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g

博文

我的父亲 精选

已有 4741 次阅读 2018-1-13 11:48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对社会而言,父亲很普通,没有多少存在感。但对我,却影响巨大。
   父亲上过初中,在他那个年代,在农村老家已算是文化人。父亲读书成绩还不错,但成分不好,没有机会上高中考大学。父亲字写得很漂亮,我看过父亲的字迹,像字帖一样。妈妈说他们谈对像时,就是父亲帮忙写过两封信才定了下来。那时流行在房前屋后写标语。父亲干了不少这种活。父亲干农活能力一般。虽然有一米七多的个,但体力也一般,重体力活干得也很吃力。不过,父亲很会捉鱼。老家在洞庭湖畔,水洼沟渠众多。儿时放学回家总能见到父亲提几条鱼回来。
   我本可有个小三岁的弟弟,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残酷的计生政策下,妈妈怀了八个多月的孩子被强行引产了。这一事件让父亲痛不欲生。妈妈告诉过我这事,父亲去掩埋已成人形的孩子。哭了一晚上。这事给父亲终生的痛苦记忆,到后来,更是加重了他精神疾病的症状。
   父亲在我六岁多时突患脑膜炎。全力抢救后,命算救回来,但后遗症却留下了。大脑会时不时产生幻觉,比较吓人的是会幻想周围人会伤害他。
   青春叛逆期的我,并不理解父亲为何会变成那样。心里非常讨厌他。不愿跟他交流。他却并不在意。只是把浓浓的父爱掩藏在心。
   我到省城上高中,父亲曾多次背着衣物到学校看我,我却不喜见他。
   求学工作到了大西北,再到后来结婚成家,离家远了,回家次数也不多,跟父亲基本靠电话交流,也慢慢亲身体会到了做父亲做丈夫的不易。2015年,父亲在得知自己当了爷爷后,实在忍不住思念之情。一个人坐着火车来西北看孙子。一千五百多公里,二十多个小时,舍不得买卧铺,座位票又卖光了。就这样站了二十多个小时。
   现在跟父亲打电话交流,父亲总是叮嘱我要继续学习,要尊敬师长,要关爱妻子。知道我脾气大,每次都告诫我在家庭中要多忍让。每次他来看我们后送他去车站,我说打个出租车,他都坚决不肯。说有公交车直接到,便宜,不用花那冤枉钱。有时还要走路去车站,说反正也不远,两个人还可省二块钱。而且,每次来还硬给我塞他省下来的养老金。有时一千,有时几百。都是捏得皱巴巴的,我坚决不要,他去不干,说是给孙子的。让我帮忙收着。等孩子大了告诉他,爷爷时刻挂念着他。
   每次看着父亲离开的背影,内心总是酸楚的。与父亲在一起的日子,以前有深刻记忆的并不多。以后也越来越少。父亲的爱,是不善言表的,是深埋在心的。是行动胜于言语的。
   我的父亲,爱我,爱我的孩子,甚至超过他自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3896-1094636.html

上一篇:我的妈妈

15 武夷山 陈敬朴 吕洪波 熊建华 黄永义 姚伟 迟延崑 李东风 郭战胜 赵克勤 李莉 李毅伟 周忠浩 李春来 孙少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17 11: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