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得辑专家视点 - 科研资源门户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ditage

博文

搞过研究,带过合唱团,现在我热爱科研作者教育

已有 673 次阅读 2018-11-16 09:04 |个人分类:你的研究、你的故事|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Clarinda_story_CN.png

读研时,我的专业是生物技术。我还记得我的导师是那种会说重话打击学生的那种人,他可能觉得这样子做,能激起学生的斗志,努力做出成绩来证明他说的是错的。我的血液里可能有点音乐细胞吧,那时我也在合唱团当指挥,为了大大小小的活动训练团员。我的导师时不时会把我单独叫去,问我为什么要在实验室里浪费时间,反正我只对音乐有天赋。我脑中记得最清楚的情景,是他一直问我看了几篇论文,然后我会心虚低下头,因为我真的没怎么读文献。实验做着做着,我发现到,虽然我内心确实喜欢做科研,但当研究员可能不是我这辈子想做的事。

因缘际会下,我进入科学传播领域,在润色公司里当起学术编辑,给英语非母语的研究人员编校论文,帮助他们发表国际期刊。刚开始当编辑的前几年,我经常会想到之前被导师质疑的情景,如果他知道我现在每个礼拜要读多少论文,一定会很惊讶,我自己想到都会忍不住笑出来。

虽然不做科研了,我却也开始自己的研究项目,我开始研究关于学术发表流程的各个面向,调查科研作者和期刊对学术发表有什么期待,探究怎么样能让发表流程对作者更加友善。虽然我不像其他的学者,有丰富的研究产出和发表记录,但我也有那么几篇被拒稿过几次,至今还在角落不见天日的论文。偶然开始这个支持科研人员的工作,我才理解到,科研人员们在发表论文时,真的遭遇很多困难,而润色服务根本不足以解决所有的需求。

Clarinda_story1.jpeg

从学术编辑润色论文开始,我越来越被作者教育吸引,我想要在研究人员的科研生涯的每个阶段陪伴他们,给他们指导和建议,回答他们的问题,帮助他们学习跨越障碍,在他们研究失败或论文拒稿的时候,静静听他们说话。现在我有了意得辑的专门资源频道“意得辑专家视点”,每天都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我和我的团队成员们,都因为能与科研人员交流分享,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有意义。

这周刚好是我们开设作者教育频道意得辑专家视点五周年的日子,除了感谢你你你你的参与外,我也想听听你们的故事,你是怎么开始踏入科研的?读研读博的日子怎么度过?是什么让你在科研路上坚持下来的?将你的故事发送到 insights@editage.cn,我们会将你的故事分享给全球其他地方的科研人员,让他们知道自己并不孤单。

以五周年作为起点,我们将开始搜集分享世界上各个角落的科研人员,属于他们的科研人生故事。首先,先来个线上晚茶如何?


我 54 岁时,是如何度过同时读博与正职工作的日子的 - 与 PhDiva Lorie Owens 的夜间座谈

日期:2018 年 11 月 29 日,晚 11:00 至 11:45

立即订座

没有人事先告诉我答辩最糟的结果会是什么:失败。在走廊等了一个半小时之后,我很确定我没有通过答辩,我的导师重新把我叫回小房间,挥挥手臂,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你得重来一次。

我的读博之路,迂回、充满荆棘又不可预测的读博之路,很多时候,我极度孤寂。

知名学术推特主 PhDiva,本名Lorie Owens 的她在经过答辩失败之后,于 54 岁取得博士学位,如果 11 月 29 日你打算晚睡,欢迎加入夜谈。Lorie 将会分享在读博跟正职工作之间,她遇到了哪些挑战。

你一定听过看过很多人传授成功完成博士学业、开始科研生涯之路的建议,但要取得博士学位,是一个漫长艰辛的过程,充满荆棘挑战。即使再有斗志的研究人员,在这个过程中,也会有想要放弃,或是失去希望的时候,因此要能坚守住,保持专注并维持热情直到最后非常重要。在这次的在线夜谈中,能直接聆听 Lorie 的亲身经历,她究竟遇到了哪些挑战?又是怎么克服的?

谈话概要

  • 管理研究生涯的技巧和指引

  • 身为研究人员,要如何保有动力处理实际上遇到的问题

  • 处理失败和拒稿的建议

  • Lorie 的真实人生经验

  • 与 Lorie 直接互动,让她回答你关于读博的问题

  • 利用此平台分享你自己的科研经验

立即订座


关于 Lorie Owens

Lorie Owens.jpg

知名学术推特主 PhDiva,本名Lorie Owens,Lorie Owens 将自己对阅读的热爱带入英文专业本科,并在高中当了几十年的英文老师。但随后的职位变动,让她在省级教育部体会到中阶官僚,于是她决定攻读博士,一开始是兼职,最后变成全职,在 54 岁时成为研究员 (graduate research associate)。她是在经历过一次答辩失败,艰难修改重投,最后终于答辩成功后,才取得博士学位的,这个经验让她开始通过热门推特账号 @dissertating 为博士候选人提供支持,该账号于 2015 年 4 月开设,目前已有超过 9000 位粉丝。

Lorie 目前在两间大学教授写作和教育课程,也在教育期刊《Theory into Practice》担任开发编辑。家里有结婚十年的先生,两个已长大成人的儿子,两位继子和两位孙女。 


******  ******

Survey_banner.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69813-1146382.html

上一篇:意得辑发表《2018 全球科研作者调查报告》
下一篇:IEEE 国际电子元件会议 (IEDM) 公开新视频,凸显在推进微电子技术中的作用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0 07: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