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l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aily

留言板

每天23点到次日7点之间禁止发表留言。

[6]ericmapes   2016-11-8 22:04
王老师,感谢回复但未找到留言。
[5]ericmapes   2016-11-8 15:19
您针对<<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见》的两大评论贴子足有1篇文章那么长,我刚发帖基本赞同就发现被删除了,如在可否有请给我发来?作为您的评论附到微博若干意见文后,因为太精彩解渴了。
我的回复(2016-11-8 22:09):博主回复(2016-11-8 18:44):打开某林科院所的网站,俨然是一个“小政府”,从来就拒绝设置有关学科领域的创新、争鸣和发展的学术板块,而是每每高调报道某某官员来访。一些大的科研项目负责人热衷于对于自身个人活动的报道和网上宣传,热衷于所谓科技成果评奖和宣传来实现对科技资源的垄断,在知识界的这种拿着纳税人钱的一种自娱自乐的行为早就应当受到揭露、批判、抵制和纠错;某林业部局机关在年复一年的课题评审和经费资源分配时,通常是锁定几个下属科研单位的几个“官本位”专家的邀请, 具体成果的判断往往只能是依赖对于这些既得利益者的已有投入的既成事实。由于信息封锁,小项目大审,大项目小审的怪现象,使这类评审和科技财力资源配置从根本上扼杀公开性、扭曲竞争性、蔑视公正性。这种官学一体现象不但会使各类学术垄断和不端行为有机可乘,同时还使不少真正优秀者边缘化和逆淘汰出局。
博主回复(2016-11-8 18:43):当下,要改革科技领域的官本位和既得利益者群体维护旧有体制和机制的问题,戳穿他们的“皇帝新衣”,关键是我们要弄清楚两个问题:1、对一个科研人员来讲,什么是科研成果?2、收获名誉及利益和收获成果是否分离还是一致?显然,如果科技评价是数论文,而不管论文的实质,造假的激励和激励造假的积极性就越高。我们几乎近20年陷入SCI 的泥潭,其负面激励效应一方面模糊着科研的公正透明,一方面也在磨灭着改革和创新潜能,消弭着国家纳税人的科技投入成本,谁来问责?这是科技领域反腐败的关键举措。显然,如果我们把跟踪、跟风、“习题”和任务式的论文和具有真正原始创新或解决理论和实际问题的论文区隔开来,就很容易发现什么是垃圾论文,20年来,我们的官本位体制创造巨量的垃圾论文,但并没看到有原始创新的成果。这些垃圾论文催生了大量官员、科技官员和投机取巧者收获不当的名誉、权力和利益。而真正收获成果科学家和科技人员被边缘化和逆淘汰。当前,国家应像对农业补贴一样,一视同仁地鼓励具有创新成果的各类国有和民营科技主体,科技体制改革的关键在于用市场机制淘汰不合格科研主体,而不论体制内外。
我的回复(2016-11-8 18:44):打开某林科院所的网站,俨然是一个“小政府”,从来就拒绝设置有关学科领域的创新、争鸣和发展的学术板块,而是每每高调报道某某官员来访。一些大的科研项目负责人热衷于对于自身个人活动的报道和网上宣传,热衷于所谓科技成果评奖和宣传来实现对科技资源的垄断,在知识界的这种拿着纳税人钱的一种自娱自乐的行为早就应当受到揭露、批判、抵制和纠错;某林业部局机关在年复一年的课题评审和经费资源分配时,通常是锁定几个下属科研单位的几个“官本位”专家的邀请, 具体成果的判断往往只能是依赖对于这些既得利益者的已有投入的既成事实。由于信息封锁,小项目大审,大项目小审的怪现象,使这类评审和科技财力资源配置从根本上扼杀公开性、扭曲竞争性、蔑视公正性。这种官学一体现象不但会使各类学术垄断和不端行为有机可乘,同时还使不少真正优秀者边缘化和逆淘汰出局。
我的回复(2016-11-8 18:43):当下,要改革科技领域的官本位和既得利益者群体维护旧有体制和机制的问题,戳穿他们的“皇帝新衣”,关键是我们要弄清楚两个问题:1、对一个科研人员来讲,什么是科研成果?2、收获名誉及利益和收获成果是否分离还是一致?显然,如果科技评价是数论文,而不管论文的实质,造假的激励和激励造假的积极性就越高。我们几乎近20年陷入SCI 的泥潭,其负面激励效应一方面模糊着科研的公正透明,一方面也在磨灭着改革和创新潜能,消弭着国家纳税人的科技投入成本,谁来问责?这是科技领域反腐败的关键举措。显然,如果我们把跟踪、跟风、“习题”和任务式的论文和具有真正原始创新或解决理论和实际问题的论文区隔开来,就很容易发现什么是垃圾论文,20年来,我们的官本位体制创造巨量的垃圾论文,但并没看到有原始创新的成果。这些垃圾论文催生了大量官员、科技官员和投机取巧者收获不当的名誉、权力和利益。而真正收获成果科学家和科技人员被边缘化和逆淘汰。当前,国家应像对农业补贴一样,一视同仁地鼓励具有创新成果的各类国有和民营科技主体,科技体制改革的关键在于用市场机制淘汰不合格科研主体,而不论体制内外。
[4]grdegr   2016-5-30 22:19
2016/5/30 12:54:58 raily IP:--->>>讲得好!!!
[3]王毅翔   2016-3-13 22:10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49160-947715.html
[2]陈昌春   2015-11-30 09:52
看到王老师在《宋献方:水研究是我永恒的追求》的评论“交流:我和我的团队开发:基于web GIS的流域水文过程信息系统”,忽然想到书架上的《水文过程及其尺度响应》,问候一下王老师!
[1]刘闻铎   2014-7-26 01:19
与王鸣远先生切磋,您好!
看到您的“路线图”立即下载,仔细阅读,再找原文,找不到了……看得出您的文章是经过长时间研究准备的,有深度,有分量,有人不喜欢或看不懂也反对。
为互相了解允许先自报家门:专业科班出身,前20年有主观创新意识的研究设计,后20年科技管理、专利代理为他人做嫁衣。退休后以三种身份关注科技:1.研究员——寻找新研究课题,具体设计,也是个人难以割舍的兴趣;
2.科技管理者——观察社会实践,窥视创新规律(仅局限于科技与创新);
3.与发明人交朋友——职业习惯,关心他们成果及其成败。
附上近期的一个帖子,望您斧正。其中,许多是自己的切身感受!也是我晚年的兴趣和悲哀的宿命。
“我国技术创新是怎样被退休的”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90886&do=blog&id=768414

