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独笑顽石生底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elugj     眼见为实, 眼见未见得实!

博文

雄鸡一唱 矿业早春

已有 4314 次阅读 2017-1-1 01:42 |个人分类:地学人生|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矿业开发, 风险投资, 地学研究, 元旦献辞

雄鸡一唱   矿业早春

刘继顺

2017-01-01

今天是2017年元旦。再过20来天,我们就将迎来中华传统上的鸡年。


此次的鸡年有点特别,不单是两头春,而且是我的本命年。我相信这是一个幸运之神眷顾之年,也是一个宏图舒展胜意之年!


站在这新的年头上,禁不住展望起本年度的全球矿业发展大势:


2017年的世界,经济全球化放缓与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是可以预期得到的;高度不确定性的特朗普治理下的美国,在中美贸易、人民币汇率、南海诸方面发生摩擦也是可以预期到的。中美两个大国关系,势必影响到全球经济的复苏和全球矿业的发展。

然而,美国新总统承诺将实施五千五百亿至一万亿美元(约合四万亿元至七万亿元人民币)的投资来新建及更新美国的基础设施。如果美国这一计划得以顺利实施,势将与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遥相呼应相得益彰,亦将引起矿产品需求触底回升。2016年的矿产勘探与开发投资略有回升,矿产品市场价格稳中有升,尤以锌铅上扬为甚,这难道不是“春江水暖鸭先知”的预兆么?!


总体看来,2017年的全球矿业市场发展态势,恰似早春季节。


矿业早春,意味着整体矿业发展趋势是向上的,但时有寒流来袭而反复。主动出击寻找优质矿业项目,时机已经到了!


“矿业无所谓冬夏,关键在于能否相中并勘探出可采矿”,这是我于20169月在天津国际矿业大会上提出的看法。此意即:矿产勘查人员,要用他们的一双慧眼,去相中一块具有大型以上的潜在找矿远景地,打开脑洞,运用恰当的勘查技术方法,勘探出当前经济形势下能够可采的矿床/矿体来。若此,则不必有担忧后续发展及资金链的断裂。

对于地学与矿业研究,我亦有所希冀:


一、深而有度。

“十三五”地学界科技规划提出了“三深一土”,据称要做到“三千米深透明化”“储备5000米深技术”。他们的依据是南非的深井金矿山和澳大利亚的“玻璃地球”计划。

其实,澳大利亚的“玻璃地球”计划,与那个“星球大战计划”“莫霍面计划”差不多,最后都不了了之。因为他们只是说说,并没打算真干,只是一帮人“忽悠”政府要资助的借口而已。因为大家知道,这是不符合科学认识规律的,也是不可行的。

至于深井矿山,当今勘采深度最大的当推南非兰德式金铀砾岩富矿,已达4000余米;其次为加拿大萨德贝里岩浆型块状铜镍钴铂金富矿。这两处矿山都是矿业公司由浅而深开采自然形成的,而非国家目标及国家战略行动所致。

在医学如此发达并具备实体解剖人体结构的今天,即便素养高深的名医,对于人体的病变部位及病变性质(良性与恶性)一时难以搞清,甚至误判,更何况对于了解如此肤浅的地球、如此不均的地壳结构,如何能够做到“三千米深透明化”?即便能够做到“三千米深透明化”,又如何能够保证探到经济可采的矿床呢?因此,对于矿业界来说,要清楚地知道“深而有度”,勘探与开发成本、吨矿利润等经济指标为先。


二、研而有据。

一切地质科学研究,均需从野外地质现象中提出科学问题。野外地质观察是一切地质研究的基础,凝练出科学问题之源泉,而不是相反。曾经参加会议评审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其中有项目为“某铅锌矿新发现火成碳酸岩研究”,申请者根据矿井下碳酸盐岩具有铬镍等微量元素异常,而将其确定为火成碳酸岩(岩浆侵入碳酸岩),但却缺乏侵入接触、接触变质、岩石学等关键地质依据,也没有对数据真伪样品污染产生丝毫怀疑。我发现问题后,即与矿山电话求证,得到的回复与我在现场考察的情况一样,都是沉积碳酸盐岩,而没有发现火成碳酸岩体(脉)的迹象。这个项目,理所当然地被我干掉。然而不可思议的是,第二年居然通过了,因为只有我这一票反对。不知道申请者将如何完成这一研究,目前未看到任何信息。类似情况是否还存在?


三、述而有道。

在数学界,有两位特立独行的数学家--佩雷尔曼Grigori Perelman(证明了庞家莱猜想Poincare Conjecture)和张益唐(证明了“弱化版本的孪生素数猜想),不计名利,处涸辙以犹欢,研而不作,一作惊世,堪称楷模。特别是佩雷尔曼,他对金钱物质概不关心,只对证明自己的理论感兴趣,他的惊世之作仅仅公布在美国康奈尔大学图书馆的ArXiv网站上,且拒大奖及100万美元的奖励。他们相较于当今世俗侵袭急功近利的学术界,拿到项目就是成果,发表论文就是金钱,甚至不惜造假拼凑编数据来发论文争奖抢帽子者,是何等的祟高而伟大!


四、结而可证。

地球科学,说到底是实证科学和预测科学。一切结论,源于野外宏观地质现象观察和微迹地质现象数据测试,要经得起钻孔与坑道的检验,要经得起未来所发生的地质现象的检测,比如成矿预测、地震预报、火山预报、滑坡泥石流预报、全球气候变暖及环境变迁等。前苏联实施的科拉半岛超深钻SG-3井(19705月至1993年实施,终孔深度12262米),设计于7000米深穿过康拉德不连续面(上地壳花岗质层与下地壳玄武质层的分界面),结果至终孔时,仍然未穿透花岗质层。如果没有这个超深钻,有谁会怀疑地震数据解译出来的不连续反射面呢?

站在两头春鸡年的门槛前,让我们以坚定的信念、不懈的斗志与无穷的智慧,去迎接矿业早春的挑战,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雄鸡一唱天破晓,顽石三抖金涌潮!

附:一个插曲

2016123118:30,在长沙黄花机场准时起飞,原本22:55降落乌鲁木齐机场。由于乌市大雾,能见度低,不能着陆,只好于201711日00:15分,着陆于伊宁机场。飞乌市航班取消,所有乘客在伊宁住一宿。2017年元旦,过的真有趣,不是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7739-1024625.html

上一篇:少年狂发,斗地研矿

2 苏德辰 吕洪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7 11: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