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husiasm73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nthusiasm730

博文

如今的孩子,他们不懂路遥!

已有 4667 次阅读 2016-11-24 18:11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作家路遥)

   (注:这是我几日前路遥纪念日写在微信圈的几句话,整理出来发在科学网上,与朋友们分享。

   郁冬有一首著名的民谣歌曲:《露天电影院》,李健演绎的很唯美,歌词写的一流,我十分喜欢。

         郁冬----露天电影院

     我家楼下的空地是一个电影院

     在夏天的夜晚它不再出现

     如今的孩子们已不懂得从前

     那时候的人们陶醉过的世界

     我长大时看着他们表演着爱情

     当他们接吻的时候我感到伤心

     在银幕的下面孩子们做着游戏

     在电影的里面有人为她哭泣

     啦......

     城市里再没有露天的电影院

     我再也看不到银幕的反面

     你是不是还在做那时的游戏

     看着电影的时候已看不见星星

     啦......

     这里面的几句歌词,适合用来形容我们对路遥的认知。“如今的孩子们已不懂得从前,那时候的人们陶醉过的世界”。

     是的,路遥的世界,已经离我们太遥远。

    《人生》里高加林的困惑,巧珍的痛苦只是一个时代的缩影。在如今的世界里,困扰高加林的许多问题不值一提,而无数像巧珍一样勤劳善良的农村姑娘,已经被淹没在工厂的流水作业线上,消失在城市的灯红酒绿中。

     很难得再有当初对爱情的那般纯粹和执着,对土地的痴迷和眷恋,高加林和巧珍,终究变成了时代的符号,在时间的流逝中渐行渐远。

    《平凡的世界》里的各种爱情,在今天的人们看来更多像天方夜谭。市委书记的女儿田晓霞无论如何不可能爱上农民的儿子孙少平,因为他们的人生只可能像两条平行线,注定不会发生交集。这就像《北京折叠》里描绘的现实一样,田晓霞和孙少平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连认识的可能性都很小,更别说相爱。

     像孙少安一样把命运抗在肩上的农村后生虽然还有,但是难以想象还有多少像田润叶一样的姑娘?孙少平和田晓霞悲剧性的爱情固然是路遥凭空想象,一厢情愿的结果,而对于孙少安不能和田润叶走在一起,我始终不能原谅路遥的残酷。(路遥由于在现实感情生活中受到创伤,所以总是习惯性的赋予他笔下作品主人翁悲剧性的爱情。)

     路遥笔下的人生,是充满苦难的人生,路遥笔下的爱情,是残缺不全充满巨大悲剧色彩的爱情。但是这些不完整,都被路遥那种理想主义色彩,那种对献身精神热烈讴歌所冲淡,使人们被感动,被激励,这就是路遥文学作品的力量所在。

     路遥,他本人也是一种时代精神的象征。

     客观来说,路遥作品的表现手法,文字的运用,结构的设计远远谈不上高明,无论是与陈忠实、贾平凹等陕西作家相比,还是说与余华,莫言等切磋,路遥的文字,还是略显浅显和稚嫩。

     但是,路遥的文学作品是对生活最真切,最直接的描述,路遥身上的理想主义气质赋予他文学作品巨大的生命力,巨大的感染力,反而在平凡之中彰显了人生的真谛,在朴实中有一种吸引人的力量。这就是路遥和路遥文学作品的价值!

     不会再有下一个路遥,正如我们不可能回到上个世纪80年代一样,那个时候物质匮乏却精神富有,那个时候生活艰辛却还拥有理想,那个时候的人们一无所有却还能期待明天,那个时候的知识分子身处陋室却心怀天下。

     生活本身是一个巨大的矛盾,当你得到许多的时候往往也失去很多,每个时代都会有时代无法逃避却又无法回答的问题,每个时代的人们都有着属于时代的痛苦和快乐。

     路遥,给了我们上个世纪80年代的一种答案。

     谁,又给我们这个时代一种答案?

 

(路遥和母亲及弟弟合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3906-1016552.html

上一篇:读桑宜川教授《四川大学百二十年校庆杂忆》有感
下一篇:写给我的孩子

29 陈楷翰 张忆文 吕乃基 武夷山 郑永军 李颖业 侯沉 曹俊兴 王成玉 聂广 王安良 吕洪波 李侠 王晓明 强涛 王善勇 郭战胜 邢志忠 吴晔 邵鹏 姚小鸥 蔡庆华 宁利中 李天成 张能立 智宇 黄秀清 biofans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7 07: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