看了您的博客有感,以下几段不连贯的意思做交流。科技资源可以包括以下三方面:
1.创新主体(人才、团队、企业)
2.创新客体(新理论、新思想、专利、设计)
3.创新环境(管理、资金、手段)。
关键是人才价值取向的扭曲造成创新主体乏力、迷失。如果是由没有创新体验的人来领导创新,识别、推荐创新人才,“创新”永远是模糊的,扭曲的。
课题组、研究院所、企业、科技官员并非天然地具有创新思想和创新能力,具有创新思维的人领导的上述团队一定具有创新能力。我们往往是错位。
科技官员需要有创新实践,需要有体验过创新的艰辛和快乐,需要有对新思想、新技术的激情、敏感和憧憬,更需要有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和科技创新使命感,他所管辖的范围一定会有真正的创新。如果科技官员只要会看申请书、报表、验收总结岂不等于虚设。一切由“信得过”的专家组负责……就是不负责。在科技行业里,面对众多科研课题。往往会要看看对个人有什么正面与负面影响,或打个人主意,个人不能谋取,宁可让它湮灭。
科技、科研成为“围城”,不适搞科研的人充斥其间,有能力的人进不来。所谓的“创新联盟”成为既得利益联盟。
所说的科技资源,人们对“创新客体”有所忽视,其实非常重要,它是创新的对象,“创新客体”是不可再生的资源。对新理论、新设计、重大专利,要么,“跟风”一哄而上,重复他人研究;要么,对自己的原创性东西麻木,视而不见。然而,也有个对创新客体的鉴别、认识的问题。没有创新思维的人不可能发现有价值的课题。
2013年国内发明专利申请量到达70.5万件,其中必然有具有重大意义的发明创造。据我所知,对这样庞大的资源,没有一个梳理、筛选、推荐机制。科技部和知识产权局两大系统互不协调,互不买账。项目申报历来都是体制内通过基层或系统单位逐级上报,不愿意有其它部门介入!再举例:专利系统有明文规定对发明人资格不做审查,就是自己随便报,有时一个项目十几个发明人(其中绝大多数是“做车”的),可是在评价科技贡献时,专利发明人是很重要指标。
本人在科学网上(lwd8811)不连贯的帖子基本代表我的心路:
1.有关专利与专利法;
2.有关创新与管理;
3.2008年至今的具体设计,涉及每年百亿产业的重构再造。3项专利。列入国家125重大项目,随即被偷梁换柱……近200万经费不见了,不知道幕后的交易。
如有打扰,非常抱歉。                  刘闻铎 即日
我的回复(2014-7-26 09:39):刘先生,您好。十分高兴阅读您的留言。显然,我们的观点是非常一致的。我完全赞同您提出对“创新客体”鉴别和认识的问题。的确,当下的中国最欠缺的是将资金有效交予合适的人手里的能力。就如我们单位的逆淘汰环境和体制一样,必须打破,必须打破体制内代表政府的既得利益集团的垄断、造假、挥霍和浪费。目前,我主要从事以下方面的科研活动:1、液体生物肥试验推广;2、依托华骏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基于Web GIS的环境影响评价信息系统;基于生态过程机制的林业环境功能的评价信息系统及其云计算;基于Web GIS的流域水文过程信息系统等方面的研制和开发,具有很重要理论和实践意义和广阔的市场前景。3、有关恢复生态学方面的国际合作www.earth-ing.com 我全部的科研活动都是自主独立地R&D,我的单位和国家林业局非但不支持,反而设置重重障碍。但我的世界观和人生价值观决定了我不会和任何邪恶势力的妥协,敢于和善于迎接腐朽势力的挑战。

谢谢您的留言和启发。希望以后多有交流

王鸣远    于即日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5 02: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