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ng--与岁月成正比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sing 普世无关我,孤心送远行。月眠风滞两栏凭,莫道惯于长夜数兰清。

博文

物理人生(118)--风华秋髯 精选

已有 10408 次阅读 2011-9-26 09:23 |个人分类:絮语|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学者| 物理人生

风华秋髯

 

20110926

 

有很长时间没有注目科学网了,偶尔登录那个高地只是如产生一个d函数那般,心情没有丝毫宽度,也不大有蹂躏视觉神经的感觉。热烈的话题在热烈的人中龙凤那里跳跃转动着,会一直到永远,没有耗散、不会宁静。每天的世界就像那只混沌双蝴蝶的奇异吸引子,让人找不到其中重叠共振的轨迹。就算温婉如中秋诗会的乱语呢喃,湘雅君子设置了简并的初始门槛,也没有能够让我在其中隧穿哪怕一个来回。这就是慵懒无光的时间序列,平缓、光滑。我很奇怪为何自己看起来没有丝毫激情,不再能够在创作中掺杂创新,也不能出口浑浊、出手伤天,即便是屠呦呦先生的拉斯克金秋色彩也未能展宽我的神经激元,激发起来的依然是一个视觉的d函数。再往前,即便如饶毅在院士和候选院士们面前祭出superconducting之舞,即便如几位先生在一世英名面前按捺躁动,状作soliton或全弹性散射,内心激越而外表优雅,我依然如很多人一般都是全同粒子凝聚的背景,没有任何相悖或者不相容的轨道。

 

究其缘故,大概是因为这几年越来越走向底域和关注最底域,也就是那些没了动力而基态的东西。只要我将她的周围孤立起来,她总是那样笑容可掬,让你伸手可及,有滑动的感觉;除非你要激发,否则连滑动摩擦系数都不存在。生活之外,高歌猛进的动力学不再让我与之一起闻鸡起舞。斗室之内,充满看不见的层流听不见的湍踹,只因为被让一切要有皈依、一切要寻因果。

 

二十多年前被痴迷的那些相变(phase transformations)都是粗线条,根本就没有纳米尺度下那些间接可见的物质如此那般纤细、轻忽、似是而非和似非而是。十年前做相变(phase transitions)时才开始有涨落的成分,一边是迷雾欲散还霾,一边是咫尺之距积分如微,所以只能用难以控制的期望值去量度,美其名曰是标度(scaling)

 

再到现在,开始瞻仰最底域的音容笑貌。激越的万物人事便开始退出心灵,淡出视线,朗之万动力学不再是改造世界秩序的函数。唯一感觉实在的是那些底域的呼吸与梦呓,唯一为之倾倒的是那些底域的优雅与风采。这,大概就是自以为是之智者衰老的特征,就像麦氏分布那长长的尾巴,拖曳在如画风景不再、壮怀激烈不酣的今天。

 

但我自以为是的优点是将自己定位在势利和虚荣的位置,乖乖地在那里待着,稳如磐石。即便偶尔试图去攀登与邻居相隔的势垒,却不会长期占据左右邻居的位置。奋力将自己的势利压低,以便能够更加自得其乐,也使得邻居因此而高高在上。这会不会是今天中国的一个被科技精英人物的作派?

 

无论什么物理人事,例如那些带着狂躁的永远没有交点的双蝴蝶,再怎么飞舞也还是那幅双蝴蝶。例如那些带着高贵纯洁下作隐晦的永远只能标度的1/f谱,再怎么随机也还是那幅1/f谱。她们都不如最喜欢的双势阱图景。在简并的两个Valleys之间跳来跳去,虽然不会撼动生活中声名狼藉的大势,却能够实现一次读写,为问学之上的演化贡献一次读写、存储两个字节,觉得自己总算有了潜在的价值。

 

至于,很多人都拥有的带有500Gb硬盘的电脑,它们在报废之前那些最底域的bytes是否曾经被读写过一次丝毫都不重要。我国科学界需要的是拥有500Gb亦或是更多!因此,我羡慕那些能够只管拥有而不计较底域bytes是否被读写的人们。羡慕他们激扬指点的风度和积淀;羡慕他们层出不穷的创新和居高临下统揽天下的意识;更羡慕他们那种截住(chop)一点不及其余的冲击力。从此开去,层层剥茧丝丝抽筋从而黑白分明文章巅峰,是那恣意潇洒、心灵清逸的舒畅涂鸦自己的心灵。

 

只是,你会看到,一切站在高处只对行者痛恨和不肖都是心有缺失的行为,精英的质心应该包含对自我身心运行的反省与折磨,在出发推动世事之前检讨自身,这样才能有站在道德低处的定律。

 

这个定律曰:我们共同的遗憾是我没有能够做得更好。

 

(图片来自网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15-490491.html

上一篇:物理人生(117)--枝晶之形,生活之态
下一篇:物理人生(119)--那些遗失的对称

35 刘全慧 王安邦 谢鑫 李泳 张天翼 魏东平 黄锦芳 郭向云 王德华 徐建良 吉宗祥 罗教明 钟炳 刘宇 黄秀清 郭忠义 武夷山 刘艳红 陈湘明 曹天德 鲍得海 王秀章 郑融 陈绥阳 钟伟 陈国文 葛素红 张玉秀 李宇斌 刘用生 张树风 张启峰 crossludo liangfeng haiwin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5-27 02: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