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nyqli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ohnnyqliu 马年吉祥!

博文

看病难啊,去医院简直像是加速上西天!一次真实的看病经历

已有 4192 次阅读 2016-6-23 01:12 |个人分类:健康|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看病难

   最近半个月发生在亲属患者身上的事情,实在让人震惊医疗内幕,同时,对于医疗行业的新兴产业医闹公司也不再觉得新鲜了。以前仅在网上看到有患者或家属打死医生的,到了医院才知道,真有不少大夫是不怕死的,至少是不怕被狠揍一顿。

   本月初得知亲属要做一个妇科肿瘤手术,对于一个不到二十多岁未婚的女孩来说是一件生死攸关的大事,我们建议再到北京大医院看看,她决定在当地山东一个地级市(T市)的三级甲等医院做手术,手术前身体状况正常,体格健壮,手术中也被告知顺利,没有想到手术后几个小时突然大口吐血呼吸困难,家属告诉护士后也没有得到重视,主刀医生也没有及时赶到,我们急切地给所有能够利用的熟人关系联系,希望医院重视采取措施,都没有得到回复,我们给当医生的同学打电话,他指导我们说如果是发生肺栓塞将是凶多吉少,要求我们马上找医院总值班并要求封存病历!我们找到值班大夫,他们竟敢公然违法,拒绝复印病历。这时候患者血压降到很低水平,生命垂危,家属急切呼吁紧急抢救,医生们也开始慌张了,夜晚才将患者转移到ICU重症病房监护。万幸,两天以后一个鲜活的年轻生命从地狱里面走了一回,险些因为一个肿瘤切除手术丧命黄泉。后来一个在北京实习过的年轻医生私下告诉我们,发生了轻度栓塞,后来的片子肺部也有阴影,另外,问题主要出在手术后的监护与医疗管理程序方面,手术的整体计划也没有充分的准备。重症病房的几万元额外费用也要患者自己出,好像这个医院效益不错,对此类情况见怪不怪了。这是什么医院啊,同病房的一个年轻女患者在出院前告诉我们,她做的是微创手术,手术后突然发生休克,好在也被家属及时发现了,后来知道是用的药物过敏,险些丧命。同病房的一个年长患者,几天前还被告知没有问题,老太太回家就快不行了,又来到医院,发现一个比子宫还大的肿瘤,马上一起也切除了子宫。后来病房中又来了一个年轻的女患者准备做手术,前一天被告知不用手术了,是一次误诊。她是最幸运的一个病人了。这像是人类的医院吗?难以置信!

   我们从中得到哪些经验呢?如果您或您的亲人不幸住院需要手术,不管在哪里,您要准备好以下几件事情,才能有效降低风险保平安:

1)动用所有资源让医院重视,同时要有人员,最少十个人,一起到医院病房看望病人,证明你不是一个人仅仅由年长的农民父母陪伴。

2)手术后立即要求封存病历,这是法律规定的医院必须执行,与医生的交流录音录像,目的是要求医院重视,你是具有法律和基础医疗知识的。

3)手术后每15分钟要求护士监护病人,在24小时内密切关注各种医疗指标和病人的呼吸/心跳/血压和尿液等变化。避免发生上述的意外情况。

    我们有了在(T市)地方医院的经验教训,而那里有的医生也建议应该到北京的大医院会诊,并请专家给出下一步的治疗方案。我们四处求人,北京的亲朋好友们帮助联系了一个著名医院和挂了一个知名大夫叫尹玲的号(化名),患者前一天从山东小地方坐车赶的北京,住在亲友家,一大早由亲友陪同到了医院,提前几天亲友已经在这家大医院把患者病理切片给病理科会诊,得到了一行字(支持xxx肿瘤结果),一个令我们放心的结果。医院里面人山人海,我们排在前几号,房间里面已经有4-5个患者了,全是年轻的妇科病人一点私密性也没有,到了患者就诊的时候,这位尹玲大夫也许是对小地方来的说方言的患者,非常不耐烦,连病人带来的地方病历和本院的病理会诊等资料也不屑一顾,对患者说你不是在这里做的手术,不能给你治疗方案建议。还告诉患者看病流程不对,应该先到她这里来,然后做病理会诊,对患者准备的一些问题,有关复查问题,随诊哪些指标,其中肿瘤标记物AMH是否可以做,患者是否必须做等问题,也没有明确回答。告诉患者要做化疗,也没有说如何做用什么药物和怎样的疗程。患者和家属们彻底失望了,我们是挂了专家号的,也是专程来北京的,北京的大夫就这副德行吗?我们要打北京卫生局的电话投诉!电话打不通。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79112-986254.html

上一篇:喜鹊报春
下一篇:怀念著名地球化学家-高雅谦逊的江博明院士

17 孙启高 武夷山 蔡小宁 吕洪波 葛兆斌 柏舟 侯成亚 戴德昌 马志超 杨正瓴 高敏 张海权 ycjyf hnw48 guhanxian doctor5 nm2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2-28 14: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