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世界的手心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aojiange 梦一直还在梦里

博文

从神农架“野人“谈进化 精选

已有 5387 次阅读 2008-11-2 22:28 |个人分类:科学普及【青春梦想】|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今年是我国首次神农架野人科考30年。已有400多人目击过这种似人非人、似猿非猿的奇异人形动物,但从未找到过野人存在的实物证据。以神农搭架采药而闻名于世的神农架,是远古洪荒时代遗留下的备忘录。这里,以其蛮荒的历史、诡谲的传说和神奇的生物世界,发散出令人难以抗拒的魅力。特别是神农架究竟有没有野人,众说纷纭,成为一个久未解开的谜团。

野人是世界四大谜之一,野人这个称呼为习惯语,由于目前还没有捕捉到活的个体,也没有取得完整的标本,因此,一些科学工作者称之为奇异动物

神农架野人历史上流传之久,三千年以前的古藉中早有记载。如《山海经》中就有这样的描述:枭阳,其为人,人面,长唇,黑身有毛,反踵,见人笑亦笑。古书中记载的这些像猿又像人的动物很像今天老百姓口中相传的野人,那它们是同一种动物吗?这种传说中的动物是否真的存在呢?我们知道世界各地流传着许多有关野人的传说:中国的野人、喜马拉雅山的耶提、蒙古的阿尔玛斯人、西伯利亚的丘丘纳、非洲的切莫斯特、日本的赫巴贡、澳洲的约韦,还有美洲的沙斯夸之(也就是大脚怪)等等。几乎所有人类居住的大陆都曾经发现过野人的踪迹,也许真的像古人类学者们所说,野人的祖先也许就是原始人类当中的某一支,在经历了数万年的沧桑衍变之后,与人类共同生存繁衍到今天。这样说来,现代人的进化繁衍并不孤独,野人很可能就是人类最密切的近亲。如果这个猜想是正确的话,那么在野人身上是不是蕴藏着人类起源的真正奥秘呢?

在神农架山区,群众看见的以红毛野人为最多,也有麻色和棕色毛的,有少数目击者甚至撞见过白毛野人,从目击者讲述的情况中,有的看见被打死的野人,有的挨过打,有的看见野人被活捉,有的被野人抓后又逃了回来,还有人看见野人在流泪,也有野人向野人拍手表示友好。

1967年,美国生物学家帕特森和吉姆里骑马驰骋在加利福尼亚州北部的兰湾山区,突然他们看到了让他们终生难忘的一幕。帕特森在跑动中开动了摄影机——那是世界上首次拍到的野人影片,历时17秒。当我们再次回顾历史上那个短短的17秒时,发现镜头里捕捉到的这个野人,无论是直立行走的姿态,还是身体各部分比例,都与现代人极其相似。如果这个野人真的是祖先来自于原始人类的一支,它应该进化得相当完善了。虽然影片镜头很摇晃,但看后却带给人过于完美的感觉,在短短17秒里,清楚的行走姿态、生动的回头一望,人们想要看到的画面似乎无一遗漏。这部短片在学术界引起了很大的争论,而且大多数人对此持怀疑态度。难道所谓的大脚怪,只不过是人为的一场闹剧吗?

野人毛发对搜集到的野人毛发,科学工作者从光学分析鉴定到镜制片鉴定,从对毛发微量元素谱研究和微生物学测试等,各项研究所取得成果表明,野人毛发不仅区别于非灵长类动物,也与灵长类动物有区别,有接近人类头发的特点,但又不尽相同。参加研究的科学家认为,野人属于一种未知的高级灵长类动物。

大约在600万年前,人和猿从共同的祖先分化出来,一支进化成为黑猩猩、大猩猩等现代类人猿,另一支进化为现代人。而巨猿与人类进化的主流分开,则是在距今大约200万年前。相对于现代类人猿,巨猿与人类的亲缘关系更为密切,然而当巨猿正处于发展的鼎盛时期时,却突然神秘地消失了。人们找不到它在后来这一段时间内存在过的任何化石证据。那么是不是存在这样一种可能:历史上的巨猿并没有完全灭绝,而是顽强地生存到了今天呢?

