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gpi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igpig

博文

科研也文艺

已有 2801 次阅读 2013-10-25 15:13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文艺

博诸君一笑:


窗前明月光,低头做实验。劝君更饮一杯酒,西出阳关去实验。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实验。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为实验。中华儿女多奇志,五尺枪尖做实验。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做实验。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要做实验。


平板长出克隆日,家祭勿忘告乃翁。


天长地久有时尽,实验绵绵无绝期


我闻论文已叹息,又闻毕业重唧唧。 同是天涯读博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念念心随细胞远,寥寥坐提蛋白迟,谁怜我为Western瘦,慰语条带会有时。


一天提血六十管,蓦然回首,一半有絮一半空【苦逼的提陈旧血DNA】


花谢花飞花满天 文章投得醉愁眠


还君实验双泪垂,恨不相逢未遇时...


垂死病中惊坐起,实验报告还没写。


蓦然回首,指头正被白鼠细细噬虐。


南厢跑柱黄昏后,有G15盈袖。悲道只消魂,帘卷西风,怎持续长肉。


我于茫茫杂蛋白中纯化我唯一之目的条带,得之,我幸,失之,重做TAT。


论文几时有,举首问苍天,多少日日夜夜,今昔是何年?我欲就此离去,恐亲梨花带雨,再忍有多难。扪心问自己,忍到哪一天!开word,再Endnote,又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都会有艰难。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如今也难全。但愿快结束,千里把家还。


洛阳亲友如想问,就说我在做液质;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帮我做液质;横看成岭侧成峰,图谱结构不相同;衣带渐宽终不悔,液质做的人憔悴;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仍然做液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做液质;垂死病中惊坐起,加班还要做液质;小楼昨夜又东风,液质不堪回首月明中~


鉴于力宏唱过《星座》《十二生肖》两首歌,所以我们可以大胆猜测,他下张专辑会不会出那么一首歌叫《四种血型》 “AB能生四种血啊,AA只能生AO 。BB就是生BO啊,OO就是生个O”甚至《十二脑神经》“一嗅二视三动眼,四滑五叉六外展,七面八听九舌咽,迷走加副舌下全。


方向决定命运,运气决定结果,片段决定心态,Thermo决定工种,跑胶愉快。

硕导毁理想,博导毁人生,若为实验故,定然毁一生。


三年寒窗苦,只为兔和鼠!


小时候不听话,长大了PCR;小时候不努力,长大了提质粒。


前不见荧光,后不见文章,念毕业之无期,独怆然而涕下!


又是一年春好处,我们依然喂老鼠。


鼠道难,鼠道难,麻醉取血太麻烦。 摘眼刺心不忍看,镊子在手软绵绵。 手术缝皮蜈蚣爬,刀口崎岖十八弯。 鼠道难,鼠道难,科研为人牺牲完。 ?——“鼠道”一词来源于“人道”。实验小鼠有感/夕暮立亲笔/


实验复实验,学生当户织。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进细胞间,望穿细胞路。只恨病毒滴度低,人比黄花瘦。


三十论文尘与土,一想住房云和月。熬夜饥食方便面,懊悔误加缓冲液。待从头,收拾新数据,记录写。


养鼠、杀鼠,轻车熟路。试剂、耗材,贵于工资。披星,戴月,半饥半饱。医殇,患痛,路在何方。


前不见荧光,后不见文章,念毕业之无期,独怆然而涕下!


从没有男朋友到有男朋友,也没有那条合适的带.......


如何让您给我issue   在我还相信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天若WB天亦老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实验室。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58146-736021.html

上一篇:插花
下一篇:科研试出来

3 王振亭 周素勤 彭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5 16: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