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ng--与岁月成正比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sing 普世无关我,孤心送远行。月眠风滞两栏凭,莫道惯于长夜数兰清。

博文

物理人生(70)--旧岁流水 精选

已有 6054 次阅读 2008-12-21 14:57 |个人分类:絮语|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学者

 

 

----LJM研究组的信

 

亲爱的同学们:

 

我们每个人马上就都要年长一岁了。在新的一年,你们会变得更加充满活力、充实智慧、更加成熟,而我将变得更加衰老、保守和自以为是。过去的一年,我的每一丝兴奋与自豪、每一幅秋风满面、每一帧满眼红丝与每一刻梯田满额都多少与你们相关。我生活的节律与变奏源自于你们也回归于你们。因此,我在踌躇不定我是应该给你们鞠一躬、作一揖还是应该请你们喝一顿、醉一回。

 

在过去的三百多个日夜,你们和我一起扛起属于我们自己的喜怒哀乐。我们这个研究组在实验室数十个研究组中最多处于中等水准(0.5)。假定我们实验室在国内物理学界处于中上等水平(0.75),而我们国家的物理研究在国际上基本处于中等地位(0.5),那么我们这个研究组在国际上的水平分在0.18左右,如果国际领先的水平分是1.00的话。因此,我们的工作基本上是落后的、陈旧的、低效的。当然,这主要是我个人的责任与过错。

 

我知道,凭借我们的努力和智慧,我们从可亲可敬的纳税人那里成功借贷了不菲的钱财来践行我们清晰的梦想、描绘实验室模糊的蓝图、为学校几大我们并不了解的发展战略摇旗呐喊、为国家多孔的和谐富强之家添砖加瓦。也是凭借你们的努力与日夜煎熬,我们能够向我们的债权人提交一份也许勉强合格而实际上可能并不合格的年度报告。我们完成的工作从质上评估、从量上掂量,都比去年有很明显的退步,从而注定了未来的一年甚至数年我们非常困难的处境。

 

我深切地了解、并且与你们一道认真地践行男人的诺言、女孩的夙愿。我与各位一道起早贪黑,在我们这一处弹丸之地勤勉地奔波和工作着。我们经常性地发现我们苦思冥想出来的“点子”已经是前人数年前的idea,我们经常性地观测到我们正在艰难突击的阵地已经被前人所占领。我们感叹我们的研究条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却似乎进一步拉大了与国外同行的差距。我们更感叹我们思维的浅薄与渺小,大多数情况下只能将我们意识的乐观与现实的悲观凝结在一团。

 

我说过,我只能算是你们的庸师益友。我无法为你们提出很多聪明的课题,而是将寻找课题的任务丢给你们自己。我为你们提供的实验、计算、讨论与提升条件还很简陋,影响了你们才智淋漓尽致地发挥。我说过,我最多只能算是你们的后勤组长,有效的工作只是为你们遇到的困难提供一些并无实质内容的建议与帮助。为此,我感到遗憾与愧疚。

 

我们从上半年的“陋居”搬到了下半年的“豪宅”。很明显,我们的待遇提高了,产出却似乎更少了。我们正在丢弃过去那种“粗制滥造”的中国制造模式,虽然精致的产品必然意味着更高的代价和成本,但是身住“豪宅”并不意味着我们身心一下子就高贵起来。我们还需要脱胎换骨,真正地做到精品“制造”与优质“销售”。

 

脱胎换骨意味着细节的眷顾。我们依然在忽略很多环节。我们很多人仍然没有治好离开实验室时就变得盲目的毛病,似乎看不到银灯炫耀。我们学会了如何打开电源、启动仪器,却似乎忘记了学会关闭仪器、熄灭灯光。很多个早晨,当我拜访你们空无一人的办公室时,都能够感受到夏天的凉意和寒冬的温暖,看到很多人的电脑依然刻苦地在那里空转与idle着。我们应该将为自身精打细算的美德扩展到研究组,为每一分每一刻筹划和行动,为我们过去的教训与浪费买单。

 

脱胎换骨意味着为我们研究工作的每一个环节灌注新的理念设计、新的材料使用、新的组装技术。新的理念是创新、新的材料是创新、而新的组装技术依然是创新。对我们而言,这种创新不应该仅仅是第一次想到、做到,而更多的是与现实的和谐、与知识的拼接、以科学逻辑为包装、以阐述物理为中心。

 

未来的一年我们可能会有更多的经费,肯定将有更高的成本,因此也要有更好的收益。这是我们的使命,也是我们的宿命。对此我很抱歉,也很认命。

 

让我们旧岁流水,祝各位新年新的。。。。。

 

新就一个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15-52112.html

上一篇:物理人生(68)--怀念不如相见
下一篇:物理人生(71)--冬天

14 武夷山 张志东 杨玲 郭胜锋 吴小丁 郑融 关燕清 马昌凤 陈绥阳 王德华 王春艳 张松柏 侯振宇 hswxzh

发表评论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6-3 20: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