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ng--与岁月成正比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sing 普世无关我,孤心送远行。月眠风滞两栏凭,莫道惯于长夜数兰清。

博文

物理人生(113)--晶体之殇 精选

已有 10669 次阅读 2011-5-10 10:45 |个人分类:絮语|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物理人生| 物理人生

 

晶体之殇----纪念蒋民华先生

20110508

 

天幕有些低沉,夏天开始有了猩热的味道。我们一行十人匆忙奔越千里,从迟暮的金陵赶往细雨蒙蒙的泉城,只是为了与蒋民华先生作最后告别。昨天夜晚穿城而过,泉城的体态孤独而有些沙哑,似乎还能依稀听到趵突泉的水磬,熟悉而静谧。

 

今天下午,数千人将济南粟山的那个广场涂上整齐而凌乱的黑白两色,能够听到的只有低低的抽泣和相互安慰的话语。先生安静地躺在菊花丛中,依然那般鹤发童颜的模样,安静地接受我们鞠躬致意和送别的目光。他那些一起奋斗多年的挚友,包括我认识的闵乃本先生、陈创天先生、吴以成先生、许祖彦先生,在大厅内都忍不住老泪横流。但是,生和死毕竟是不同的,躺在那里的蒋先生没有了往日丰厚有力的身躯,也没有了那独有的童颜笑意。汪师母说好几个月来他都沉默寡言,也许是向这个让他感到幸福和快乐,也觉得坎坷与疲惫的世界之一种回应。而更大可能的是,他心里明白,即便山水之间的千言万语,都难以言状他对这个世界的责任、牵挂和无奈,还不如就此沉默。到了今天,也只能是“生前身后万千事,尽在此时寂寂还”了!

 

先生和他同时代的杰出同行们是我国材料科学研究与发展事业承前启后的中坚一代。我们这些后辈对蒋先生的认识多从我们研究生涯起步之时开始,时光短暂,因此并无资格去评定先生坎坷而飞扬激越的一生。这里,我不过是以亲眼所见、亲身所感扼要陈述自己的想法和念想,作为对先生的纪念,应该不算过分。

 

大家都认可,自1980年代以来,我国材料科学的发展令人印象深刻。二十年一弹指,今天的材料科学无论哪个方面与那时相比都已经是不可同日而语。不过,如果要数一数具有中国品牌和重大国际影响的新材料,应该说依然是屈指可数。激光与非线性光学晶体材料算是其中一朵奇葩。那个时代,这类材料主要是LiNbO3LiTaO3的天下,KDP/KTP还不能生长到器件级付诸使用。到1990年代前后,以陈创天先生、蒋民华先生、闵乃本先生、沈德忠先生等为代表的一批中国晶体学者,设计合成了偏硼酸钡(BBO)、偏硼酸锂(LBO)KBBF,生长了大尺寸LiNbO3KDP/KTPKBBF,发明了一系列人工微结构非线性光学晶体,使得中国的激光与非线性光学晶体材料有了周知的国际声誉,无论是从基础研究角度还是应用开发角度看,都是如此。这其中,蒋先生领导的山东大学晶体材料研究所在一大批优异光学晶体材料的生长与应用研究中获得了广泛认可和好评。做到这一点,绝非偶然和机遇,而是数十年来外人难以窥透的人力、物力、时间、智慧、勤奋、刻苦和同心协力堆砌起来的结果。感佩蒋先生在其中的核心作用和付出的无限努力,大概无人会加以微辞。

 

在人生后半生,蒋先生与他同辈的闵乃本先生、陈创天先生(后来又有沈学础先生、许祖彦先生、吴以成先生等等)在事业上密切合作,其竭尽心力之历程可算是中国材料科学界的一段佳话。从1980年代的人工晶体研究中心开始,他们几位构建了那个时代中国人工晶体研究的基本格局,先后筹划与担负了攀登计划、863计划、973计划等一系列项目,近三十年一贯之,亲密合作,从设计蓝图、精心布局,到励精图新、共谋发展,为中国人工晶体材料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们这三驾马车,数十年来没有内耗、没有牵制、更没有相轻,有的是惺惺相惜、相互帮衬、相互支持,共同迈过诸多坎坷、克服许多困难、成就了他们各自夯实而富有意义的事业人生,也成就了他们数十年兄弟般的深厚情谊。这些事业与人生包括了我国人工晶体材料的可观成就和对国际晶体物理创新与发展的重要贡献,包括了他们各自研究团队和集体公认的学术实力与学术声誉,包括了那种高瞻远瞩的视野和工作上脚踏实地的岁月,包括了对后进的鼓励鞭策、对后辈的培养与提携,也包括了这些研究集体众多同辈与后辈们个人上那种手足般的友情与学术上那种无私且实实在在的合作与支持。

 

就我个人而言,过去二十年来,我由一个懵懂无知的工科学生在南京大学这个文理兼备之地慢慢融化,而蒋先生站在高处,对我倾注了他作为长者和老师的鞭策和督促。除了对我这个晚辈的勉励与赞扬之外,他也多次批评我学术之路有些扬短而避长,丢弃了工科的特质,辜负了闵先生当初的期待。现在看来,这些箴言慧语深刻而弥久,而我当时却没有听进去,导致今天在学业上的沉闷和缺乏创新。即便如此,只要有可能和机会,蒋先生在我弯曲而漫长的爬行之路上都给予扶持和勉励。我学术上几个重要时刻都有蒋先生留下的印迹。近些年,我偶尔有机会与蒋先生毗邻而坐,依然能够聆听他对材料科学学科、人才、发展的见解,也包括对我个人缺失的诊断与指点。我知道,亲近一个人要知道其缺点,疏远一个人要了解其优点(先生语),蒋先生对我所为,大概如此,让我一直都充满感激。令人唏嘘的是,这些教益如今已成绝响。。。。。

 

当然,过去几十年,蒋先生对中国材料科学与工程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所做的一切、对我国新材料产业化所做的一切,我作为后辈了解不多,没有资格给予评价。但是,几乎所有他的故交与后进都承认,先生倾其一生之力,用春蚕到死、蜡炬成灰作其素描,并不为过。

 

只是,人生茫茫,不能复始,功过自有后来释。善者择其上而善,后者择其风而翔。傍晚时分,我们驱车离开济南粟山,砂烁掠去,趵突泉声依旧在。当我们绕过泰山脚下、平抑悲伤之时,仰望山巅,薄云碎眼、浓雾流瀛。我们明白,泰岳叠嶂,趵突荥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15-442513.html

上一篇:物理人生(112)--诘难“发现”
下一篇:物理人生(114)--做平凡的事

31 刘全慧 李泳 谢鑫 吉宗祥 王安邦 鲍得海 张树风 张旭 黄秀清 周之遥 武夷山 刘颖彪 陈辉 李宇斌 丛远新 徐磊 卫军英 赵帅飞 吕喆 郑融 王秀章 关燕清 孟津 陈湘明 焦增宝 陈绥阳 赵宇 王红光 ustcMBD vigorous crystalize

该博文允许实名用户评论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1 19: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