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oliangl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uoliangli

博文

纪念段德运老师

已有 2515 次阅读 2015-7-23 13:08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念段德运老

 

今天早上(北京时间是晚上),正在美国参加一个学议,收到一个高中同学的微信:段老师昨天去世。当时不由一阵难过,那个时间的讲座也没有听进去。


段老师是我们高一和高二的数学老师。虽然没有做过我们的班主任,但是和我们同学都很熟悉,对我们很好。而且,在我的高中学习中,段老师对我的影响相当大。


我们这一届高中生比较特殊,是在临潼和阎良分区时候的最后一届初中毕业生。老家原来属于临潼管辖,在我们初中毕业前后,老家的地方划归阎良管辖。但是,我们这一届初中毕业生被招到了雨金中学。在这之前的几年,学习好的学生都是录取到县城的华中的。因为区域划分的改变,我们被录取到在老家和县城中间的一个中学。这个中学很有历史,据说是由杨虎城将军建立的。当年考大学的比例很低,该中学在1984年创造了最好成绩,500左右的学生中有150人考上了(包括大学、大专、高中专等)。后面升学率就逐年下降。

 

段老师教数学。我们刚上高一时,段老师当一班的班主任。我在二班,数学由段老师教。段老师的数学教得很好,教案也做得很认真。我当时在班里年龄小一些,个子也小,段老师对我挺照顾。

 

由于时间仓促,在此写一些我印象中关于段老师的事。如果不是很连贯,大家请多包涵。

1)在高一的时候参加西安交大的少年班考试。因为我们的学校在农村,我以前就没有听说过交大的少年班。一班有另一个同学,年龄也比较小,学习很好,符合少年班的考试要求。段老师建议他参加交大少年班考试。这个同学就先报名了。当时离考试时间已经很近了。后来我听说了这件事,去找段老师。段老师告诉了我报考的详细情况,包括准备相片等。然后,我就去西安交大报名了。这是我自己第一次一个人去西安。在考试的时候,段老师带我们两个学生去西安,住在他的一个同学家,在交大的东南方向,离学校很近。有一天早晨,段老师请我们吃豆腐脑,上面有辣椒油、咸菜丁、香菜,我感觉特别好吃。现在只记得考试的时候英语题目特别多,没有做完。后来我们的考试成绩都寄给了段老师。我和另一位同学的总分成绩都过线了,但是单科成绩不够。我的英语成绩没有过线。所以我们两位都没有上交大少年班。

 

2)在高一高二的数学学习中,段老师的教学,给我的数学知识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到高三的时候,段老师不再担任我们的数学老师。在高三的秋季学期,学校组织我们学生去参加全国高中数学奥林匹克竞赛。这应该是新分配到学校工作的大学生老师组织的。在这次考试中,我的第一卷是满分,第二卷有四道题,我没有做完。总成绩是全省第四(另外还有一个全省第四,他的成绩在第一次阅卷时算错了,后来我们是大学同学,同时包括成绩第二,第六,第八;也在二班)。这个成绩改变了我后来的学习和成长过程。在成绩公布后,我陆续收到了几个大学的保送书。西安交大招生老师直接开车到我们学校,先找段老师,谈我保送的事情。当段老师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当时非常激动,后面不用参加高考了。然后,段老师和我一起坐着交大的车,去找我爸,讨论这个事情。我爸当时作为医院的代表,到镇政府开大会,是我和段老师在会场找到他,和交大的老师谈,然后确定了上大学的事情。

 

3)关于段老师。我们上高中的时候,大家都喜欢打乒乓球。段老师的乒乓球打得很好。他打直板,球又快又刁,在学校少有对手。他儿子和我们同级,在一班,乒乓球也打得很好。所以,每当他们父子两人比赛时,在乒乓球台旁会围一大圈人,为他们鼓掌、加油。我们高二的班主任刘老师,乒乓球也打得很好,他打的球会回旋,向后退。看他和段老师打乒乓球,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格,非常有观赏性。(刘老师是一个性情中人,经历丰富。现已去世。他的经历完全是另一个故事)。段老师也喜欢下象棋,水平也很高。而且他人也很风趣,在下棋的时候会讲解、开玩笑。

 

4)在高中毕业后,我去看过段老师几次。记得还在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去段老师家(他家在镇上,离中学不远),他还给我讲他在教学方面的改进和新学生的情况。他对教学的态度很认真。

   在我要去北京读研究生前的暑假期间,我去看段老师。他已经从镇上的家里搬到了学校住。当时问邻居,才知道。在学校里,他们住在一个不大的房间中。他的孩子应该都到外面工作了。我去的时候,段老师很高兴,我们聊了很多。

   在我在北京读研究生期间,段老师去过北京,住在他女儿和女婿的家里。我去看他,他当时应该已经退休了。

   在那以后,我长期不在老家,回去也是匆匆几天,一直没有机会去看段老师。经常在和同学的谈论中,聊到段老师的情况。2007年的时候,我们高中同学聚会。当时建议邀请段老师参加。后来因为有人说段老师没有做过我们班主任,所以没有邀请。当时高二的班主任刘老师去了。

   一个多星期前,在和高中的同桌打电话时,说段老师住在临潼,现在年龄大了,身体不好,有脑梗,说话不方便。高中同桌和他妻子(也是我们高中同学)去看段老师时,段老师不能讲话,但讲到我们这一届高中学生时,他很激动。我们这一届的学生,包括当时考上大学和后来补习考上大学,大部分都离开了农村。我们这一届学生,还都是不错的。

   在电话中,和同学讨论,原来计划下半年有时间,一起去看段老师。不成想,段老师已经离我们而去了。

 

寥寥草草,写了这些话,以作纪念。愿段老师一路走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61186-907560.html

上一篇:基金申请中的一个不合理要求 – 会议日程安排(请按日列出)
下一篇:关于研究:一些暂时无法实现的想法

3 曹聪 ljxm xhz2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2 00: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