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glz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inglz

博文

高等教育由英才阶段向大众阶段的转变

已有 1327 次阅读 2017-8-12 10:04 |个人分类:教育漫谈|系统分类:教学心得|关键词:英才教育 大众教育 转变

高等教育由英才阶段向大众阶段的转变

   ()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必然趋势

   高等教育大众化是20世纪中叶以来世界高等教育发展的大趋势,它是一国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必然产物,是社会现代化的重要标志,也是高等教育现代化的基本内容之一。目前在我国部分地区及许多大城市,接受高等教育的适龄青年的比例已接近或超过15%,高等教育大众化是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必由之路。

   中国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呼声不是空穴来风,它是社会、教育和科技发展的必然要求和趋势,也是世界发达国家教育发展历程在中国的再现。从世界范围来看,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初衷无非有二:一是满足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要;二是追求教育民主和平等。我们将前者称为社会目标,后者称为本体目标。历史告诉我们,达成社会目标远较实现本体目标容易和现实。事实上,中国高等教育大众化乃至世界高等教育大众化,更多考虑的是前者而非后者。

首先,中国高等教育大众化是与经济和社会发展阶段、发展水平和发展目标相适应的要求与体现。随着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快速发展,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和扩大,社会经济和社会公众对高等教育的需求与高等教育的办学能力和发展水平的供给之间存在的矛盾日趋突出。从经济发展阶段来看,我国正从基本实现小康向初步实现现代化迈进。此时,经济增长方式将发生重大变化。经济结构、产业结构的调整力度进一步加大。技术进步和产业升级将导致人才需求结构层次的上移,进而拉动高等教育的发展。同时,人们尤其是青年人要求接受高等教育的愿望非常强烈。这是推动高等教育发展的强大动力,也是对高等教育扩大开放、迈进大众化的强烈呼唤。由于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计划和入学条件的限制,人们转而参加开放度比较高的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人们越来越认识到,接受高等教育能够大大增加获得更多的生活乐趣、安全感和较好工作的机会。根据教育必须全面主动适应经济和社会发展对各类人才培养的需要,国家应采取积极发展高等教育的方针,坚持“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思想,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创造条件,促进发展,以利于解决高等教育的供需矛盾。从经济发展水平来看,一般认为,在工业化初期,必须普及义务教育,以保证劳动者的基本素质适应其经济发展的需要;进入工业化中期,必须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并逐步实现高等教育的大众化,以满足工业化进程中急剧增长的对各类人才的需求。可见,高等教育大众化是进入工业社会的必由之路;而在工业化后期及迈向知识经济社会阶段,则必须普及高等教育,才能适应和促进社会经济的发展。综观当今世界,经济发展水平与教育发展已经到了唇齿相依的地步。科学技术愈进步,生产力水平愈高,社会愈发达,高等教育的数量和质量也必然随之相应地发展和提高。巨大的经济增长和社会进步,总是伴随着新技术需求和新就业机会而出现的,并强有力地推动高等教育的发展。高等教育如果能在较短时间内达到或接近中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发展水平,就能为经济的全面高速增长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进而推动经济发展和社会的全面进步。从经济发展目标来看,高等教育必须超前并推动其目标的实现。优先、超前发展教育,从而推进经济长期发展目标的实现,已成为各国共同的选择。我国特别是一些发达地区,目前正经历重大转变,既是从第二步战略目标向第三步战略目标加速推进的重大转变,也是由农业经济向工业经济和知识经济加速推进的质的飞跃。而实现经济目标的关键是依靠大量的科技和人才。因此,积极发展高等教育,推进高等教育大众化,从而促进科技进步与加快人才培养,是我们实施“科教兴国”战略的重要内容之一。

其次,中国高等教育大众化是推动教育民主化进程的需要。教育民主化是在更深层意义上人类对教育的不断追求。教育民主化一开始并在很长一段时期内是提供教育的入学机会均等,放宽入学者的社会基础,重在教育数量的扩大和普及。大众化最初是从初等教育开始的,而且是针对贫穷阶级的子弟,以科学教育为基本内容。随后,中等教育入学机会问题就提出来了。于是中学入学人数增多,国家就将义务教育的年限向中等教育延长。伴随基础教育民主化的基本实现,民主的注意力和焦点自然转移到教育特权的最后一个堡垒——高等教育。20世纪40年代以后,首先从美国然后扩展到其他发达国家并波及发展中国家,大学入学人数急剧增多,高等教育的大众化开始了。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长期以来一直是部分人的特权,充满了不平等。对教育的地区、城乡、种族、民族、社会经济政治地位等的不公平和歧视,对教育内部因学生性格、爱好、品质、智力等的差异所导致的不平等,特别是对教育结果及在社会上成功机会的不平等很少有人关注,更不要说试图去解决了。总之,在推行教育民主化时,外显为平等的自由精神已被有意无意地淡忘或忽视了。加之,国家认识到教育在政治、经济等方面起着日益重要的作用,教育就愈益成为国际政治、经济、军事、意识形态斗争的工具。国家也加强对学校的控制,致使大学的行政权威强化,等级性、层次性和专门化的限制太严,因此,学校缺少自主权,更因为现代教育自由精神的丧失,连学校内部都不具备民主,遑论推动社会进步及培养人的独立自主和创新精神。我国目前教育民主化进程有了相当大的进展。但是,由于入学条件所限,仍有许多适龄青少年被关在学校的大门外,无法接受教育。我国高等教育适龄青年的入学率远低于一些发达国家,甚至低于一些发展中国家。从更广的意义来说,我国高等学校向所有希望继续学习、接受和丰富知识或渴望满足文化生活的成年人敞开校门还不够。早在1978年,美国纽约卡内基高等教育委员会在其报告《以学习社会为目标》中提出,要创造一种使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利用和享受高等教育的条件。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高等教育的大门敞开了,大学不再是远离社会的象牙塔,不再是门第、阶级、权利的象征,不再是选拔尖子、培养精英的高门槛,而是平民百姓也能拥有的地方。因此,从提高整个国民素质和推进民主化进程的高度来看,要广辟渠道,为愿意接受高等教育的青年创造更多的机会。高等教育大众化要求高等学校日益成为面向全民的文化场所和学习场所。

