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ls201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s2013

博文

清明时节,小小感怀一则

已有 2149 次阅读 2013-4-4 20:12 |个人分类:社会万象|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清明,北京协和,研究生,大学,雾霾,小雨霏霏,松枝,柳条| 大学, 研究生, 雾霾, 清明, 北京协和

        古语说,“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断魂未必,今年的清明,倒是着实小雨霏霏了一把。

        从小到大,一年复一年,终于奔三奔上了眉目。还清晰的记得,小学时的清明,是大孩子们背后的小跟班,沿河捡起他们从树上砍下的柳条以及从小山岗上掰下的柏树枝。一群孩子,一抱树枝,这大概是那时对于清明的印象。中学时的清明节,大抵要在学校度过,每每有乡里的老战士被邀请来作报告。一个上午或下午的时候,全校的师生聚集在同一个操场上,听同一段乡里抗战或打土匪的故事,这应该是那时的清明节。高中里,整个学校里,一切跟着高考的指挥棒在运行,很少接触些清明节的活动;即便果真有,也大都是抱着一种可以暂时放下书本、放个小假来解放忧心忡忡的情愫。

       回首大学以前的清明,林林总总的,大概想起来都有一种莫名的微笑,有一点点往昔残存的回忆。大学里的清明,倒是跟着学生会等等的学生组织,过得更像是一种水过地皮湿的象征、仪式或是节日。一届接一届,大都是些沉珂,仿若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如果真的有改变,或许就是去年的干事变成了部长、黄色的海报换成了翠青,但仿若小贩吆喝的内容大致还是那么一套。

       读研了,在北京东单五号,经历了颇有感触的一个清明。白天阴沉,猛一看是天气,再一看“中度污染”,我想这大抵更像是雾霾使然吧。傍晚湿润,微雨无声无响地打湿了古老的协和,琉璃房顶却不曾滴水,空气倒是凉了许多,但“凉爽”一次却是不敢用于冷冷、阴阴的北京的。

       过了晌午,在餐厅用餐,看到大屏幕里熙熙攘攘的人群、挤挤撞撞的车辆、黄黄绿绿的花草,着实为之一惊。一是惊于文明传承的猜想,或许这就是文化的力量,缅怀先人、祭奠英灵,穷也好富也罢,不忘祖、不忘亲、不忘本,这是一个多好的形式。二是惊于现代生活的从众,富了都有车,再拥挤也要用;祭奠讲排场,一家更比一家阔,祭奠何必流于从众形式呢。

       清明是一种提醒,提醒人们去墓前凭吊祭奠,回忆往昔,更感恩生着、活着、生活着的难得。莫让清明乱了分寸、慌了手脚;堵了车也堵了心,糟了钱也糟糕了罪。静心冷眼看清明,过就过出它的真价值、真精义。

       末了,想了几句话来结束这一通浮想:南柯枕黄粱,一梦连一梦;适时务实事,浴雨还欲语。

                                                    写在2013年清明节 晚

                                                      于东单协和旧楼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76606-676934.html

上一篇:暖春,《一生有你》
下一篇:凌云少年科研痴——点拨有感

1 徐大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5 07: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