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桂萍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lorazou

博文

春日听鸟鸣

已有 894 次阅读 2020-4-20 16:41 |个人分类:天地风貌|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鸟叫声, 鸟类鸣唱

春日听鸟鸣

邹桂萍

我家位于粤东的丘陵地区,附近有山丘、湿地、水田、小溪、果园、菜地等各种生境,可谓是鸟类理想的栖息地。在我家方圆2公里内,我仅仅凭借眼睛、耳朵和一部老旧的智能手机就辨认出了近50种鸟类。不过,最让我兴奋的是,具备一定的观鸟经验之后,我依靠声音识别鸟类的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此时正值春天,许多鸟类进入了繁殖期,需要借助声音来实现吸引伴侣、联系伙伴、警告入侵者等目的,因此它们的鸣叫可谓进入了狂热状态。清晨,鸟儿的交响乐从后山传来,各类鸣唱此起彼伏,络绎不绝。主要的奏鸣曲包括噪鹛嘹亮的“哄娃啊,哄娃啊”、白头鹎婉转的“就要还,你要还”、红耳鹎羞涩的“谁造,谁知呢”,还有黑脸噪鹛单调而聒噪的“叫,叫”声。

相对矜持的鸟儿偶尔才会加入这场盛会,比如珠颈斑鸠低沉的“孤儿姑姑”,还有黑领椋鸟洪亮而急促的“挤一屋,挤一处”。较少听到的是鹧鸪的叫声,它和黑领椋鸟的声线相似,清脆而外放,不过它叫的是“一个大的反派,大的反派”。有一次我甚至听到一只白鹡鸰一闪而过的“机灵灵,机灵灵”,我的眼前立刻就浮现了它像皮球一样在空中一弹一弹飞过的身影。

DSC01471_副本.jpg

至于“最善鸣唱的鸟类”的称号,我认为非鹊鸲莫属。鹊鸲号称“南方的喜鹊”,平日里躲在树枝上,不喜鸣叫,只是偶尔会发出拉得老长的“喳,喳”声,因此又被称为“大喳雀”。我认得鹊鸲许久,却未曾在春天里好好地听过它的鸣唱。

惊蛰之后,鹊鸲忽然开始激活体内的歌唱细胞。有一天傍晚,我忽见一只鸟儿站于电线上歌唱,似乎在说“慎独,慎独,懂礼数”,声线多变,婉转动人。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可是这小家伙甚是谨慎,一眨眼就飞越池塘,站到对面的楼顶上了。连续三日,我就像一个热情的听众,孜孜不倦地跑去给一位歌唱家捧场。最后我才看清它的轮廓:头、胸尽黑,腹部白色,翅膀黑色有白斑。我忽然大吃一惊:这不就是我认识已久的鹊鸲么?

我发现,鹊鸲总是站在高处放声歌唱,有时在树木的高枝上,有时在房顶的太阳能热水桶上,有时甚至站在村委会楼顶的大喇叭上。它昂首挺胸,放声高鸣,宣示自己的地盘。有时两只雄性鹊鸲产生矛盾,就会爆发一场激烈的打斗。两只鹊鸲在空中扭打,难解难分,它们越过电线,绕过树顶,在楼墙侧穿梭,在瓜篱上追逐,甚至朝着人的方向冲过来。期间,鹊鸲往往也会发出几声凄厉的叫唤。

昔日的“大喳雀”已经成了今夕的“情歌王”,一旦开始谈恋爱,就会变得能歌善战。它的鸣唱富有音律变化,充满情趣,像是一个能言善辩、口若悬河的文学鬼才,吟诗填词,信手拈来。不信你听,它在叫唤着,时而“满庭芳,满庭芳,斜点银缸,斜点银缸”,时而“春来发几枝,淇澳,淇澳”,时而“香盈袖,黄花瘦”,时而“相看泪眼,无语凝噎,念去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75292-1229286.html

上一篇:一缕柚花香,十年清甜梦
下一篇:龙眼树上一只“鸡”

9 刁承泰 许培扬 郑永军 康建 李学宽 杨卫东 舒红 戎可 李东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3 20: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