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x197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yx1970

博文

是推行院士退休制度的时候了

已有 1452 次阅读 2014-4-1 14:48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中国科学院, 历史学家, 科学研究, 中国工程院, 师范大学

  

      据媒体报道,88岁的知名历史学家、华中师范大学原校长章开沅,前不久终于获得学校同意,辞去“资深教授”的头衔和所有待遇。在对章先生的“自我革命”肃然起敬的同时,也让人深切感受到:是推行院士退休制度的时候了!

  在我国学术界,章开沅先生并不是辞去“院士待遇”的第一人。院士、资深教授是荣誉性质的学术称号,本不该有“退休”一说。这些院士(学者)为何主动请辞、请退,并且在社会上引发强烈反响?其深层次原因在于:院士等最高学术称号已被利益化,如不及时进行改革,将日益背离设立院士制度的初衷,阻碍科学文化事业健康发展。

  科学研究既是脑力活儿又是体力活儿,精力充沛的青壮年应是做科研的主力军。然而,由于历史原因,我国院士老龄化非常严重。据统计,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的院士,平均年龄均超过70岁。

  虽然两院院士章程中没有“终身工作”的规定,但在现实层面,一旦当上院士,不管年龄多大、身体状况如何,就可以一直工作下去。更为严重的是,一旦当上院士,不仅各种待遇、好处会纷至沓来,而且在项目评审、经费申请、成果鉴定等方面拥有特殊的话语权。普遍存在的“院士通吃”现象,使创新能力强、申请经费困难的青年科研人员的生存空间和上升空间被严重挤压。

  能拿经费的不出活儿、能出活儿的拿不到经费——长此以往,中国的科技事业岂不危乎?对此,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果断部署:“改革院士遴选和管理体制,优化学科布局,提高中青年人才比例,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

  正如请辞退休的工程院院士秦伯益所说:我们的“院士”称号上凝聚着无数同事们的辛勤劳动,凝聚着我们民族的希望。我们不可能永葆青春,但我们必须永保清白。人们期待着,有更多“章先生”、“秦先生”挺身而出,“自我革命”、打破“围墙”;同时,更期待有关部门尽快出台实施细则,把中央的院士制度改革部署落到实处,使人才评价、项目管理和经费申请机制更为合理、高效,让“年轻、新鲜、有朝气的面孔”能够早日尽情“呼吸”。如此,则年轻的科研人员幸甚,中国的科技发展幸甚!

原标题:是推行院士退休制度的时候了(新语)

  据媒体报道,88岁的知名历史学家、华中师范大学原校长章开沅,前不久终于获得学校同意,辞去“资深教授”的头衔和所有待遇。在对章先生的“自我革命”肃然起敬的同时,也让人深切感受到:是推行院士退休制度的时候了!

  在我国学术界,章开沅先生并不是辞去“院士待遇”的第一人。院士、资深教授是荣誉性质的学术称号,本不该有“退休”一说。这些院士(学者)为何主动请辞、请退,并且在社会上引发强烈反响?其深层次原因在于:院士等最高学术称号已被利益化,如不及时进行改革,将日益背离设立院士制度的初衷,阻碍科学文化事业健康发展。

  科学研究既是脑力活儿又是体力活儿,精力充沛的青壮年应是做科研的主力军。然而,由于历史原因,我国院士老龄化非常严重。据统计,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的院士,平均年龄均超过70岁。

  虽然两院院士章程中没有“终身工作”的规定,但在现实层面,一旦当上院士,不管年龄多大、身体状况如何,就可以一直工作下去。更为严重的是,一旦当上院士,不仅各种待遇、好处会纷至沓来,而且在项目评审、经费申请、成果鉴定等方面拥有特殊的话语权。普遍存在的“院士通吃”现象,使创新能力强、申请经费困难的青年科研人员的生存空间和上升空间被严重挤压。

  能拿经费的不出活儿、能出活儿的拿不到经费——长此以往,中国的科技事业岂不危乎?对此,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果断部署:“改革院士遴选和管理体制,优化学科布局,提高中青年人才比例,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

  正如请辞退休的工程院院士秦伯益所说:我们的“院士”称号上凝聚着无数同事们的辛勤劳动,凝聚着我们民族的希望。我们不可能永葆青春,但我们必须永保清白。人们期待着,有更多“章先生”、“秦先生”挺身而出,“自我革命”、打破“围墙”;同时,更期待有关部门尽快出台实施细则,把中央的院士制度改革部署落到实处,使人才评价、项目管理和经费申请机制更为合理、高效,让“年轻、新鲜、有朝气的面孔”能够早日尽情“呼吸”。如此,则年轻的科研人员幸甚,中国的科技发展幸甚!原标题:是推行院士退休制度的时候了(新语)

  据媒体报道,88岁的知名历史学家、华中师范大学原校长章开沅,前不久终于获得学校同意,辞去“资深教授”的头衔和所有待遇。在对章先生的“自我革命”肃然起敬的同时,也让人深切感受到:是推行院士退休制度的时候了!

