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桂萍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lorazou

博文

童年拾趣(七)

已有 2006 次阅读 2016-7-4 22:49 |个人分类:岁月书签|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童年, 小时候, 儿时

童年拾趣

文/小暴萍

(七)童儿戏水

不知从何时开始,内心就开始憧憬安稳。长大了,能有条不紊地处理问题了,能慢条斯理地享受生活了,人也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保守派。有时候我会忘了:小的时候,我是个很不听话的小孩,也是一个很不靠谱的大姐。

一场夏日的大雨后,每家每户门口的污水池都积满了水,大人们趁着雨停,赶忙搬开水泥盖子,用农用浇菜的长把水舀子将水一瓢一瓢地从污水池里往外泼。污水池的水本来只是淘米水、洗碗水,经过雨水的混合,变得更加清澈。屋檐滴水像断了线的珠子,白墙脚下的绿苔刚好没在水中。我忍不住带着二妹光着脚丫出去踩水,比一比谁的脚力溅起更多的水花,并且以此为荣。


水舀子,网络图片

二妹玩得起兴,手舞足蹈。水流渐渐细了,她不时挪动脚步,想找到水位较高的地方。忽然,她脚下一滑,整个人扑倒在水渍里。本来也没有摔疼,但是她一看身上都湿了,就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不巧的是,妈妈正好从转角拐出来,我赶紧穿上鞋子就跑了。

我央求姑姑带我去玩,跟着她穿街走巷,到处玩水。在一间久无人住的房子门前,敞口的污水池盛满了雨水,水底青翠的植物清晰可见——那是几株原本长在石缝中、沐浴着空气的小飞蓬。污水池上面横着两三根腐朽发黑的瘦木板,不规则的表面似乎轻轻一掰就碎了,看不出是什么材质。


小飞蓬,小暴萍拍摄

姑姑蹲在水池边上,两手试探性地轻压了这些木板,觉得心中有数,就叮嘱我说:“不要按压这些木板。”我心里可不服气了,凭什么你可以按,我就不可以。她刚一转身,我学着她蹲下的样子,双手并用,身体一倾,全身重量都扑在黑木板上。顿时只听到啪的一声,整个世界天旋地转,一片混沌,仿佛回到了盘古开天辟地之前。

当神志恢复以后,我只知道自己躺在地上,艰难地吐了几口水,鼻腔难受,浑身冰凉。姑姑赶紧拉着我回家,我一路在琢磨这次要吃多少“竹子鱼”。大人看到我铁青的脸,又听说在水池中喝了不少水,就没有打骂我,赶紧让我换了衣服。后来的事情不了了之,仿佛回忆起来也是波澜不惊。

姑姑说:“5岁以下的孩子招水鬼,一下水就会被水鬼拖走。”我说:“可是我已经5岁了!再说,我在水里也没有看到什么水鬼。”“水鬼会隐身,哪有那么容易让你看到。”我对此将信将疑,不过等我过了那样的年纪,却可以用来吓唬二妹。

那是第二年,有一次我们在外面玩泥沙,手脚脏兮兮的,姑姑和我蹲在塘坝的野草中,先把小手伸进水里搓洗,再坐下来蹭了蹭鞋底的泥沙,穿着拖鞋踢起一簇簇水花。二妹也想效仿,姑姑和我用“水鬼论”竭力劝阻。

二妹哪里听得进,几步迈了过来,也蹲在野草中,伸手去探,可是只碰湿了几处指尖。于是,她也坐下来,把脚放进池塘,可是脚还够不到水。她把屁股往边沿挪了挪,双脚泡在水中,她心满意足。她鼓动双脚,也想踢水,可是一不小心,鞋子掉了一只。她弯腰伸手去拿,这时野草一弯,屁股一溜,她整个人就像滑滑梯一样滑进了水里。

鞋子是拿到了,可是惯性把她越送越远,人也渐渐下沉,池水已经漫到她的肩部。那时我失去意识了,手脚也不听指派了,只知道我忽然发现:自己已经跳进了池塘里!我赶紧一手抓住了岸边的野草,一手擒住二妹的衣服,把她拉回了岸边。

回家后,姑姑煞有其事地跟别人讲“当时池水已经漫过她的下巴,眼看着就要大口喝水了。这时……”,总之就是鼓吹说我有多机智,有多英勇。可是,我一直觉得当时那么做的人不是我。许多年后,我才知道这种超常表现源于遇到突发事故时的一种应激心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75292-988669.html

上一篇:童年拾趣(六)
下一篇:童年拾趣(八)

3 赵美娣 朱晓刚 decipher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0 00: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