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husiasm73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nthusiasm730

博文

1998:我的高考和人生 精选

已有 7095 次阅读 2017-6-7 11:12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注:图片是经过修饰的,这个准考证是网上做着玩的,不是真的)

    (这是昨晚发在微信圈篇的流水账,稍微整理一下贴在科学网博客,也算是我对高考的一种缅怀和记忆吧。)

   别人都说高中三年,尤其是高三那一年非常辛苦,我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在我们那种偏僻的山区小县城,学习压力跟外面的好学校完全是两回事。高中三年,高一高二基本都在玩,如果没记错,我的生物这一科连会考都没过,如果不是补考过了,差点连高考的资格都没有。??

   这一切其实都是有原因的。

我的初中成绩还不错,记得毕业时候是全县第7名。前7名后来大概有5个人被雅安市和成都市的好中学挖走了,其中第1名那个牛逼的家伙在盐道街中学直接考上了清华。虽然我是第7名,但是跟他比,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感觉。

高一时候喜欢踢足球,有一次淋了一场大雨,回家生病发高烧,也不知咋回事,从此得了一怪病,经常头晕,而且一晕就是一两个月。轻一点还能简单看书,还能记得一天做了什么。重的时候每天就像坐飞机一样,头重脚轻,上课只能睡觉,有时候连去做了什么都不知道。药吃了无数,各种中药,西药,治神经衰弱的,甚至治精神病的(我怀疑),无效。检查做了无数,脑电图,心电图,血压,脉搏,查不出原因。后来居然连神仙也请上,给我做法之类的,也没起什么用。

   总之,把我折腾的够呛。我记得我初三在日记本上给自己定的目标是考北京外国语大学,自从得了这病后,我就再也没想过。那时候成天晕晕乎乎的,感觉迟钝,最严重的时候我甚至想过如何死亡的问题。当然,我没给父母说,怕吓着他们。但我自己真的想过,因为看不到希望,根本就无法学习,就算我强打精神想听老师讲什么也做不到,因为眼睛是花的,看不清楚东西,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上课睡觉。这种神经上的病痛对一个人身心的影响是巨大的,特别是对自信心的打击和摧残。对一个学生来说,还有什么比不能学习更要命呐?不是我不想学习,而是根本就无法学习,无法集中精力,无法看书写字,除了能吃能睡,基本就等同于废人一个。而且发病时间很长,最短也是一个月,长就是两三个月,即使好一些的时候也不能太过于认真的看书,否则很快又会再次发作。

    我知道当时中学的老师们肯定对我很失望,一方面我是他们眼中的好学生,另一方面他们都是我父亲的同事,我是教师子女。但是我真的没办法,得了这病,从根本上改变了我的生活。我后来开玩笑给老婆说,你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考上一个大学,我是迫不得已才成为你的同学,不过我要感谢高中的这场病,不然我就不认识你了。

   5岁读乡中心校一年级,7岁父亲在县城买了房子,找了他的同学,把我送去县城最好的小学读书。7岁到8岁这一年是读初中的小姨照顾我,8岁到9岁是没有文化的奶奶从农村到县城来照顾我,9岁到11岁我妈从乡下调到县城第四小学来管我,12岁的时候父亲从乡下调到县城唯一的一所高完中。应该说,我的成长环境还是不错的,父母都是老师,很早就学会了读书写字,但是幼小时候与父母的分离还是影响了我的心理发育。刚到县城读书的时候由于比班上的同学小12岁,加上父母也不在身边,于是经常哭,也找不到人依靠。同学们取笑我,给我取了一个绰号叫“韩婆娘”,意思就是像女人一样爱哭。后来我发现,哭解决不了问题,只能靠拳头解决问题,如果有人叫我“婆娘”,我就狠狠的给他干一架,逐渐就没人这样叫我了。3年级到5年级我的成绩还不错,在班里也是属于老师比较喜欢的学生。后来5年级的时候我喜欢的数学老师生病去世了,换来一个比较老的数学老师教我,他很古板,我不喜欢他,我的成绩就变差了。再加上那个时候喜欢打台球,打街机,耍心大了,没有认真学习,最后连县中都没考上,后来还是靠父亲的关系才顺利入学的。

