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桂萍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lorazou

博文

童年拾趣(九) 精选

已有 2889 次阅读 2016-7-6 21:47 |个人分类:岁月书签|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童年, 小时候, 儿时

童年拾趣

文/小暴萍

(九)一个巴掌一颗糖

小时候最爱往爷爷屋里跑,不仅因为那儿有各种诱人的零食,当妈妈拿着细竹条追过来的时候,我们还能跑到爷爷背后寻求庇护。爷爷的屋子就像蜗牛的保护壳,把大人的打骂一并挡在外面。即便非打不可,在爷爷面前,妈妈下手也不会太狠。

有一次,我和二妹又跑到山上去玩,回来时下午已过去一半。天正下着小雨,我们躲在别人家的屋檐底下,脑中猜想今天会受到什么处分。刚开始,我们还伸出手去触碰屋檐落下的水柱,后来就厌倦了,看着雨丝发呆。

忽然,我摸到口袋里有只用香蕉叶做成的九节虾,就拿出来玩弄了一会儿。二妹也有一只,是姑姑做的。我们在蕉叶上撕了两丝一指宽的细条,拿住一端叠成直角,交叉折叠一次,翻过去再交叉折叠一次,这样就把底部固定住,不会散开了。接着只要沿着一边反复交叉折叠,到后面剩下一节在顶端打个结,剩下两根长须,一只九节虾就做成了。


九节虾,小暴萍拍摄

有时我们也用蕉叶做“手表”。撕出一丝二指宽的细条,先折出一寸来长的一节,以此为中心一圈圈套折开去,每折一圈就按压一下成扁平状。在最后一圈,用一根细草穿过中间的洞,再绑住固定,一个“手表”就做好了。最后再撕一丝细蕉叶,穿过中间的洞,就可以把“手表”戴在手上了。

我们在屋檐下斗了一会儿虾,雨停了,又发了一会儿呆。不知不觉地,“手表”也扯断了,掉到湿漉漉的地上。我对二妹说:“要不你先回去吧!你比较小,妈妈不会打你……”于是,她几步迈开就走了,剩下我一个人在屋檐下来回踱步。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急快的脚步声响起。我抬头一看,二妹回来了。“大姐,不用挨打了!只是拧了两下耳朵!”她过来拉我的手,“走,咱们回家。”

走进家门,就听到妈妈越来越凶的呵斥声,一边训斥,一边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我赶紧夺路而逃,哐哐上了楼梯,根本没想到楼顶无路可逃。妈妈誓不罢休,几步追了上来,手指关节往我头上猛敲几下,哐当哐当哐当。我赶紧用手捂住头部,她又转过来拧我的耳朵,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

敲头、拧耳朵,这是小时候经常受到的责罚,可惜脑袋越敲越不记事,耳朵越拧越容易左耳进右耳出。不过,没有动用竹条、柳条等武器,这已经算是比较轻的处置了。

有时候我们跑出去玩一整天,白天在地里烩番薯。一般是经过别人家的田地,见到翻开的番薯地上有碗大的黑土,恰好用来砌窑。附近还有一片成熟待收的番薯,正好偷来当食材。最是秋日风高气爽的时候,有些草木已经枯萎,是最佳的柴火。当然还要有另一个必备条件:有人身上携带火柴,要不就得专门回家去偷。


烩番薯,网络图片

我们分工合作,有的人搬土块,有的人在地上刨一个大坑。刨完坑后,在一侧留一条一臂长的通道,方便通风和添加柴火。然后围着坑口砌土,尽量把土块的上方磨平,方便稳固上方的土块。最下层是大土块,然后中土块,逐渐到小块,层层叠加,呈圆锥形,最后封口。

砌好窑后,就要分配新任务啦。有的人烧窑,有的人找柴火,有的人偷番薯,对了,别忘了留一个人把风。有时候人手不够,只能一人兼任多职,忙得不亦乐乎。等到土窑内部的土块都烧红了,就可以放食材了。

我们减了柴火,拿一根树枝,把土窑最上方的小土块捅碎,然后把番薯一个个往里丢。接下来的任务比较艰巨和危险,通常都是姑姑来完成:用树枝把烧红的土块全部敲碎,以最快的速度让它均匀地覆盖在番薯上面。紧接着,所有人双手捧着大坑外围的碎土,厚厚地覆盖在热土块上面。再等一段时间,用手摸到厚土层都不热了,番薯就可以出炉啦!

难怪有人说番薯的最佳做法是烩,必须亲口试过才知道其中的美妙!我们吃了几个番薯,一天已经心满意足了,没吃午餐也不觉得饥饿。直到夕阳西斜,我们才知道一天又这么过去了。因为玩得太久了,没有帮妈妈做事,回家肯定又要挨打了,所以我们躲在家里附近的草丛里,不敢回去。

天黑了,大人开始紧张起来。爸爸、妈妈从家里进了又出,逢人就问:“有没有见我们家孩子?”我们躲在草丛里,一切看得真切,但就是怕被揪着耳朵,回去吃“竹子鱼”,所以不敢出来。我们心里多么渴望:要是爷爷在这里就好了!

果真,爸妈找人的消息不一会儿就传到爷爷那里,他也急得过来看看。我们赶紧叫爷爷,慢腾腾地在草丛中升起。爷爷怜爱地看着我们,一手拉着一个,就进了屋子。爸妈还来不及开口,爷爷就发话了:“你们看看!你们看!就是怕被你们打,才不敢回来的!打孩子也不能打怕了,不然她们就不敢回家了。大晚上的,在外面多危险……”

爸妈接受了爷爷的思想教育,也就没有对我们动手。妈妈除了打骂,平时也不知说什么好,这会儿也就沉默了。倒是从来不打我们的爸爸开了口:“以后不能去到这么晚才回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75292-989080.html

上一篇:童年拾趣(八)
下一篇:童年拾趣(十)

8 武夷山 陈昭 黄永义 李颖业 陈敬朴 李静芳 朱晓刚 decipher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7 18: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