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ag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ditage

博文

期刊日趋国际化,编委却没跟上节奏 精选

已有 2244 次阅读 2019-12-2 13:44 |个人分类:科研影响力和研究质量|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科研, 学术, 论文, 润色, 发表

我们今天所谓的“科学”很多都是根据期刊论文的相关指标产生的。也就注定了多数讨论集中在谁能搞出能发表的研究,以及哪个出版商愿意让他们发表。

佛罗里达大学的科学家团队对这种情况进行了研究,发现里面有很大问题。他们具体调查了哪些科学家在哪本期刊上发论文,是由谁决定的,发现学术看门人大多来自更发达、更富裕的国家。

这些人指的是身为期刊编委的编辑。佛罗里达大学团队发现,在过去的30年里,这些期刊编委会的成员几乎完全没有变化。即使发展中国家比以往任何时候发的论文都多,也没能打破这种格局。

大家都希望,在期刊变得更加国际化的情况下,来自不同地区的人能进入编委会,而上述发现让这一希望磨灭了。

Emilio M. Bruna 及其团队分析了 24 个期刊,发现拉丁美洲、亚洲和非洲的编辑名额很少。“即便在今天,还有超过 50% 的编辑来自英美两国”佛罗里达大学科学家兼研究 PI Bruna 告诉 The Wire:「这反映出不平衡的期刊国际化。」

这一发现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因为这些编辑是科学知识的守门人。除了从某种程度上检查作者的研究效度,他们还决定哪些研究会发表,会对同行“可见”。来自发达国家的科学家把决策阶层的肥差占掉一大半的现象值得人思考。同质化的编委会可能会优先考虑某些研究领域,同时排斥其他领域,对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家置若罔闻。

例如,在界定论文影响力时,有本地级别和世界级别之分。 一些发达国家的问题只能算本地级的,但由于发达国家研究人员数量庞大且派系分明,区域问题就可能被上升到更高层面。」印度科学教育研究所 (Indian Institute of Science Education and Research, IISER) 的生态学家 V.V. Robin 告诉 The Wire

丰富性和多样性

这不是个新概念。年轻的巴西科学家 Bruna 常听人这么说。「我同事常说编辑是不会对我们的论文感兴趣的。所以我决定找出这些编辑都是谁,从哪来。」

20 世纪 80 年代第一次有人注意到了编委组成的地域偏见,在这之后各学科的研究人员都试图记录这种现象,但几乎所有人都只进行了很短时间的采样,比如一两年。

这是 Bruna 团队增大样本的原因之一。他们分析了 24 本著名生态学期刊在 1985 年至 2014 年发表的文章。“我们把范围缩小到生态学,因为它是一门基于实地的学科,要对当地问题熟门熟路”,Bruna 说道。所以,他和同事推断,比起其他更依赖实验室的领域,生态学的地理偏见会更突出。

他们调查了每一位编辑加入编委会时的原籍地、原籍国和国家人均收入。然后以年为单位列出编委成员表一些非常具体的问题,例如在某年雇佣了多少位编辑,其中有多少是欧洲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什么规律和变化。

调查结果和生态学属性相映成趣。“在生态学中,丰富性和多样性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Bruna说。

 15 种鸟的森林比有 10 种鸟的森林更丰富。不过,假设两片森林都有 15 种鸟,一片森林中大部分是乌鸦,另一片森林中看到乌鸦、鹰、麻雀和啄木鸟的几率差不多,那第二片森林就更具多样性,尽管这两片森林的丰富性一样。

同样,研究发现编委会虽然变得更具多样性,但丰富性却没有提升。

他们发现1985  2014 年间编委会的平均人数几乎翻了四番。自然会有发展中国家的编辑加入编委会,但成员的丰富性却不怎么样。

Bruna举了一个很好的例子:“像印度这样科学家众多的大国,跻身编委会的编辑名额比瑞典少,就能证明这一事实。”

Bruna 团队还发现,当把人均收入作为筛选标准时,即使期刊会从缺乏代表性的国家地区选人也会在矮子里拔将军,最终还是会选些来自富裕国家的编辑。例如,如果一家期刊想把亚洲科学家招入编委会,比起印度和印尼,他们更有可能从日本和新加坡中选。

按比分配

此外,还有另外一种方法可以解释这种不平等。一些研究领域需要更多的经济投入。就像印度科学院院长 Ramakrishna Ramaswamy 说的,“编辑要输出这些领域的研究”。那些基金短缺的项目会青睐日本多过印尼。

但是还有一个被忽视的深层问题。

 Bruna 说的,在顶级期刊上发表论文并不是影响编辑招募的唯一标准。发展中国家的许多科学家都在有名的期刊上发过论文。但论文发在哪或是哪里人都不是决定因素。

相反,提名通常从编委会内部产生。编委成员通常更愿意举荐同事,为知根知底的人担保更放心。随着时间的推移,圈子越来越闭合,偏见不断被放大。

因此,和偏远地区的科学家不熟、没接触过都可能成为推荐的限制因素。无端减少了一些人被招募的机会,即便他们没有任何过错。

「翻黄页上可行不通,你得知道对方确切的联系方式。」Ramaswamy 说道。

国际会议是建立人脉的好机会,但印度科学家很少参与其中,可能是因为缺少经费支持。越是没有条件去学术社交,就越没人认识,机会也就越少。 “另一方面,不去社交也可能让他们措施获得研究经费的机会如此往复,恶性循环”,Ramaswamy 补充说。

欧洲编辑可能会忽略一个对南亚来说很重要的研究。但编委里如果有个南亚编辑就会对这事儿更上心,ta 至少会比欧洲编辑更频繁地查看该研究对当地人的影响,是否因地制宜地给出解决方案。

在全球问题对低收入国家影响最严重的今天,期刊按比纳入不同地域的编委对解决不平等非常重要,反之亦然。大量砍伐东南亚泥炭林会使大气中增加大量的二氧化碳,加剧全球变暖。与此同时,疟疾在柬埔寨比加拿大普遍得,但有记载的却很少。

这种温水煮青蛙型偏见可以通过增加编委会的多样性和丰富性来解决,特别是当发展中国家不缺合格科学家时。Bruna 团队发现,2014年发展中国家研究员在被调查的 24 本期刊上发表论文总数是期刊编辑人数的 3 倍。虽然来自发达国家作者的论文更多,但期刊起码应该做到让编辑和作者人数成正比。


使用意得辑任意服务赠《英文科技论文写作的100个常见错误》1本

年终预存 最高返4500元稿费,或1000元京东卡

书2.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69813-1208471.html

上一篇:科研人:心理得了病,还不敢说
下一篇:作者无需被“修改重投”的决定给吓到

3 张成岗 李学宽 蔡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8 00: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