初一的时候还是很调皮,除了不怎么打架外,什么坏事都干,直到初二第一学期都还是一个标准的差生,期末考试数学和英语一般不会超过40分(百分制),学校的老师和父母都对我很失望。我母亲虽然脾气不好,但是对我的教育还是很关心,经常语重心长的给我讲道理,告诉我必须认真读书,否则将来很麻烦,但是我一直没怎么听进去。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有一天母亲给我说的一些话让我有点懂事了。母亲说,你不努力读书,你爸爸在这个学校都没有地位,别人都欺负他,他是中师生,当初调到县中来是因为县中的校长很欣赏他,安排他进学校来做总务主任。现在你黄叔叔(校长,四川外语学院毕业的本科生)出国去了,以前跟你黄叔叔有矛盾的那几个校领导(其中一个是接任的校长)现在都联合起来欺负你爸爸。你爸爸被迫停薪留职出去办厂,但是你爸爸不会做生意,做铅锌矿亏了,做煤炭厂亏了,做花岗石厂也亏了,现在家里欠了10多万的外债(92年到95年左右,很恐怖的一笔数目,父母工资一个月加起来才2,3百元),你要再不认真读书,这个家庭将来怎样办?你爸爸在学校里怎么抬得起头?你将来一辈子怎么过?

母亲说的话进了我的心里,我突然醒悟了,我下决心认真读书,再也不贪玩了。

但是从小学5年级耍到初中2年级上期,基础全都荒废了,要想补起来,谈何容易。好在父亲在学校里人缘非常好,大家都愿意帮他,有几个老师愿意免费给我补课。其中有一个叫李学平的老师是教外语的,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教我从初一的音标开始学习走,教的非常认真,我也学的很刻苦,总算把英语补上去了。数学请过田云老师和罗凡民老师给我补课,他们对我都很好,也都没收费,但是由于基础太差,效果没英语那么好,只能勉勉强强考个7,80分。其他科目对我来说不是问题,我从小喜欢阅读,记忆力非常好。经过一年头悬梁锥刺股般强度的学习,我成为我们班的第2名,最后在毕业的时候成为全县的第7名。父母都很开心,母亲还用我的例子去教育她的学生,父亲也很有面子,我自己也比较满意自己。如果能正常的这样保持下去,我相信自己考个重点大学肯定没问题,事实上我自己也是给自己定了目标。我特别喜欢外语,特别向往北京,我初三的时候就在日记本上写下,将来我一定要考上北京外国语大学。(那个日记本现在都还能找到,放在老家的)

    一切都因为那个病戛然而止!

后来父母老师都对我说,你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放轻松,我们对你没有什么要求,你自己开心就好,这样你的病就会好起来。我心中万般痛苦,但是无法给大家说,表面上我能吃能睡,跟正常人区别不大。但是只有我自己才真正知道,我无法学习,无法集中精力,无法承受太大的压力,我越努力,病就发作的越快,病一旦发作起来,就什么也做不了。那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啊!我骨子里是一个多么骄傲的人,也是一个对自己期望值非常高的人。否则,我怎么可能在初中实现人生的大逆转,我怎么可能在 1年半的时间里连休息日几乎都没休息过,要知道,那个时候我只是一个13岁到14岁半的孩子啊!虽然生活上母亲把我照顾的无微不至,但是学习上,我还是相当的自觉和有毅力的,我不是天生懒惰,天生对自己放纵的。

但是因为那个病,我无法掌控自己的人生。

   整个高中三年,我一直在和这个该死的病做斗争。后来逐渐我就不抗争了,一切顺其自然,不勉强,能考个什么样的大学就读个什么样的大学。高三那年病发作的少些,我也比较会调节自己,临考前3个月突击谈了次恋爱(初恋吧!),然后考前几天还不忘记熬夜把世界杯决赛看了。(记不清楚是考前还是考后,罗纳尔多那时候我的最爱。)

高考那几天赶上重感冒,怕什么来什么,一直祈祷那个病千万别发作,别发作,结果是感冒和神经衰弱一起来了。    

 就这样进了考场,一把鼻涕一把泪,昏天黑地的考完5科……,分数出来,算上教师子女加10分,超了2本线几分,但是因为志愿没填好,落榜了,一直到8月中旬都没拿到通知书,都已经报名复读。后来调剂的通知书来了,学校自己很不满意,但是我也不想再复读了,因为有病,感觉自己没有把握。