  在我国学术界,章开沅先生并不是辞去“院士待遇”的第一人。院士、资深教授是荣誉性质的学术称号,本不该有“退休”一说。这些院士(学者)为何主动请辞、请退,并且在社会上引发强烈反响?其深层次原因在于:院士等最高学术称号已被利益化,如不及时进行改革,将日益背离设立院士制度的初衷,阻碍科学文化事业健康发展。

  科学研究既是脑力活儿又是体力活儿,精力充沛的青壮年应是做科研的主力军。然而,由于历史原因,我国院士老龄化非常严重。据统计,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的院士,平均年龄均超过70岁。

  虽然两院院士章程中没有“终身工作”的规定,但在现实层面,一旦当上院士,不管年龄多大、身体状况如何,就可以一直工作下去。更为严重的是,一旦当上院士,不仅各种待遇、好处会纷至沓来,而且在项目评审、经费申请、成果鉴定等方面拥有特殊的话语权。普遍存在的“院士通吃”现象,使创新能力强、申请经费困难的青年科研人员的生存空间和上升空间被严重挤压。

  能拿经费的不出活儿、能出活儿的拿不到经费——长此以往,中国的科技事业岂不危乎?对此,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果断部署:“改革院士遴选和管理体制,优化学科布局,提高中青年人才比例,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

  正如请辞退休的工程院院士秦伯益所说:我们的“院士”称号上凝聚着无数同事们的辛勤劳动,凝聚着我们民族的希望。我们不可能永葆青春,但我们必须永保清白。人们期待着,有更多“章先生”、“秦先生”挺身而出,“自我革命”、打破“围墙”;同时,更期待有关部门尽快出台实施细则,把中央的院士制度改革部署落到实处,使人才评价、项目管理和经费申请机制更为合理、高效,让“年轻、新鲜、有朝气的面孔”能够早日尽情“呼吸”。如此,则年轻的科研人员幸甚,中国的科技发展幸甚!原标题:是推行院士退休制度的时候了(新语)

  据媒体报道,88岁的知名历史学家、华中师范大学原校长章开沅,前不久终于获得学校同意,辞去“资深教授”的头衔和所有待遇。在对章先生的“自我革命”肃然起敬的同时,也让人深切感受到:是推行院士退休制度的时候了!

  在我国学术界,章开沅先生并不是辞去“院士待遇”的第一人。院士、资深教授是荣誉性质的学术称号,本不该有“退休”一说。这些院士(学者)为何主动请辞、请退,并且在社会上引发强烈反响?其深层次原因在于:院士等最高学术称号已被利益化,如不及时进行改革,将日益背离设立院士制度的初衷,阻碍科学文化事业健康发展。

  科学研究既是脑力活儿又是体力活儿,精力充沛的青壮年应是做科研的主力军。然而,由于历史原因,我国院士老龄化非常严重。据统计,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的院士,平均年龄均超过70岁。

  虽然两院院士章程中没有“终身工作”的规定,但在现实层面,一旦当上院士,不管年龄多大、身体状况如何,就可以一直工作下去。更为严重的是,一旦当上院士,不仅各种待遇、好处会纷至沓来,而且在项目评审、经费申请、成果鉴定等方面拥有特殊的话语权。普遍存在的“院士通吃”现象,使创新能力强、申请经费困难的青年科研人员的生存空间和上升空间被严重挤压。

  能拿经费的不出活儿、能出活儿的拿不到经费——长此以往,中国的科技事业岂不危乎?对此,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果断部署:“改革院士遴选和管理体制,优化学科布局,提高中青年人才比例,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

  正如请辞退休的工程院院士秦伯益所说:我们的“院士”称号上凝聚着无数同事们的辛勤劳动,凝聚着我们民族的希望。我们不可能永葆青春,但我们必须永保清白。人们期待着,有更多“章先生”、“秦先生”挺身而出,“自我革命”、打破“围墙”;同时,更期待有关部门尽快出台实施细则,把中央的院士制度改革部署落到实处,使人才评价、项目管理和经费申请机制更为合理、高效,让“年轻、新鲜、有朝气的面孔”能够早日尽情“呼吸”。如此,则年轻的科研人员幸甚,中国的科技发展幸甚!原标题:是推行院士退休制度的时候了(新语)

  据媒体报道,88岁的知名历史学家、华中师范大学原校长章开沅,前不久终于获得学校同意,辞去“资深教授”的头衔和所有待遇。在对章先生的“自我革命”肃然起敬的同时,也让人深切感受到:是推行院士退休制度的时候了!

