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ouhz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ouhz

博文

[转载]Science:非法采集蜈蚣标本引发棘手问题——期刊应该拒绝发表关于它的论文吗?

已有 896 次阅读 2021-2-22 15:54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文章来源:转载

科学杂志发表来信(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1/02/illicit-centipede-raises-thorny-question-should-journals-have-refused-publish-paper),提出了一个分类学长期在的严重问题,就是标本来源的合法性。

2018年,一种新的蜈蚣物种登上了著名分类学杂志《Zootaxa》的版面。它长超过14厘米,拥有醒目的茶色腿,生活在菲律宾的山地和苔藓森林中。然而现在,这种蜈蚣却受到了严厉的关注。菲律宾政府称,描述该物种的西班牙神经学家和业余生物学家非法获得其标本。

该杂志的编辑和同行评审员都没有发现这个失误--而且该杂志没有政策要求标本是在有适当许可的情况下采集的文件。一些编辑告诉《科学》杂志,这种情况应该改变。其他人则担心当未描述的物种快速消失时,会阻碍研究。而且所有的人都同意,鉴于各国的法律要求差异很大,期刊将难以执行任何这样的规则。"期刊根本没有办法对此进行监管,"独立植物学家、林内学会动物学杂志主编Maarten Christenhusz说。

西班牙阿利坎特大学的Carles Doménech在网上看到这种蜈蚣的图片后,曾联系过菲律宾的收藏家。其中一位Michael Andrew Cipat2016年和2017年捕获了野生蜈蚣,并将它们--死的和活的卖给了DoménechCipat告诉《科学》杂志,他有采集许可证,一个有出口许可证的朋友把标本运走了。但菲律宾环境和自然资源部表示,向没有与DENR签署协议的外国研究人员出售标本是非法的。"菲律宾政府不容忍这种非法行为,"一位代表写信给《科学》杂志。根据菲律宾野生动物保护法,这些采集者可能会被监禁或罚款。

多梅内奇(Doménech)说,他不知道出口蜈蚣需要许可证,他称自己是一个"新手",主要是独自工作。他说,在他提交了描述新物种的论文后,他将其命名为Scolopendra paradoxaZootaxa和他的五位审稿人中的任何一位都没有询问许可证的问题。"现在我知道这[]一个错误,"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现在我捕捉我的标本,如果没有相应的法律许可,不会让任何人为我做。"

在新西兰Landcare Research研究螨虫的Zootaxa主编Zhi-Qiang Zhang说,尽管该杂志没有规定许可证要求,但个别编辑可能会拒绝缺乏许可证的稿件。他说,该杂志的编辑们之前曾讨论过是否应该指导作者遵守许可证要求,无法达成一致。"大多数编辑对标本的'许可证''法律要求'持否定意见,"张说,他引用的意见是,这种规定遏制了生物多样性研究和保护。

多梅内奇手稿的一位审稿人,图尔库大学动物博物馆的蜈蚣分类学家卡洛斯-马丁内斯说,他"真的疯了",了解到蜈蚣标本的来源。"作为评审员,我们有权知道这些标本是否是非法获得的,"他说。"我们有权拒绝评审论文。马丁内斯说,他采访了论文中点名的5名菲律宾收藏家中的4名,并确认这些标本是非法的。但他说,不能指望审稿人经常性地探究标本的合法性。"我们审查员不应该是警察。"

研究中的非法标本偶尔也会被曝光,但期刊编辑们对问题的严重性有不同意见。一位编辑称其"微不足道";另一位编辑说"不可能知道"。他们在如何处理这个问题上也有分歧。ZooKeys的副主编、巴黎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名誉节肢动物研究员Louis Deharveng说,关于许可证的编辑政策"至关重要"

但在五种受人尊敬的分类学期刊中,有两本--《林内学会动物学杂志》和《Zootaxa--没有指示作者遵守标本采集法。(《科学》不久将在其编辑政策中加入这种遵守法律要求的内容)

《系统昆虫学》的主编、加州食品和农业部的昆虫学家Shaun Winterton说,他的杂志告诉作者要遵守法律,但他补充说:"如果我们作为编辑怀疑材料是非法收集的,我们可能很难确认。" (他指出,他是代表期刊说话,而不是代表他的雇主。)各国对研究施加的复杂而不同的法律条件是一个障碍。

另一个复杂的问题是国际《名古屋议定书》,其目的是确保"公平和公正地分享利用遗传资源所产生的利益""该协定可能对某些标本的进口作出规定,但它是否适用于分类学标本还不清楚。名古屋议定书》允许每个签署国定义什么是对遗传资源的利用;西班牙表示,执行《名古屋议定书》的欧盟立法不适用于多梅内奇等分类学研究。

无脊椎动物系统学》主编、哈佛大学动物学家Gonzalo Giribet补充说,审稿人也不能承担这个责任。他说:"他们是在无私地做这件事。"这让他对给他们的审稿负担增加法律上的顾虑感到不安。"期刊应该有关于生物材料来源和伦理的明确声明,[合法性]的最终责任应该由作者承担。"

芬兰自然历史博物馆的蛛形动物学家Caroline Fukushima说,关于法律要求的明确信息将有助于审稿人、编辑和研究人员。20206月,在《保护生物学》杂志上,她和同事建议为各国对野生动物研究的法律要求创建一个平台。"我们正面临着栖息地的破坏,所以我们必须让科学家的生活变得更容易和更快,"她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17085-1273351.html


下一篇:以科学为基础的分类学是全球生物保护的必要条件

1 段含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3 10: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