后来,后来就不细说了,后来就到现在了,都有两个娃了。

这场病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改变了我的命运,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我的老婆,一个温柔善良,刻苦自律的女人,这也算因祸得福,虽然我经常调侃她笨笨的。(也不算笨了,那个时候高考录取率不高,能够考上大学的都是优秀学生。)

   对我来说,改变我一生命运的不是高考,而是那个病。我至今不知道是什么,我问过华西的朋友,朋友说,我多半属于精神方面的病,可能初中时候读书太刻苦了,给自己的压力太大,没有注意劳逸结合。

   这个病不但影响了我的学习,更影响了我的习惯和对待人生的方式,让我从一个对自己要求比较高的人变成一个慵懒的人,让我从一个雄心勃勃的人变成随遇而安的人。现在看来,得病只是一个方面,但是行为习惯的改变才是致命的,我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得过且过,不敢给自己施加压力,习惯了舒适和安逸……

    老婆曾经对我说,你不要为你的懒惰找借口,懒就是懒。我其实一直想给老婆说,生活上我妈确实把我照顾的比较好,我都是结婚后慢慢学的,但是学习上的懒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那场病,我不敢逼自己,怕逼厉害,病犯了麻烦。因为不给自己压力,日久成习惯,就逐渐变得有点懒惰了,其实我自己也不想。

   也许这就是命吧!自己的一生怎样渡过,是多种因素综合影响的结果。

不管怎么说,我算是幸运的了,一步一步走到现在,也还能混碗饭吃,做的事情也还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认真写的文字也还能交往到一些朋友。我常常想,相比许多人而言,我的生活也该还是算幸福的,命运对我也不算残酷。许多比我优秀的人,比我聪明的人,可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连改变命运的机会都没有。

高考对我来说,只能算是走程序,因为我虽然参加了战斗,但是我并不是在一个最好的状态,我更像是一个伤兵,拖着残躯苟延残喘,拼死一搏而已,能不能取得战斗的胜利都已经无关紧要,能够参加战斗,坚持下来,就算不错了。

   人生没有如果,只有现实,我也不愿意去假设什么。我现在想的就是按照自己理解认同的生活方式去活,然后好好教育子女,让他们将来多些选择的机会,就行了。

啰嗦了这么多,最后还是祝今年的考生一切顺利!

最后再补充几句,我性格不好,跟我母亲很像,现在都还忍不住要和母亲吵架。但是我这一生,最关键的时候还是靠母亲那一番话,没有母亲的苦口婆心,我可能就只能破罐破摔了。所以,不管怎样,我感谢母亲,感谢母亲的教育,感谢母亲叮嘱我要读书,否则像我们这样普通人家的孩子,又有什么机会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呐?父亲一辈子老老实实,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上去,人到中年时候又沾染恶习,上班虽然认认真真,但是每天晚上都要去打麻将,打到12点左右才回家,这点我非常不喜欢。父亲天性豁达随和,动手能力强,与人为善,人缘非常好,我的性格也受了父亲很大的影响,在母亲的暴烈和父亲的豁达中达到了一种奇妙的平衡,也算是一个开朗乐观的人。也要感谢父亲,给我提供了比较好的条件,否则就算自己想努力,也不一定找得到老师帮我,也不一定有那么多老师关心我,鼓励我。

我这人有点话篓子,一不小心又啰嗦这么多,也没想要怎么写,写到那算那吧!让大家见笑了。


(旧时小城)




恢复高考40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3906-1059500.html

上一篇:阿米尔汗背后的那个国家——评《摔跤吧,爸爸》
下一篇:什么是大学教授?
收藏 分享 举报

32 余海涛 侯沉 杨波 陈楷翰 武夷山 蒲亨建 文克玲 鲍海飞 周浙昆 周健 戎可 曹建军 杨正瓴 陆泽橼 蒋永华 赵克勤 赵序茅 黄仁勇 陈奂生 邵鹏 张能立 曾体贤 李侠 丛远新 袁贤讯 黄彬彬 陈敬朴 朱志敏 xlsd blackrain007 wangqinling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20 21: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