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海洋的远航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ying 系统科学与数学水手札记

博文

我在美国学习时论文是怎么署名 精选

已有 27800 次阅读 2014-5-20 14:59 |个人分类:杂感|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师生关系,论文署名,公平| 师生关系, 公平, 论文署名

最近科学网热议的恽戈事件,本来只是双方有误两败俱伤的个例,现在都快吵成了阶级斗争,大家扯着嗓子讲知识产权的界定,等法律判决。其实师生关系远不是雇佣或合作写作那样简单,到了讲知识产权,就像夫妻闹到公堂相见讲贡献分财产,已经是毁了生活,争来多少也是双输了。重要的是在这之前要想清楚:是在家商讨沟通继续过日子,还是决绝离去,更符合双方的利益?

也许处理这个矛盾的模式,将要影响到今后国内师生关系的生态。我将自己在美国学习时发表论文的事例,及对规矩的思考,写出来供大家参考。当然这只是个见,不足为训。

我在美国念的是“系统科学与数学”,做的是应用数学方面的研究,纯粹纸面上的数学证明和计算机验证工作。原来导师给个题目,我看了他在基金申请里说的方法后,觉得是错的,对他说了,他也同意,让我自己想。我按照自己的方法得出些结果,写了论文把这基金对付过去了。另一个题目,师弟老做不出来,走了,我知道后有点兴趣,就主动请缨,按照自己的想法写了几篇论文,又对付了基金,后来这几篇论文成为我博士论文的主要内容。

这些论文从思路到成文都是我独立完成的,写成后让导师签署发表,我是第一作者,导师是第二,挂上基金资助的名。毕业后与导师在这课题上又合作发表过几次,也是这个规矩。

我认为这是合理的。首先,读书到了研究生缺的不是知识、智力和动手能力了;缺的是眼界、经验和对前沿的了解,以及学术研究的传承。这后者是导师的贡献。做研究写论文,其实不难,除了一些许多人没啃动的硬骨头,说穿了也就是一个大型作业的工作量,有些甚至切好剔干净的题目,分给大学生也能做。难的是你怎么知道做这题目有意义,值得基金给钱,写出来会有人感兴趣,或它是某个大问题中的一个环节?这就需要许多知识、经验对前沿和现状的了解和判断,从茫茫大海中拎出来一个有意义又大约啃得动的题目。所以我写的论文,就我导师肯定了我的选题,对研究结果的审核把关,就当得了这个副署。如果他预先花时间把问题切合适,变成了一个普通研究生工作量的题目,那他要作为第一作者也不为过。

我有篇论文写好了,原来是先强调一个数值计算界权威的错误,然后引出我的理论和方法。这也是纵横家说君主传下提高身价的套路。导师看了后对我说,你可以吹你的方法多高明,但没必要强调他的错误。帮我改了调子,正面强调我的理论结果和新方法,用例子指出他方法的不足,送那个权威审阅,得到他肯定后引起很多人的关注。跟导师做研究,其实也是个自己观察学习的过程,从中可以体会,研究问题是怎么提出的,结果该怎么表达,基金是怎么运作的,论文是怎么审批的,学者是怎么互动的,这都在你写的论文之外,也是在书本和杂志上看不到的学问传承。

其次,我的研究资助来自导师的基金,基金需要论文交账,我对导师负责,导师对基金负责,就要署名,这个良性循环才能进行下去。我前面有个师兄,拿了钱半年没出活,导师就叫他开路,导师没有义务当保姆,他也是要生存的。美国很多大牌导师实际上是在忙基金,主要工作是看方向,拿基金,管理好研究的团队,活当然要靠下面的人干。能混到这地位,在研究上当然不是无能之辈,他的价值不是自己一个人干,而是让一大帮人有钱拿、有活干。

我的博士后,在医学院物理研究部门做放射治疗算法研究,题目是导师给的,内容是独立完成的,发表论文多是他打头,原因很简单,这是他的领域,没有他提出的应用对象,这算法不过是个数学的技巧,没人会关注,也产生不了价值。我的算法是个改进放疗的新思路,他们以此来申请NIH新基金,在申请中,他是首席研究员(principal investigator),我只是关键者(key person),这在美国也是常态,不是由他挑头,这基金就不会批下来,大家都没戏。所以不要过于理想化世界,许多的现象都有其内在的合理性,并不像初看的那样简单。

我在国内读硕第一篇论文发表时,我的师兄问我,我说,是导师叫我单独署名的。他诡异地一笑,“科学上有个定理,叫1/2大于1,知道吗?”我当时没有深刻体会,多年以后,开了眼界后重看我这篇学报的论文,觉得除了较早把模糊数学用到控制,欺负当时没几个地方有计算机来做仿真计算外,其实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我的导师除了高风亮节外,也许根本觉得不值得提携这个研究结果。

师生关系,论文贡献的是非和怎么署名也许不那么容易搞明白的,但自己怎么做,会对长远的未来更有利,却是不难想明白的,可惜有些人却悲催地钻牛角尖了。

当然有人说这是庸俗地对现实的妥协,我争的是公平正义!其实师生关系也像自主婚姻一样,要结合与要破裂都有各自的理由,但行动前最好先要冷静想清楚,这双方关系冷暖自知,毕竟除了自己外没人会强迫你的。




论文写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6653-796149.html

上一篇:反思2——自由意志
下一篇:师生博弈的最佳策略

144 曹聪 陈楷翰 吴国清 曾泳春 罗渝然 罗德海 徐晓 黄洪宇 王德华 魏东平 吴飞鹏 董洁林 邹斌 冯新 喻海良 鲍海飞 王善勇 王春艳 牛文鑫 范会勇 朱志敏 杨正瓴 魏青山 翟自洋 姚小鸥 黄秀清 蒋国华 郑小康 张彦虎 韩魁 刘士勇 喻小磊 杨建军 李伟钢 魏金本 戴小华 郝文涛 田云川 梁进 智宇 吴宝俊 陈苏华 肖重发 傅晓明 薛冰 刘守胜 李东风 冯龙 贾涛 李志俊 陈志飞 桂许春 刘良云 陈理 谷安辉 王琛柱 朱高明 尚书勇 刘俊华 张海霞 李发堂 王大辉 余昕 水迎波 陈继红 蒋迅 唐小卿 徐世文 季斌 闫文发 张操 任磊 汤济鑫 李梅 娄兆伟 李侠 强涛 陈军 冯永忠 刘全慧 梁建华 黄育和 杨甫 陈锡云 徐德昌 高孟绪 喻春雨 赵美娣 王秋祥 霍艾伦 程适 廖晓琳 张文波 张洪波 何金华 张云 郜鑫 杨连新 宁利中 褚昭明 蔣勁松 吴国林 曹家樅 储成才 侯颖 李宇斌 姚攀峰 JIANHUN Veteran11 dachong99 lbjman monkey1963 xialooking zhouguanghui forumkx wangqinling wwxxmm lingling101 hkcpvli jianxingjianyua jimiyg enenkw euromance trichaos ARIES007 UNCblue Majorite wanghuaqun green8998 fsdw louiexp hillyuan hx0001 wuji2017 mpywang xiangyu123 yunmu Joneyao zzjtcm ljg biofans biowsj zhangspaces education8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4 08: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