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得辑专家视点 - 科研资源门户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ditage

博文

开放数据,中国科研人员愿意吗?- 意得辑专家视点 精选

已有 11456 次阅读 2015-11-6 09:40 |个人分类:国际发表要闻|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数据共享| 数据共享

全球 OA 周已经落幕,整个科研圈都在朝开放科学移动,除了由政府主导的开放数据政策之外,连出版商也加入开放浪潮了,例如说,PLOS 在去年二月宣布新的数据政策,要求所有投稿到 PLOS 的作者必须要将补充数据开放大众取得,让他人能了解、验证或复制其研究。

身为全球科研产出第二位的中国在这个浪潮中也占有重要的地位,我们就来看看中国科研人员是怎么看待这股开放浪潮吧!《意得辑专家视点》在国内最大的生物医药门户丁香园展开了新一期的微话题,看看科研人员是否愿意共享自己的数据,此话题吸引了众多丁香园参与,以下整理几个精彩的评论:

为了更好的未来,支持开放数据

『我倒是很愿意开放自己的数据,一方面希望能够得到同行的认可和更好的交流,另一方面自己也希望能够看到其他人做的研究以及数据,让自己也能从中分析出一些有益的东西,也可以同研究者做进一步的交流。』

『将自己的研究化为科技进步的动力,我还是非常愿意开放数据的,只不过是能考虑到我们的利益,就更好了。』

『应该开放,尤其是使用了国家拨款和患者材料的。政府提供经费,患者提供资料和标本都是为医学进步的投资甚至是牺牲,这不是为了主管医生、主任教授的名利和职称,也不是为了成为他们手上的筹码。目前国内外政策的导向都在趋向于:不开放就不认可,不开放就不拨款,不开放就不发表——爱开不开。』

愿意分享自己的数据,但需要有相对应的保护政策

『开放必须在建立在相关权益有确实保证的基础上。』

『有统一的机构负责原始数据的整合与利用,保证使用途径合法及取得作者同意,能够节省大量的资源,避免重复投入,关键是如何有一个权威的平台及保障作者的有偿回报。』

『开放数据应该先保障研究者的产权利益吧,在这个前提上开放数据是很有利于科学的发展。』

『开放数据当然好,但是需要有管理,不能盲目的开放,必须有严格的管理制度,最好针对特定的专业人群开放。』

不愿意共享数据,因为那是我的心血

『不同意开放数据,因为所有的数据都是废了很大的人力或物力,其中有很多的经济价值,开放数据以后将不能获得有偿回报。』

『不同意啊,不是所有人都和愿意分享的作者一样在善良的追求真理啊,如果真的有需要,在自己的领域找研究者去协商求数据,比这样大胆开放要安全多了。』

『不愿意,因为这是我自己的成果,不能让其它人不劳而获。』

不管愿不愿意,这是科研不可避免的趋势

『在大数据时代,开放数据是大势所趋。但如何保障被开放数据的权益,是必须关注的问题。』

『这是一个全民进步的年代,开放数据必不可少。』

『开放数据是大势所趋,重要的是解决在此过程中可能发生的一系列问题,如数据的权威性、真实性如何保证;数据所有者的权益维护、版权等等。』

虽然国内研究人员对开放数据的看法有所分歧,但主要的疑虑有四:

  • 需要有严格的政策确保数据不被误用

  • 数据所有者有必要知道谁使用了他们的数据

  • 智慧财产权应受保护

  • 需要有统一的单位监督管理数据

你也有一样的顾虑吗?你愿意分享你的数据吗?欢迎评论!

∷本博文内容出自《意得辑专家视点 Editage Insights》∷
∷  注册意得辑专家视点,科研发表动态不漏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意得辑专家视点 - 您的研究发表资源库》完整原文刊载于:开放数据,中国科研人员愿意吗? http://www.editage.cn/insights/perspectives-of-chinese-researchers-on-open-access-and-open-data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69813-933614.html

上一篇:得诺奖会让你想很多,最后觉得:为什么是我?- 访诺贝尔奖得主
下一篇:拒抄袭!6 步骤提升“换句话说”的技巧 - 意得辑专家视点

8 高建国 沈律 陈南晖 黄永义 杨正瓴 梁洪泽 陈楷翰 陆玲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1 19: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