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桂萍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lorazou

博文

童年拾趣(十)

已有 1992 次阅读 2016-7-9 22:11 |个人分类:岁月书签|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童年

童年拾趣

文/小暴萍

(十)夜晚的消遣

95年,家里又添了人口,不过不久后我就上幼儿园了,于是照看四妹的任务多落到二妹头上。记得有一段时间,四妹认生,只准妈妈一个人抱,缠得她连洗澡的时间都没有。连续几晚,都是我强行把她从妈妈身边抱走,她哭得稀里哗啦。

妈妈迅速地洗澡、洗碗,然后把四妹抱过去。晚饭后,我们一家人照例要走200米,走过几排房子,横穿几条巷子,到爷爷的住处去看电视。那时看的是黑白电视,不知放的是什么言情剧,把妈妈勾得魂儿都丢了,每晚必追。我们几个孩子倒不在意看什么,只要去爷爷那儿肯定有好吃的,饼干、甜奶、话梅等。

有一次爷爷得了两排乐百氏甜奶,给我们四个一人一瓶喝了。喝了两次以后,四妹爱上了这味道,每次她再缠着妈妈,妈妈就说:“大姐带你去爷爷那儿喝乐百氏。”听到这话,她就乖乖就范了。虽然几天以后,两排乐百氏被我们喝个精光,但是只要谁一提“乐百氏”,四妹就跟谁走了。

电视剧对心无所求的小孩并不具有吸引力,看不到一半,我们几个就陆陆续续在木沙发上趴倒了,四妹静躺在妈妈怀中。有时我没完全睡去,但是因为不想走路,我就假装睡觉,让大人抱我回家。我们四个人,爸妈不是正好走两趟吗?

后来,我们长得越来越沉,大人也就不抱了,即便睡着了也要叫醒。于是我惺眼朦胧地走在黑夜里,路过灯光已灭的人家,步伐踉跄,到了巷口排水的地沟处,经常碰地下了一个台阶,顿时像近水的鸟儿拼命地扑打翅膀,挣扎着寻求平衡。之后就要小心翼翼地把脚贴着地面走,因为横穿巷子,那边马上又得再上一个台阶。尽管台阶的边缘已经尽量平缓,但是对小孩来说仍是一个挑战。

在这种黑暗里,我总是乞求大人走慢一点,可是他们只顾着手臂的负重,三步两步就走远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在夜里的害怕。

黑暗也并非都是不好的,我最喜欢的部分,就是傍晚之后,手里偷揣几个外皮已经烧焦的番薯,趁大人看不到,悄悄地带到屋外吃了。烧番薯的经验还是从姑姑那儿学来的。

那时姑姑家养猪,每到傍晚都要烧一锅杂菜给猪吃。姑姑的妈妈把番薯叶、白菜叶、野苋菜等一起剁碎了,加水放到两口大锅里。之后在灶下储物格中掐出一大把晒干的松针,用火柴一点,然后放进灶炉中。她叮嘱姑姑要好生看火,姑姑乐呵呵地应着。


切猪菜,网络图片


反枝苋,小暴萍拍摄

姑姑烧火的时候,我就在一旁从储物格取出茅草、树枝或柴火递给她。烧到火旺的时候,姑姑把几个番薯丢进了火炉,不一会儿就闻到浓郁的香味——仿佛这就是秋收的香味。

我们迫不及待地用大铁钳把番薯夹出来,因为太烫了,只好用小树枝捅一捅。结果还不够软,只好又丢进火炉。这次我们想多等一会儿,却不料它早已在火中化为灰烬了。但是一次烧菜给我们提供了许多尝试的机会,期间我们总能吃上一个半个番薯。

把它放凉之后,用手一捏,番薯就成了好几半,这时就像吃切开的芒果一样,把肉啃了,把皮避开。所不同的是,吃着番薯,很容易把脸蛋抹成一只大花猫。我们看了彼此的花脸,忍不住要互相嘲笑几声,然后又用手去帮对方擦拭黑斑,却不料自己的手比那花脸更黑!

夜里还有一件趣事:争床位,抢被子。那时四妹还跟父母睡,我们三个大的同床。我们最爱的位置是内侧,因为不仅卧着踏实,侧躺也有靠背,那样就不怕夜里的孤魂野鬼从背后伸出黑手来了。其次是外侧,因为方便逃跑,一旦真有妖魔鬼怪,就马上跑到爸妈身边去。中间的位置是最冷门的,既无法避害,也无法逃跑,于是只能左拥一个,右揽一个,以示自己并不孤独。为此我们还编了口诀:睡里睡里,皆大欢喜;睡外睡外,心情愉快;谁要睡中间,掉进洗手间。

上床之后,我们就要抢唯一的一床大被子了,这个拉过来,那个扯过去,谁都想多争一点,哪怕压在背后觉得心里踏实。不一会儿就动起手来了,我打一下,你踢一下我。睡中间的是不需要争抢的,只有内外的不时地发动袭击。抢输了就忍不住就直接站起来,大喊一句:“妈妈,她把我的被子都抢了!我只能盖到一只脚!”

妈妈原本在楼下就听到我们在床上胡蹦乱跳的声音,现在又听到有人告状,自是几步就上了楼梯。这时,抢到被子的一方只能侧身不动,假装睡着,时不时还故意制造几声鼾声。妈妈一下子就拆穿了假寐的把戏,把被子摊匀,盖在我们身上,然后才熄了灯,下了楼。

那时候妈妈总说:“我用了三四年的被套都没坏,给了你们没几个月,各种拉扯,各种乱踢,一下子就烂了。”现在我回想起来,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劲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75292-989664.html

上一篇:童年拾趣(九)
下一篇:书评:刚刚好的女子

2 朱晓刚 decipher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7 17: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