   ()英才阶段向大众化转变的两种模式

   在世界高等教育发展史上,由英才教育向大众教育转变过程大致有两种模式:一种是美国模式,主要依靠公立高等教育系统的扩展;另一种是本模式,主要依靠私立高等教育系统的扩展。

   美国的高等教育首先发展起来的是私立大学,但在“赠地运动”之后,公立高等教育发展起来。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通过“开放入学”来实现高等教育的扩展,即获得高中毕业文凭的学生就可以获得继续上大学的机会。社区学院的发展,使美国高等教育由英才教育发展为大众教育,目前已达到普及化水平。现在,在办学水平上,名列前茅的多为私立高校,而在校生人数方面,私立高校只占218(1990)

   日本的高等教育起源于国立的帝国大学,原来私立大学的力量较弱,政府长期采取不扶持态度。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特别是到了1965年左右,日本的适龄人口(18岁左右)到了高峰期。人们对接受高等教育的要求非常强烈,再加上日本在这个时期经济高速增长,社会对高校毕业生的需求量增加。在这种形势下,日本的私立高校迅速发展。到了1972年,日本公布《高等教育促进法》,政府开始资助私立高等教育。现在,日本大学的在校生人数中,私立大学占73(1993)。但在办学水平方面,除少数私立大学外,国立大学占压倒优势。日本的私立大学在日本高等教育由英才教育阶段发展为大众教育阶段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日本学者常把这种做法称为既省力又经济的政策。

   ()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应遵循的原则

   1.发展速度要适度

   从上述内容可以看出,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实现必须要经过一个大发展的过程。但加快发展要注意规模适度,防止大起大落。一方面要主动适应市场经济快速发展对人才的需要,认真作好人才需求预测;另一方面要考虑高教自身的基础和条件,主要是师资条件和办学设施,不能为某些表面现象和短期行为所迷惑,不顾教育规律和学校自身条件,盲目扩大某些专业的招生规模,造成结构性的供过于求,或者是因为办学条件跟不上而降低教学质量,影响社会效益。根据近几十年世界各国的实际情况,一般认为,专门人才拥有量的增长应等于或略高于经济增长速度。

   2.以内涵发展为主提高规模效益

   尽管我国各地教育资源有限,但多数学校的原有办学条件尚未被充分地利用,即人员、空间和设备等教育资源尚未得到合理配置和充分利用。尤其是我国的高校师资还没有充分发挥作用,师生比处于低水平。

   一方面,应充分挖掘现有学校的内部潜力,不建或少建新校,集中力量使现有学校尽量达到合理规模。这样不仅可以节约投资、缩短回报时间,而且还能促进现有各所学校提高办学效益和教育质量。

   另一方面,应通过联合办学的方式,使资源优化配置,在不增加投资的情况下,可使学校资源集中共享。这样,不仅可以合并学校各自的优势、提高效益,也可引导今后的学校建设走出“小而全”的模式。

   3.建立多元化的筹资体系

   虽然高校的生均成本会随着招生规模的扩大、办学效益的提高而呈下降趋势,但是目前我国政府的税收还不足以支持大众化的高等教育,应建立起政府投资为主、多渠道筹集资金的多元化筹资体系。除了政府拨款,各社会团体、企业的捐资助学外,个人分摊高教的成本也正成为必然趋势。提高学费在高等教育成本中的比例,吸收社会资金投入教育,可以进一步保证政府教育经费优先用于中小学教育和优化资助贫困地区和贫困家庭学生上大学。

   在公立大学里创建民办机制的学院,实行成本收费,有利于充分利用已有的教育资源,让更多人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减少资源的闲置和浪费。同时,实行成本收费也有助于理顺各种经济成分在教育投入中的关系,有助于学生正确理解个人和社会的关系。

 4.发展终身教育

   在促进高等教育大众化的过程中,除了数量上的增加外,另一个重要的内容是促进高等教育的多样化。高等教育不再仅仅是指正规的有一定年龄阶段的学校教育,还应包括使任何年龄阶段的人在生活中的任何阶段都能进出的各种非正规教育形式,即终身教育。

   目前正在进行的高等教育管理体制调整、布局及结构的优化可以提高今后教育投资的效益;大力发展各种高等职业技术教育、远距离教育及各种类型的成人教育,支持发展多种形式的办学模式,在今后若干年内也将发挥重大作用。

摘自《高等教育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50818-1070734.html

上一篇:生命的口袋
下一篇:做人的思索
收藏 分享 举报

15 朱晓刚 郑永军 徐令予 刘炜 代恒伟 李学宽 毛宏 杜立智 韦玉程 田云川 王亚非 杨正瓴 魏焱明 李毅伟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22 11: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