  在我国学术界,章开沅先生并不是辞去“院士待遇”的第一人。院士、资深教授是荣誉性质的学术称号,本不该有“退休”一说。这些院士(学者)为何主动请辞、请退,并且在社会上引发强烈反响?其深层次原因在于:院士等最高学术称号已被利益化,如不及时进行改革,将日益背离设立院士制度的初衷,阻碍科学文化事业健康发展。

  科学研究既是脑力活儿又是体力活儿,精力充沛的青壮年应是做科研的主力军。然而,由于历史原因,我国院士老龄化非常严重。据统计,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的院士,平均年龄均超过70岁。

  虽然两院院士章程中没有“终身工作”的规定,但在现实层面,一旦当上院士,不管年龄多大、身体状况如何,就可以一直工作下去。更为严重的是,一旦当上院士,不仅各种待遇、好处会纷至沓来,而且在项目评审、经费申请、成果鉴定等方面拥有特殊的话语权。普遍存在的“院士通吃”现象,使创新能力强、申请经费困难的青年科研人员的生存空间和上升空间被严重挤压。

  能拿经费的不出活儿、能出活儿的拿不到经费——长此以往,中国的科技事业岂不危乎?对此,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果断部署:“改革院士遴选和管理体制,优化学科布局,提高中青年人才比例,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

  正如请辞退休的工程院院士秦伯益所说:我们的“院士”称号上凝聚着无数同事们的辛勤劳动,凝聚着我们民族的希望。我们不可能永葆青春,但我们必须永保清白。人们期待着,有更多“章先生”、“秦先生”挺身而出,“自我革命”、打破“围墙”;同时,更期待有关部门尽快出台实施细则,把中央的院士制度改革部署落到实处,使人才评价、项目管理和经费申请机制更为合理、高效,让“年轻、新鲜、有朝气的面孔”能够早日尽情“呼吸”。如此,则年轻的科研人员幸甚,中国的科技发展幸甚!原标题:是推行院士退休制度的时候了(新语)

  据媒体报道,88岁的知名历史学家、华中师范大学原校长章开沅,前不久终于获得学校同意,辞去“资深教授”的头衔和所有待遇。在对章先生的“自我革命”肃然起敬的同时,也让人深切感受到:是推行院士退休制度的时候了!

  在我国学术界,章开沅先生并不是辞去“院士待遇”的第一人。院士、资深教授是荣誉性质的学术称号,本不该有“退休”一说。这些院士(学者)为何主动请辞、请退,并且在社会上引发强烈反响?其深层次原因在于:院士等最高学术称号已被利益化,如不及时进行改革,将日益背离设立院士制度的初衷,阻碍科学文化事业健康发展。

  科学研究既是脑力活儿又是体力活儿,精力充沛的青壮年应是做科研的主力军。然而,由于历史原因,我国院士老龄化非常严重。据统计,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的院士,平均年龄均超过70岁。

  虽然两院院士章程中没有“终身工作”的规定,但在现实层面,一旦当上院士,不管年龄多大、身体状况如何,就可以一直工作下去。更为严重的是,一旦当上院士,不仅各种待遇、好处会纷至沓来,而且在项目评审、经费申请、成果鉴定等方面拥有特殊的话语权。普遍存在的“院士通吃”现象,使创新能力强、申请经费困难的青年科研人员的生存空间和上升空间被严重挤压。

  能拿经费的不出活儿、能出活儿的拿不到经费——长此以往,中国的科技事业岂不危乎?对此,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果断部署:“改革院士遴选和管理体制,优化学科布局,提高中青年人才比例,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

  正如请辞退休的工程院院士秦伯益所说:我们的“院士”称号上凝聚着无数同事们的辛勤劳动,凝聚着我们民族的希望。我们不可能永葆青春,但我们必须永保清白。人们期待着,有更多“章先生”、“秦先生”挺身而出,“自我革命”、打破“围墙”;同时,更期待有关部门尽快出台实施细则,把中央的院士制度改革部署落到实处,使人才评价、项目管理和经费申请机制更为合理、高效,让“年轻、新鲜、有朝气的面孔”能够早日尽情“呼吸”。如此,则年轻的科研人员幸甚,中国的科技发展幸甚!(原文见人民日报4月1日文化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66134-781111.html

上一篇:多一些“科技自信”
下一篇:“四问基础研究”之一:基础研究有什么用

4 喻海良 张海霞 刘良云 关法春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3 07: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