队来到中川公社邢家沟生产队学农,参加生产劳动。当时,我们吃住都在农民家里,与农民一起生活,一起劳动。有一天,我与一位老奶奶一起挖羊芋,我挖得十分小心,每次挖的时候,铁锨与羊芋的距离尽可能比较远些,因而基本上没有挖破羊芋。此事我虽然没有告诉任何同学,但学农归来后,刘彦邦老师在总结中专门提出予以表扬,说“吴江同学连续挖了100多米,没挖破一个羊芋。”可见他工作的认真与细致。

初中时期我们劳动特别多,或者在学校挖土拉砖,或者去大坪修路修梯田,等等。总共参加过多少次劳动我记不清了,但我清楚地记得,1976910日听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的《告全国各族人民书》和毛主席于99日去世的消息时,全班正在南山下用架子车拉土劳动。顿时,我们与全国人民一样,陷入了无限悲痛的气氛之中,也陷入了“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忧虑之中。

初中两年时光虽然在学习上没学多少东西,但对劳动和劳动人民有了正确的认识和朴素的感情。同时,由于校风好,学校崇尚体育锻炼和做好人好事,我们的身心得到了健康的发展。

1977年,我又推荐上了高中,这是实行推荐上学制度以来的最后一级。正是这一年,全国恢复了高考制度。随着高考制度的恢复,科学的春天的终于到来,科学的春风吹遍了大江南北,也吹进我的校园。从那一年开始,我们的老师们仿佛获得了第二次生命,焕发了青春生机,充满了无限活力,力争把“文革”耽误的时光夺回来,开始了为国家输送优秀人才的新的事业。

高一第二学期期末,我所在的高中一年级开始分为1个文科班和9个理科班;理科班又分为1个尖子班8个普通班。全级共10班,我被分到了文科班。当时,理科尖子班被认为是最有希望考上大学的。分班之后就进入了寒假。在那个寒假,学校组织了一次重要的辅导活动:把数理化课程的骨干老师——陆应宁、马忠、贾莲花等组织到一起,对尖子班同学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辅导。他们利用假期把以前我们学过的知识系统地复习了一遍,这对当时如饥似渴、希望把过去没有学会的知识补回来的同学来说是一次绝好的机会。因我被分的班不属理科尖子班,不在辅导对象之列,因而,我要求跟班学习时,遭到了当时负责领导的拒绝。看到我对知识渴求的神态,贾莲花老师特意向该领导请示,破例让我跟班学习。经过一个寒假的系统复习,我迅速地掌握了以前没有学好的知识。贾老师接纳我在该班学习,使我的人生出现了重大转折。每当想起这件事,我都对贾老师充满无限的感激之情。是她,在我人生的十字路口,给了我影响终身的帮助。许多年之后,我曾经对她谈及此事,她淡淡一笑说,当时她只是做了一个老师应该做的事情。这是一种多么高尚的品德啊!

由于我在寒假跟着理科尖子班吃了一假期的“偏食”,高二第一学期开学后,我在文科班数学成绩开始名列前茅,甚至显得鹤立鸡群。那时,班上同学基础普遍很差,我由于吃“偏食”,数学成绩在班上遥遥领先。到期中考试时,我的数学成绩100分,第二名60分,其余全部不及格。当时给我带数学的杨见山老师对我给予极大的赞赏。

这一学期,学校还把文科班和理科的8个普通班放在一起进行了一次数学竞赛,我也获得了数学竞赛第一名的优异成绩。当时我们文科班的班主任常文卿老师又找来毛乃华老师对我们这些文科班上学得比较好,有望考上大学的同学进行了数学辅导,常文卿老师和张淑华、常金龙老师还经常在晚上给我们辅导语文和英语。记得有一次,常文卿老师对我单独辅导语文,向我讲解语文学习方法,一直讲到了深夜2点钟,可见他当时对我考大学所报的期望。但是由于基础太差,虽然学习上进步很大,但短时内还是达不到高等学校的最低要求,以致1979年我第一次参加高考时败下阵来。考试成绩虽然没过录取线,但差的分数不多,这使我充满了再次参加考试考上大学的信心。

1979年秋天,我们被并入80级的文科——高二八班补习。学校对我们班仍然配备了最强的师资力量:奚昌颐老师任政治课,耿仁杰老师任语文课,杨见山老师任数学课,张诚老师任历史课,魏振国老师任地理课,张淑华老师任英语课;班主任由蔺起义担任。他们经常抽时间为我们辅导各门功课,特别是在高考临近前的冲刺阶段,老师们基本上放弃了周末的休息时间。经过这些园丁的辛勤培育,1980年我成功地通过高考,顺利地跨入大学之门。没有他们的辛勤培育,我们当时要实现上大学的梦想是绝对不可能的。每当想起这些老师,我都对他们充满无限的敬畏和感激之情。我们的老师给予我们的不仅仅是知识,而且还给予了我们无私的奉献精神。为了把我们送进大学,他们常常放弃了假期的休息时间。当时他们对学生的辅导完全是无偿的,可见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无私奉献。

在我中学阶段的人生旅途中,给我授过课的老师还有很多。除了前面提到的以外,还有胡影正、李定久、方振元、孙志民、高贵堂、王尚义、张铃、冯白森、刘希林、景耀更等老师。另外还有小学的启蒙老师赵水莲、马兰等老师。虽然一些老师已经离开了我们,但我永远怀念他们。

不管走到天崖海角,我们永远难忘中学阶段度过的宝贵时光,永远难忘辛勤培育我们成长的园丁。我为能有定西中学这样的母校而感到自豪,也为能拥有那些对业务精湛、对事业极其认真负责的园丁而感到骄傲。他们不愧为塑造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他们象蜡烛一样,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愿健在的园丁健康长寿,愿蜡烛精神永放光芒!

                                                                 

                                                                   2000428日于北京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78234-982014.html

上一篇:今天是对社会贡献最大的一天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2 12: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