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huotiant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huotiantang

博文

科研的愧疚 精选

已有 27483 次阅读 2015-4-26 11:15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科学研究, 愧疚, 罪恶感, 成骨不全

   2015426日,我去我国某医院做流行病调查,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实验室去接触那些病人。我调查的是成骨不全患者,他们的病房被安排在医院的最上面一层,这也是应该的,骨骼的脆弱,说不清楚什么时候就会发生骨折。患者大部分是儿童,他们都还是小孩子,骨头的“不争气”让他们不能行走。整个楼层倒像是一个幼儿园,好多可爱的小孩在。站在他们中间,我多想能够神灵附体一下子治好他们,让他们可以蹦跑着去放风筝,而不是坐在轮椅上用手挥舞着小风筝。可是最终神灵没有出现,而我也没能让他们好起来。在我做调查时他们有很多的家庭根本就不能够有足够的钱去治疗这个病,都是些打工的家长,可是他们没有放弃自己的孩子,对他们着这份责任心表示敬佩。可怜天下父母心。在这里,我看见欢快玩耍的孩子们,有些庆幸,更有种悲伤。庆幸我是完整的,悲伤的是孩子们。

在给一个小女孩做调查的时候,旁边有个老奶奶对我说:“医生这种病能治好吗?”我说:“老奶奶我不是医生,我只是来调查一下患者的一些情况,以便于我们以后能研究出治疗这种病的手段。”“哦,原来你们是做研究的啊,“算是吧”“那你们怎么还没有研究出治疗这种病的药啊,国家每年不是给你们很多钱做研究吗?你看看这些孩子们他们多痛苦啊,一直只有躺在床上,你们可要抓紧啊!”,听到这里我愣住了,瞬间脸红了,是啊,我们都在干嘛了,我们国家为什么没有药物治他们,我为什么没有能力去救他们呢?为什么?为什么我这么没有能力,我不是一直在实验室做这个病的相关研究呢?为什么我却回答不了老奶奶的一个问题,不能为他们解决一个问题,我做的实验到底是在做的啥啊。养细胞,提DNAPCR,跑电泳,然后发论文,毕业,发文章,获得资金养家糊口,最根本的初衷是什么?真该死,我忘记了,脸红,愧疚,罪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28340-885281.html

上一篇:一类被社会忽视的科研人才资源
下一篇:复仇者联盟2中的生物技术科学乱想

99 展婷变 李玉辉 金拓 王德华 张德元 徐耀 曹俊兴 黄仁勇 彭真明 时志强 陈理 周洲 李建国 罗德海 赵帅飞 赵美娣 吴跃华 赵理 孔梅 周曙光 范会勇 白建超 田云川 于安军 李伟钢 李子欣 廖晓琳 刘淼 肖映雄 冯龙 苏红 黄彬彬 何龙 武夷山 江力 曹周阳 姚伟 吴国清 张金龙 黄永义 徐明昆 王志平 璩存勇 陈明 吕喆 胡想顺 王超 叶爱中 黄式东 段石松 叶周恒 赵涛 蒋永华 魏武 梁洪泽 邵海洋 王日明 徐世文 孙华 连坤雷 钱程 徐绍辉 赵少杰 徐磊磊 檀成龙 韦玉程 李岩 王勇 赵凤光 李祥海 王光辉 赵锐 马忠军 何影 李路长 刘良云 路卫华 吴玉喜 zhoulong dachong99 xuexiyanjiu unicron luxiaobing12 kexuegzz canglongtianxia kknk LLZN clo2nat yyfy105 yunmu table scottfan ddsers forumkx shenlu willchan qiuhaiyuan loyalSciencefan zhang311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6 14: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