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驿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老李 一个行走者的思想历程

博文

按标题搜索
杂感:无用的激情
热度 1 2020-9-15 21:19
最近忙碌,有些应接不暇。开学后也许总是这样,很多事情一下子多了起来,头绪多了就无从下手,这是很费神的事情。前些日子与同学们小聚,聊到普赖斯原则话题,即2/8原则。这个原则在探讨后发现有许多妙处,现列举几例: 1、普赖斯原则:科技界80%的成果是由20%的人完成的,反之,剩下的80%的人只完成了20%的成果。 ...
1285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教学与科研之间矛盾如何化解
热度 6 2020-9-10 13:05
教学与科研之间矛盾如何化解 李侠 造成当下青年教师焦虑的主要原因是什么?这是一个亟需清理的问题,据笔者观察,造成青年教师产生普遍性焦虑的原因主要有三个:成家、立业与生存压力,遗憾的是,这三项因素几乎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人生舞台上,没有错峰更没有缓冲,导致压力叠加由此衍生出独有的“青年期焦虑 ...
4460 次阅读|7 个评论 热度 6
只有拥有好的文化,才会有好的科学
热度 15 2020-9-9 09:23
只有拥有好的文化,才会有好的科学 ——科技的发展需要人文的滋养 李侠 杨叔子院士有名言:没有科技,一打就垮;没有人文,不打自垮。关于这句话的出处,笔者从网上能找到的最近出处是 2016 年 10 月杨先生接受《半月谈》采访中有这句话。但从该思想的形成来看,显然要比这个采访早很多。时至今日 ...
4843 次阅读|24 个评论 热度 15
“降维收割”到底损失了谁的利益?
热度 8 2020-8-30 10:58
“降维收割”到底损失了谁的利益? 李侠 近日两则新闻很有趣,一则是美国哈佛大学博士后罗林姣到深圳南山区桃源街道办任副主任;另一则是一张来自杭州市余杭区的招聘公示引发大家的关注,在这份 2018 年杭州市余杭区招聘人员的公示名单里,清一色是来自清华、北大的毕业生,学历均为硕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 ...
3838 次阅读|11 个评论 热度 8
医保改革:不要老是琢磨老百姓口袋里的那点过河钱
热度 1 2020-8-29 13:09
这次医保改革动作很大,有支持的条目,也有反对的条目!其中第二条特别值得关注: 医保局的改革办法,“在职职工个人账户由个人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计入,计入标准原则上控制在本人参保缴费基数的2%以内,单位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全部计入统筹基金”。 和现在相比,这次改革的最大变化就是,单位缴纳的医保 ...
1342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出门
热度 1 2020-8-19 11:07
2020年真是很不一样的年份,感觉这个假期很短,转眼已经过去大半,事情没有做成几件。一会坐车出门开会去,这也是今年第一次出远门!感觉有些陌生了,原来从熟悉到陌生竟然如此的近,记录一笔! 说明: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没有任何商业目的,仅供欣赏,特此致谢! 2020-8-19于南方
922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没有尽头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热度 10 2020-8-9 19:34
前些日子在CCTV-6上看了一部半截子的电影《海上钢琴师》,觉得实在是一部好片子,值得说两句。这是一部1998年出品的意大利电影,根据网上信息得知,大陆是2019年11月15日首映的。先不说别的,这样优秀电影国内观众要等到21年后才有机会看到,几乎一代人的时间,实在是耻辱。这期间我们用抗日科幻神话剧等精神垃圾来喂 ...
3646 次阅读|18 个评论 热度 10
绩效主义背景下的科学界如何安放学术理想
热度 14 2020-8-7 14:49
绩效主义背景下的科学界如何安放学术理想 李侠 经过近 30 年的不懈努力,今天的中国科技界终于如愿以偿地整体上进入绩效主义的轨道。在诸多政策的不间断规训下,这套游戏规则已经成功内化于共同体的认知之中,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科技界已经是当今世界上实施绩效主义的最大试验场。 自 2018 年 10 ...
4161 次阅读|27 个评论 热度 14
黑森原来是这样死的
2020-8-6 10:31
苏联科学史家黑森的大名早就听说过,也知道他那篇著名文章的基本内容,近日在读英国历史学家戴维·伍顿(David Wootton,1950-)的《科学的诞生:科学革命新史》一书时,才无意中知道黑森的悲惨命运。 黑森的信息如下: BorisMikhailovichHessen(1893-1936) ,alsoGessen,wa ...
1951 次阅读|没有评论

本页有 1 篇博文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8 04: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