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hysicsxuxiao 致远

博文

[转载]孟津:南极 Drake Passage美图

已有 1917 次阅读 2016-3-28 09:20 |个人分类:琴棋书画|系统分类:图片百科|文章来源:转载

醉客海峡之南的平静

已有 166 次阅读 2016-3-28 05:37 |个人分类:野外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南极


    南美洲和南极洲之间的海峡,英文名字叫做Drake Passage。这个名字来至16世纪英国授权海盗Francis Drake。中文常见的翻译是德雷克海峡。在巴拿运河凿通以前,这个海峡19后期和20世初的世界易起重要作用。但我觉得从读音上看,用醉客”更好。这个海峡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是世界上最深、最宽的海峡。尽管有900多公里宽,但在两大洋的连接处,它却狭窄得像个瓶颈,巨量的海水汹涌挤过海峡,让这个水道成为世界上最波涛汹涌,气候难测的水道。穿过这条水道时,人会在船上被摇得晕头转向。我来去都吃了晕船药,尽管没有晕船,但在单程过水道的两天时间中,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即使没有晕船,那种摇晃颠簸,直接就会以物理过程,把人胃里的东西翻倒出来,几乎所有人都会有些不适,醉酒后的那种不适,醉客一般。

    醉客海峡的形成时间,大体上是三千五百万年到三千一百万年之间,南美大陆和南极大陆板块逐渐分开。这个通道的形成,和三千四百万年前始新世-渐新世过度时段上的全球气温下降有关,被认为是当时全球降温的一个因素之一。因为有这个通道,环南极洲的海流得以形成,它阻隔了热带洋流南下,南极洲的永久冰盖在这个时期形成,地球也从始新世的“温室”环境进入渐新世的“冰室”环境。现代气候环境、生物区系等也在这个“冰室”环境中形成。夸张点说,这个海峡和人类的出现有关。

    人们怎么知道三千万年前的气候变化?一个有力的工具,就是分析不同时期中生物、沉积物物中的氧同位素变化。地球上的氧,有两种常见的稳定同位素,一是氧16,占了99.756%;二是氧18,大约占了0.205%。氧18比氧16多了两个中子,所以它形成的水分子要重一点。地球的表面,大约71%是海洋,海水的蒸发是个老常态,自从地球有水以来,每分钟都在进行。这个过程中,氧16构成的水分子因为轻,更容易蒸发进入大气。这个物理过程,对氧的稳定同位素有一种分离作用。水分子们随气流到陆地,成为降雨、降雪落下,又沿着河流回归海洋,构成一个动态的循环。如果地球气候变冷,即使在夏季,气温也很低,那些到达陆地的氧16为主的水就会形成冰,被留在陆地;而海洋中的水,就会变得更重,因为氧18的比例增加了。这个变化会在生物、沉积物中留下痕迹,而我们今天的技术,可以识别这些痕迹,从而知道过去地球的冷暖变化。

    一旦过了海峡,进入南极大陆的边缘,海水开始平静下来,颜色也有些变化,显出一种神秘的灰蓝色,这和海水中所含的盐分、微生物有些关系。船上一位学海洋生物的渔民说,里是世界海洋中,微生物第二富集的海域。这位渔民其实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人。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能继续做海洋生物学的研究,于是自己弄了点捕捞龙虾的活,前两年中国龙年的时候,小发过一笔,因为出口到中国的龙虾,和龙有关系,讨吉利卖出了价钱,尽管他的龙虾,和澳大利亚的“龙虾”,都不是真正的龙虾。真正的龙虾,请看我过去的博文。但渔民心中喜欢的,还是那些遥远海洋中的海洋生物,所以和美国NSF有约,签合同到我们这样的项目中来做“管理”,挣点钱,也去看看自己最爱的东西。我在这次野外最后一次坐冲锋舟回船时,是他帮我把救生衣的拉链拉上的,一个不经意的小动作。结果那是我经历最危险的一次回程。因为风浪很大,冲锋舟刚好顶风而行,很难前进,开足马力走时,会从两三米高的浪尖上拍下来,冲锋舟进水很多。迎风面上,我的救生衣和手套完全湿透,在南极那样的环境中,衣服湿了是大忌。最后是破冰船过来接我们,在我们还没有被冻着的时候上了船。我一直很感激那位“渔民”帮我把救生衣的拉链拉上,否则就不知道是什么下场。不过这些都有点跑题了。

    过了醉客海峡,就可以看见漂浮的冰山,渐渐的冰山越来越多,越来越大,也感到了南极区空气的凉。冰山的那种淡蓝色,我在上次去南极的博文中说过,是我非常喜欢的色彩。经历过风浪,也看过平静,虽然海峡中的风浪可以考验一个人是否会晕船,经受生理、心理挑战的能力。但我最喜爱醉客海峡以南的平静,也由此体会人们喜爱和平的心情。人类的总体,总是希望在和平中度过,没有人喜欢在艰难困苦的考验中过一辈子。如果有战争,一代人的牺牲,是为下一代人带来安宁。见过醉客海峡那种颠簸,是很好的经历,但我不想一直生活在里面,因为我不是海峡上飞翔的信天翁或是海水里钻的企鹅。这些鸟们过日子好不容易,太累就不好玩了。

    我们的生活中,与人斗,我信有人会赢,只要有足够冷酷的心。与天斗与地斗,我从来就没有信过人会赢。很简单,人就是天地的一部分。自然界的一个子集,永远大不过自然界。自己斗自己,何苦来着。我们现在走的路,似乎在重新定义演化的路径,让环境适应我们,而不是我们适应环境。AlphaGo的胜利, 也可以预感计算机迟早会胜过人的大脑。但我相信,人类最终会灭亡的,这个不需要赌什么。到醉客海峡过一趟,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但那个结局和我无关。发几张照片,醉客海峡之南的平静,希望我们的将来,都是一帆风顺的平静,直到灭亡的那一天。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965432.html  此文来自科学网孟津博客,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31678-965474.html

上一篇:远方
下一篇:清明祭祖:跟着三哥吃饭的日子暨我骄傲,我是工程师

7 杨正瓴 朱晓刚 陈楷翰 魏焱明 陈智文 ep4h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19 05: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