人是一个孤独的大种,如果真的存在生存下来的巨猿,意义非凡。1978年以来,在湖北建始和重庆巫山的两座山洞内,再次发现了大量的巨猿牙齿化石,而这些化石的发现地,与神农架同属于秦岭山系。200万年前的第四纪冰川初期,中国南方地区曾广泛生存着大熊猫巨猿剑齿象等动物群。一场罕见的冰川改变了这一切,随着自然的变迁、环境的恶化,这一动物群的许多成员在中国南方已经不复存在,有的绝灭了,有的迁移了,但是也有的动物度过这场浩劫生存了下来。20世纪初,人类始知大熊猫在度过了几百万年的岁月之后延续下来,成为今天的活化石。以此类推,巨猿的后裔会不会也有同样的经历呢?如果大型野人确实存在,会不会就是巨猿的后代呢?巨猿头部巨大,如果和人对比,比例甚至超过4倍。这是当之无愧的巨人。巨猿的可能性很小,巨猿之说不过是人们的想象。那么,是不是应该存在这样一种可能:目击者见到的只是一些尚未成年的巨猿,它们的体态并没有发育成熟呢?然而这样一来,新的问题又产生了,有动物学学者提出异议,一个生物物种倘若要生存繁衍,必须有一定的数量和密度的种群。而传说中的野人,为数应该是极为稀少的。作为孤立的个体,在残酷的自然竞争当中,它依靠什么生存下来呢?如果所谓的野人确实存在一定规模的动物种群,那么为什么我们的寻找至今仍然没有结果呢?总之,关于野人的争论似乎陷入僵局,无论是猩猩说还是巨猿说,都拿不出确切的证据,一切结论都只是猜测。问题的关键在于缺少一个野人的活体证据。

现在的巨猿是人类的近亲,是同一远古祖。人类成为了大地的主宰。可是现在猿及及可危的生息在有限的森林里。它们在不会走出森林改变现状,那些生活在保护区的猿类更是饮食无忧,不论是它们的身体的外形上,还是体内结构上永远也不会有所改变。也就是说现在根本变不成。就是变成半成品的猿人也是不可能的。可是传说有人看见过野人甚至有传说有人看见过野人。世上会有野人吗?地球上所有的生命,都要有最基本生存条件和繁殖数量,而灵长类是高等动物,它的各方面的条件要求更高。否则就是产生了少量物种也无法繁衍传承下来。那么是不是远古的类人猿在演变过程中一支分枝呢?类的起源是类人猿走出丛林经过几百万年的磨难、演变进化而成的,所以野人的传说是没有根据的。如果真有野人成在,凭现代的科学技术的能力,总能发现它们的踪迹。可是到目前别说活着的野人,就连一架尸体或残骸都没发现。

从历史发展而言,野人之谜已困扰我们人类几千年,而在今天科学日益完善,经济迅猛增长,社会飞速发展的新时代,我们有责任将这一世界之谜揭开人类是从哪儿来的?这是人类从早期蒙昧时代就开始猜测的古老问题,然而直到今天,由于从猿到人进化系统学说存在着化石上的缺环,科学家仍然无法描绘人类诞生过程的全部详尽图画。野人也许就是要回答这些问题的人类演化过程中的活化石,蕴藏着人类起源的奥秘! 卢德鲜则说,科学推论需要在充分的事实基础上进行,野人的发现与研究将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

如果野人确实存在,便可证明恩格斯的科学论断:在人类进化过程中确实存在那种亦猿亦人、非猿非人的高级灵长类动物,将极大地丰富历史唯物主义和自然辩证法的科学内容。

野人没有语言,不会使用工具,但能直立行走,这对于研究前肢解放和制造工具的关系、直立与语言的关系提供了标本和模型,对体质人类学和社会人类学都会起到促进作用以至新的突破。 在动物进化方面,灵长类动物是怎样走过人和猿分家的过程,至今仍无正确解释,而随着野人研究的进展将会为此找到科学根据,更加丰富高等灵长类动物生态学的内容,新的人类进化系统树必将重新绘制。

 野人之谜之所以能让科学界的专家、学者们认真对待,是因为在它被目击地点至今保留的古生态环境以及一些极不一般的化石,这些化石表明了它们是一种能直立行走的高大动物,但不是人,也不是现在所说的猿。有人认为是一种进化过程中不成功的介于人与猿之间的动物,这种动物在理论上已经绝灭了,但正是在这些发现化石的地方传出关于野人的事件,这就又使人们产生一种联想,是否像大熊猫那样,还存在着个别的这种动物呢?联系我国长江流域三峡地区古猿、古人类和巨猿化石的不断发现,对在这一带出现的野人进行考察研究,可以使活化石死化石两方面的研究结合起来论证世界人类起源问题,也将极大地丰富对古猿的研究。

