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ocunku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aocunkuan

博文

面对不确定的未来,“要在最坏的可能性上建立我们的政策” 精选

已有 3316 次阅读 2020-6-26 11:18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毕业典礼, 寄语, 不确定性的未来

面对不确定的未来,“要在最坏的可能性上建立我们的政策”

——寄语环境系2020届毕业生

 

包存宽

 

今年的毕业季确实有些独特。校园没有了往日毕业季喧嚣,少了很多奔走的青春身影,甚至此时此刻的你没有学位服和学位帽却只有口罩,以及今天这有些“冷清”的毕业典礼。较往年的各种激动和不舍,今年增加了一些复杂情绪。就这点而言,我和你们是一样的。只是,作为老师,我还想多说几句。

在复旦这几年,你们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之前一直以来头上“别人家的孩子”的光环不在了,或者说你们在踏入复旦校园那一时起,你在众多的“别人家的孩子”里“泯然众人矣”。不过还好,复旦给了你们另一个光环——“复旦(环境)人”。尤其是在你们离开学校这一刻起,“复旦人”的光环将与你如影相随:单位领导把你这个新人介绍给同事,会说“这是那谁谁”,后面应该还会补上一句“复旦的高材生”——尽管此时你心里会有些忐忑——或许你在班级里的成绩并不那么好,甚至你是被某个仁慈的老师说了一句“算了,学生也不容易,而且这疫情”才被放过的;工作岗位上你做得好,别人夸你之后,也往往暗挑大拇指“人家复旦的”;工作的事你做砸了,别人嘲笑你之后,也会加上一句“还复旦的呢”。这时,你也会意识到,“复旦的”这一光环或头衔甩都甩不掉了。

当然,从你离开复旦这一刻起,你就成了复旦的一个牵挂。如果可以把你们比喻成我们老师的“产品”,我们老师会对你们和你们的用户有一个承诺——“终生保修”。你春风得意,复旦或就是伴你“疾驰马蹄”的泥或者是花;你失意,复旦或能给你东山再起的力量;你面对未来的种种不确定有些许畏惧,复旦或可以给你壮胆;你在商场或官场一路高歌到有些“飘”,复旦或可以给你批头泼一瓢冷水;你若出身贫寒渴望财富,复旦或能让你挣得“第一桶金”甚至改变你几代“贫下中农”的命运;你若陷入“物欲”的泥沼,复旦的“自由而无用”或能拯救你的“灵魂”……

过几天,你们就要离开复旦,开始一段新的征程。面对充满不确定的未来,大多数人都是有些“慌”的。否则,就没有了“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的佳句。至少,我今天不会像王维吓唬元二那样告诫你们——“西出阳关无故人”。世界本来就是多样的——既有她温情的一面,也有狰狞的另一面;未来也未必都会一片光明,也会有阴暗。未来本来就充满了不确定性,正如我课堂上讲过的“未来是不确定的,未来唯一能确定的是未来的不确定性”。如何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我这里送你们毛泽东的一句话“要在最坏的可能性上建立我们的政策”。那是在19455月中共七大上作“结论”,面对抗战即将“胜利”的大好形势,毛泽东却一口气列举了可能遭遇的“十七条困难”,其中包括了被骂——“外国大骂”“国内大骂”、“爆发内战”“准备被他们占去几大块根据地”“被他们消灭若干万军队”甚至“三分之一”、“得不到承认”、“跑掉、散掉若干万党员”、“经济困难”、“天灾流行,赤地千里”以及“其他意想不到的事”。你们也不妨给出自已未来可能会遇到的“17条困难”。即便每一境遇哪怕17条困难接二连三出来折磨你甚至以暴风骤雨的气势一股脑的压过来,会改变你的轨迹但不改变你的方向,会修正你的起点而你的目标依然在那里。

最后,再结合环境专业来说一下。之前,总有人给我说过,你看,国家、上海及其他地方环保部门,复旦环境系友不多。我心里总是有点愧意。我们环境系的毕业生从事环保的不多,有些“不务正业”。后面,还有人给我说,复旦的学生找工作,不是靠专业的——用人单位是要得是复旦学生而不是复旦某专业的学生。我多了些宽慰。无论如何,别管你毕业后做什么,只要是对人类文明、社会进步、民族振兴、国家富强、百姓安居有益的就好。在我看来“能够提高发展效率和效益、提高发展质量,就是更广泛、更具深远意义的环保。”从这个角度上讲,你们依然是“复旦环境人”。


注1:系里一直以来有个传统,让每年度“学生心目中好老师”或寄语毕业生或致辞新生。这是6月24日2020届云端毕业典礼,我作为老师代表的发言。

4.jpg

3.jpg

2.jpg



1.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8156-1239422.html

上一篇:突发事件应急管理体系建设须全面纳入十四五规划
下一篇:我的高考1990

9 黄永义 郑永军 杨顺楷 曹俊兴 王德华 姬扬 王崇臣 段含明 张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2 09: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