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zhoumd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zhoumd 用结构生物学解码传染病--寻找强力抗体--设计有效疫苗

博文

老屋, 那个我们成长的原点

已有 2380 次阅读 2013-5-12 11:38 |个人分类: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母亲节| 母亲节

又是一年的母亲节了,突然想起好久以前(2004)写的一篇短文, 贴出来, 祝妈妈节日快乐!


老屋


   照例在周末给爸妈打电话, 妈说她和老爸在年底就要去上海和二弟他们住了, 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乡下的老屋. 我们乡下的那种土屋, 如果一两年没人照看就会荒芜得不成样子, 因此, 爸妈希望我们兄弟三人能做个决定, 是卖了呢还是留着。

   老屋是在我四五岁的时候开始建的.那时的乡下, 只要有足够的粮食, 想建新房还是比较容易的, 树从山上砍, 工大家帮. 那一年在邻村当老师的爸爸分得几千斤稻谷, 爸爸妈妈就打算建自己的新屋. 房子在秋天雨少的季节开工了. 我隐隐约约的记得, 封顶的那天, 全队的人都去了, 大家生了火在堂屋里聊天, 四周的墙上贴满了红色娘子军》的电影画. 我和爸妈都很高兴, 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两间屋! 再也不用跟太爷爷, 爷爷, 叔叔和姑姑他们四世同堂地挤在一起了.

   大弟, 二弟和小弟都是在老屋出生的, 我们兄弟四人都相差四岁.爸爸妈妈很想给我生个妹妹,他们终于在小弟之后放弃了那个想法. 后来有一段时间, 爸爸被下放, 没了老师的工作, 那时的农村, 还是大锅饭, 有劳力的家一年都分不了多少, 更不必说我们这样的家了. 很多家的孩子小学毕业就回家帮忙挣工分了, 爸妈还是把我送到镇上的重点初中, 说不读书, 不会有出息。要说那时上学还真苦,每天就吃咸菜下饭, 一个星期不变样, 那可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有一次我从学校跑回来跟妈说读书苦, 不想读了, 妈第二天就把我领到地里说, 我正缺劳力呢, 那干完今天你自己决定吧. 第三天我自己回到了学校, 从此变成了好学生. 多年以后, 每当提起, 妈妈还开玩笑说, 若是当初你不回学校了, 我和你爸要省好多心啊, 你想想, 你上高中, 大学, 研究生. 你还带领弟弟们相继上了初中, 高中, 大学……

   后来的几年,爸妈又想方设法加盖了两间房子. 按爸的意思, 我们长大后总得一人至少有一间吧, 要不然怎么娶媳妇?

大四的那个春节,我在家里没呆几天就赶回学校复习考研, 大弟也要回高中补课, 我就邀他同一天走, 他说想多呆一天陪陪爸妈, 于是我先走了, 没想到大弟在第二天返校的途中翻了车. 我考完研又去了北京实习, 这个恶耗直到我毕业前夕二弟才告诉我, 他说爸妈不让说, 怕影响了我的前途. 回家的那天, 我买了鞭炮先去了大弟的坟前, 他的坟上已是绿草葱葱, 培了土, 鞭炮过后, 我还没翻过家旁边的山包, 就见母亲在坡顶上哭, 我走近了, 母亲只说, 听见鞭炮响, 就知道大哥回来了, 回来了妈心里就踏实了。 我毕业的那年, 正是六/,母亲只从我的信里知道我在北京实习. 在那些轰轰烈烈的日子里, 我竟然没去想爸妈有多么担忧.

   读完研,我就要出国, 二弟也上了大学. 爸爸在我临行前说, 我和你妈辛辛苦苦盖了这几间房子, 看来你们谁也不需要了. 我说需要啊, 我还要回来住呢, 可是这每次回去也就匆匆忙忙最多一个星期. 在家的日子, 我喜欢早起, 看淡蓝的炊烟从房顶上升起, 清晨的空气中便有一丝柴禾燃烧的气息, 继而又有一缕早餐的油香, 那情那景, 总带我回到遥远的童年: 妈妈催我吃完早饭, 又催我赶紧上学……

   上次回国,是爸爸六十岁的生日, 弟弟们也从各地赶回为他祝寿. 爸爸把我们领到家附近的山包上, 指着两棵新栽的桂花树说, 记下了, 我和你妈希望将来能安歇在这里, 这里能看见老屋, 能看见你大弟的坟, 还能看见你们回家的大路……我说, ,您和妈会健康长寿的, 不要说这些. 那个山包是多么难忘啊, 每次离家远行, 爸妈总会在那里望着我走, 我走远了, 只要回头能看见那个山包, 就还会看见他们隐约的身影

   电话的铃声把我从回忆中唤醒,二弟和小弟都说, 他们希望把老屋留着, 那是他们出生的地方, 那是爸妈抚养我们成人的地方, 也是他们为我们操劳大半辈子的地方. 我把这些想法告诉爸妈, 他们说很高兴我们能这么想, 其实他们又怎么舍得这几间老屋呢, 儿子们一个个离家远走了, 只有这里还是他们看得见, 摸得着的业绩. 不远的山包上, 还有他们希望在百年之后安息的地方。

   老屋, 最后租给了同村的一家人, 他说他会好好照料的. 这样多年以后, 只要还想, 我们就可以回去, 去寻那让我们枝繁叶茂的根. 我只是希望当我们离开家, 渐行渐远的时候, 老屋, 那个我们成长的原点, 会永远是我们思念的终点, 一个不变的念想……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30846-689080.html

上一篇:差点扔掉的Nature Paper
下一篇:美国独立日的焰火

6 曾泳春 曹聪 刘艳红 万仁甫 翟自洋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9 16: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