世界各地流传着许多有关野人的传说,中国的野人,喜马拉雅山的耶提,蒙古的阿尔玛斯人,西伯利亚的丘丘纳,非洲的切莫斯特,日本的赫巴贡,澳洲的约韦,还有美洲的沙斯夸之,也就是传说纷纭的大脚怪。几乎所有人类居住的大陆都曾经发现过野人的踪迹,也许真的象古人类学者们所说,野人的祖先也许就是原始人类当中的某一支,在经历了数万年的沧桑衍变之后,与人类共同生存到今天。现代人的进化繁衍并不孤独,野人很可能就是人类最密切的近亲。如果这个猜想是正确的话,那么在野人身上是不是蕴藏着人类起源的真正奥秘呢?

 如果那些大型的野人确实存在,它会不会就是巨猿的后代呢?那些巨大的脚印,除了巨猿仿佛难以作其它解释。这是根据巨猿的下颌骨复原的巨猿头部。巨猿头部巨大,如果和人对比,比例甚至超过四倍。这是当之无愧的巨人了。如果真的是丛林中见到这样一个直立行走的庞然大物,也许胆子再大的人也不会镇定自若吧。

是不是应该存在这样一种可能,目击者见到的只是一些尚未成年的巨猿,它们的体态并没有发育完全呢?然而这样一来新的问题又产生了,有动物学学者提出异议, 按照现代生物学观点分析,一个生物物种倘若要生存繁衍,必须有一定的数量和密度的种群。而传说中的野人,为数应该是极为稀少的。作为孤立的个体,在残酷的自然竞争当中,它依靠什么生存下来呢?如果所谓的野人确实存在一定规模的动物种群,按照现在的科学研究水平和技术发现它,似乎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那么为什么我们的寻找至今仍然没有结果呢?

关于野人的争论似乎陷入僵局,无论是猩猩说还是巨猿说,都拿不出确切的证据,一切的结论只能是猜测。问题的关键在于缺少一个野人的活体证据。

野人,现代人,现代类人猿也许是统一祖先不同的进化产物。

在历次的野人考察中,虽然没有找到真正的活体野人,但是却发现了大量的脚印和毛发,它们是唯一可以摆在我们面前的实证。这是专家们用石膏浇铸的脚印模型,脚印的尺寸巨大,最大的可以达到48公分。脚的形状结构比人的脚落后,比已知的现代高等灵长类的后脚进步,我们无法用任何一种已知动物的脚印去对号入座。这究竟是什么动物留下的呢?具有这么大的脚印的动物,又该是什么样子呢?有没有可能是某些人出于某种目的伪造出来的的呢?

茫茫的神农架原始森林,我们不知道其中还蕴涵着多少我们不知道的秘密。就其复杂的自然环境来讲,很可能存在着我们尚未发现的新物种。那么到底有没有我们所追踪的野人呢?也许历史上确实曾经存在过这样一种人形动物,也许是由于我们人类的破坏而让它们被迫消逝无踪?或许这个神秘的野人真的和人类有什么渊源?最新目击野人事件的发生,在科学界和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作为世界四大自然谜团之一,神农架野人到底存在不存在?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探险协会奇异珍稀动物专业委员会主任袁振新,曾对神农架野人进行了多次考察,人称野人迷,他的回答极其肯定:“当然有野人,我们有大量人证、物证,并且已经检测过它们的毛发,所谓野人就是灵长类的新物种!

神农架良好自然生态造就野人生存环境神农架林区总面积达3253平方公里,最高峰海拔3105.4米,最低处海拔398米,至今较好地保存着原始森林的特有风貌,属国家级森林和野生动物的自然保护区;从地理位置来看,神农架是长江和汉水的分水岭,属北亚热带季风区,一年四季受到湿热的东南季风和干冷的大陆高压交替影响,气候宜人;从地势地形来看,神农架地区山连山、岭连岭,地势落差大,树林高大繁茂,山顶处还有无数人类无法攀援的洞穴,地形极其复杂,郭建崴告诉记者,他去神农架一看,当地森林植被茂密、山高谷深,存在着多处人烟罕至的悬崖峭壁和密林,完全有可能生存着至今人类不可知的某类物种。

地方志上对野人也有记载,据清代同治年间湖北地方志中《房志稿》记载,房山高险幽远,石洞如房,多毛人,长丈余,遍体生毛,时出山啮人鸡犬。拒者必遭攫搏,以炮枪击之,铅子落地,不能伤。房就是指今天神农架北部山区的房县。1976年,在房县出土的汉墓群中,有铜铸九子灯残片,而灯上的图案呢,一个像猿又像人的动物赫然坐在树上。

长期艰苦的探索考察,虽然没有找到野人活体,但却采集到了大量野人的毛发、粪便,脚印等。雄性的最大脚印是48厘米,小的有20—30多厘米。践踏的距离最长的有好几十公里,有的是在雪地里,非常清楚,是单行的脚印,表明它是直立行走,是赤脚的,脚趾都很清楚,神农架最冷时零下20℃,所以不可能是人的脚印,因为它的脚长有毛,而且是绒毛,所以不怕冷。

成年野人的体重大约在200斤到300斤之间,身高至少在2米以上。从野人的毛发来分析,排除了熊、猩猩、大猩猩、黑猩猩、金丝猴及人,但又和人很接近,可以断定是一个直立的灵长类动物的毛发。最让人信服的是曾经找到的一长串的脚印,步长1.9米,经公安部著名刑侦专家郑道利现场判定,确非人为造假,也非其它动物,而是一种直立行走的大型人形动物的脚印,

人类学家研究人类起源与进化问题,只能依靠化石,由于从猿到人的进化系统学说存在化石上的缺陷,科学界并不能够细致地描画猿进化为人的全图。因此野人也许就是能破解这些问题的人类演化过程中的活化石,它们身上可能蕴藏着人类起源的奥秘,或者说野人很可能就是人类的近祖。

物种的发生、发展、衰退直至灭绝必定要经历一个群体数量由小到大、再到小的发展过程,即发展初期,群体小、分布范围小,大熊猫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假如人们不去四川、陕西等地的深山老林里探察,仍然不会知道古老熊猫的后代会活到现在,而人类发现熊猫用了整整10年时间。该物种个体小、群体小、分布范围小,适应环境后,变得个体大、群体大、分布范围大,随着环境再度变化,再次变得个体小、

早在200万年前第四纪初期,我国广泛分布着一个古老的动物区系的类群,以熊猫及一种巨猿为代表,称之为熊猫巨猿区系。袁振新告诉记者,在人类进化过程中,当人猿分开之后,有很多猿类物种保留了下来,诸如我们熟知的黑猩猩、大猩猩等,但在人猿分开之前,距今大约一两百万年前,在巨猿种群十分强大的时候,人还是很弱小的群体。按照裴文中的理论,巨猿灭绝要经历一个从大到小的衰退过程,一个优势物种突然灭绝了不可能不留下痕迹。神农架这一带有原始森林,在某种特定的环境和条件下,可能还有一支巨猿的后代没有绝迹,慢慢适应和生存下来。
  野人存在,惟一可靠的证据就是找到活体、尸体或者较完整的头骨和肢骨,即非化石标本。但时至今日,尚未找到一个野人,也没有获取更切实的实物证据,因而有人认为,世界上根本不存在野人。一些科学家认为,传说中的野人比人类要粗壮、高大得多,要生存至今,他们就得有足够的食物;要繁衍下去,就得维持最起码的种群。因此,根据现代动物地理分布的规律,不可能有这种人形动物存在。

生物进化可以分成三个层次:微进化(生物群体中基因频率的改变)、新种生成和大进化(从一个类型到另一个类型的跃变,比如从鱼类进化到两栖类)。现代综合学说完美地解释了微进化和新种生成,并认为由微进化和新种生成的研究所得的结果可以进一步推广到大进化。但是一些生物学家对这个推论表示怀疑,他们认为生物大进化可能有属于自己的机理。按照他们的观点,生物新类型的产生是在生物胚胎发育过程中基因突变的结果。胚胎发育时的微小突变可以导致成体的巨大变化。最近发育生物学的研究似乎证明了这一点:如果在胚胎发育过程中,某种基因的表达速度变慢,就会使鱼鳍变成肢足。可以预见,随着发育生物学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大进化难题将被解决。大约在600万年前,人和猿从共同的祖先分化出来,一支进化到成为黑猩猩,大猩猩等现代类人猿,另一支进化为现代人。而巨猿与人类进化的主流分开,则是在距今大约200万年前。相对于现代类人猿,巨猿与人类的亲缘关系更为密切,然而就当巨猿的发展正在鼎盛时期,却突然神秘地消失了,我们找不到它在后来这一段时间内存在过的任何化石证据。那么是不是存在这样一种可能,历史上的巨猿并没有完全灭绝,而是顽强地生存下来直到今天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0588-45205.html


下一篇:大家,看一看这两个文章,是不是抄袭

0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19 05: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